沙陀不敢相信,得了自己醍醐灌顶的殷未若居然会败!

    要知道她可是拥有雷光尊狼妖啊,那是几乎可以匹敌通神强者的六阶极品妖!

    “此子,究竟有什么手段,居然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令传人拥有了这般战力?而且,那妖法……”沙陀心感震惊,又看向风渡,她阅尽妖法,见识广阔,但风渡的妖法她看不透。

    那既不是万妖的寄生妖法,也是传统的妖修古法,沙陀可以看出,那功法与妖修古法的追求差不多,但又明显以自身为根基。

    妖修古法追求化身为妖,觉醒妖之天赋,一旦修炼有成就可拥有妖身,那妖身其实已算一种妖类,脱离了人体束缚,往往都是高等妖,甚至极品妖,强大无比。

    而寄生妖法却是操控妖类之法,比妖修古法有超前之处,可借用寄生妖的天赋能力,也可与寄生妖合击,从而形成了一个崭新的妖修流派。

    但是风渡的妖法……

    沙陀可以看出那似乎也是追求化身为妖或者说修成妖身,但那妖身却丝毫煞气也无,肯定没有经过炼心转性,更像是法身与妖身的结合。

    “这种妖身是如何炼成的,难道……与那万妖一样!”沙陀猛的心中一惊,她想起了那个将她和白胜从假死沉睡中惊醒之人,那个令人讨厌,奸滑无比,但确实惊才绝艳的家伙。

    “我胜了!”

    风渡此刻散去九尾冰狐妖身,还原本体,却依旧一脸冷漠神色。

    从表面上,看不出她有任何获胜的喜悦,但是她的目光却第一时间就投向了叶通天,心跳已加速。

    “他会高兴么?”风渡心中暗暗期待着。

    沙陀的一部分神魂崩毁,而叶通天的一部分神魂却是回归。

    叶通天此刻只感觉无形之中有一丝约束之力消失了,他的精神一振,知道那所谓的锁命,他解开了一道。

    “也算没有令我失望。”叶通天面对着风渡微微一笑,亦点了点头,表明了自己的认可。

    风渡顿时感觉无比的欣喜,竟露出了略有娇羞的一丝笑容。

    她这一笑,顿时好似冰雪消融,有了阳光活力,这才让人注意到这个女玩家颇为的年轻,恐怕真的要比殷未若还要年龄小。

    “不错、不错,你这妖法,颇有些当年那万妖小子的影子,若能寻到前路,倒也不输顶级的古神传承了,七星以下的古神传承,若是强加给你反倒是有害无益……”广荣子看向风渡,也是目中有光彩,“作为胜者,我可以略施手段,将这巨力神的传承化作一份道蕴,应该能增强你的根基,小女娃,你可愿意?”

    “我……我只凭师尊旨意。”风俗说道,却是指出了叶通天。

    叶通天此刻也是起身,向着广荣子一抱拳,恭敬道:“前辈,晚辈需要这份古神传承救助友人,还请前辈成全。”

    广荣子看向叶通天,脸上竟有一丝温和笑容,说道:“旁人如此要求,必定不行,但是你,吾准了,你可还有其他要求?”

    叶通天闻言一愣,他没有料到这位沙陀与白胜忌惮无比的古道之人居然这么好说话,要知道他之前的表现可是极端强势的。

    “有劳前辈,自不敢再有其他要求。”叶通天恭敬道。

    广荣子点了点头,蓦然一指点出,那巨力神封神台立刻崩毁,显出几件宝物和一团青色的神魂之气,广荣子伸手再一抓,所有事物猛地一聚,最后化作了一颗眼珠大小的青光小球,悠悠的飞向了叶通天。

    叶通天心中一动,赶紧接过,立刻就将这蕴含着六星巨力神传承的法珠融入到了神力玉璧之中,立刻的,那神力玉璧就发出了微光,如有变化要发生。

    至于巨力神封神台之上的风渡,她已是飞身而归,殷未若却被广荣子以玄妙道法救治,保住了性命,只是修为无可避免的跌落到了活血境。

    “接下来有七星古神传承,尔等还有一场锁命之战,就上前来吧。你们两个妖修余孽已经让吾失望了一次,总也要给吾一些惊喜才是,若不然留尔等性命何用?”广荣子说道,风轻云淡的蓦然再挥衣袖,一座无比庞大的封神台便从虚空凝现。

    那座封神台有着灵动的气息,上面竟悬浮有七颗灿烂光球,若日月一般轮流着沉沉浮浮,而且封神台上有山川河流,似乎还有着生灵活跃!

    很明显,这是一座极为特别的封神台。

    “这是青神的封神台,有万古长青意境弥漫,整座封神台也是一件灵宝,犹如洞天福地,其上孕育生灵,守护者便是其中生灵之一,有着通神境修为,经过十数万载发展,这座封神台已有底蕴,传承的价值超过之前巨力神传承太多太多,可以作为这一场锁命之战的奖励。”广荣子道出了刚出现的封神台的信息,震惊众人,就连叶通天听闻了,也颇有想出手占了这青神传承的冲动。

    “哈哈哈,谢剑歌,你还等什么?让我们来一场痛快大战吧!你之前凭借《神法乾坤剑纲》可以胜我,但现在嘛……来来来,本大侠早已按耐不住揍你一顿的冲动了!”木灵澈大喊了起来,他终于等到该自己表现的时候了,此刻神色略有猖狂,直接飞向那青神封神台。

    他很有自信,觉得凭借白胜给予的造化,他已可灭掉通神,比那风渡还要强大很多!

    “木灵澈,你怎不开窍?也罢,就让谢某再败你一次好了,哈哈哈!”谢剑歌也发出大笑,他当仁不让,也是飞身而起,落入了青神封神台。

    “这青神传承倒颇有些意思,吾便不加干涉,按照这座封神台原有规则,看这两位小辈表现如何吧。一个是妖修少主临危传人,一个是可渡古道之人的弟子,就让我好生一观。”广荣子自语道,无人在意,不同于以往封神台出现,他这次竟然没有施展任何手段干涉封神台的运转。

    所以,青神台封神台便就按照原本封神设定,开始了对木灵澈和谢剑歌的考验。

    但见这二人一入青神封神台,却是神色一怔,他们看到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景象,耳边也响起了诡异的声音:“风卷尘沙起,云化雨落地,哪有常胜无敌,哪有人儿不去,哪有无终的曲,哪有不散的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