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更后改,耽误了一点时间,刚回来,熬夜写完,请书友明早看,抱歉啊。)

    广荣子说话之间衣袖一挥,一股轻风徐徐而下,看似缓慢,却有浩荡之力,轻风过处,巨力神封神台竟瞬间还原本来面目。

    “这风……”风渡也被那轻风吹拂,神色不禁一愣,她的妖元竟瞬间补满,与乔龙一战的所有损耗都得到了弥补,她只感觉那股轻风之中存在着无限的生机与力量而这时。

    轻风一过,殷未若的身影便闪现在了封神台之上,她脸上有一丝疑惑神色,目光定定的看向广荣子。

    她想不明白,为何这个NPC能叫出“雷光尊狼妖”的名字。

    广荣子自是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此刻又道:“而作为失败者,应有惩罚,妄图在吾面前传送逃离,更是不敬!吾执掌此次封神,自有规矩,怎可由人任意离去。”

    他摇头一笑,目中精光一闪,手掌一抓,如破碎空间,抓入了一个黝黑空洞之中。

    乔龙此刻正站在一座漆黑石桥之上,这石桥有千丈之长,直通鬼王宗总坛,名为“奈何桥”,非鬼王宗弟子不可踏入。

    “可恶啊,这风渡究竟得了什么机缘,战力竟能如此夸张?我谋算许久,竟然得不到古神传承!哼,此仇我记下了,待我掌控了鬼王宗,必定相报!”

    乔龙眼中有怒火,嘴角还有血迹,他动用了七星炫光宝镜妖的“斗转星移”天赋,强行破开空间,以冰封状态传送过来,算是狼狈逃离了,自然心中充满怨恨。

    “不过有宝镜妖在,我必定可以东山再起!风渡虽强,肯定也破不开‘镜中世界’,这是可以封困通神强者的招数,当初可是把段天德、滕化玄等人都给困住了,只是这招发动要酝酿许久,只能慢慢谋算……如今之计,还是先回鬼王宗总坛修养吧。”

    乔龙心中暗恨,又有一番思议可就在他刚要迈开脚步只是,虚空中陡然破开了一个黑洞,从那黑洞之中,有一只琉璃大手狠狠的抓了过来。

    “嗯?”乔龙一惊(先更后改,耽误了一点时间,刚回来,熬夜写完,请书友明早看,抱歉啊。)

    广荣子说话之间衣袖一挥,一股轻风徐徐而下,看似缓慢,却有浩荡之力,轻风过处,巨力神封神台竟瞬间还原本来面目。

    “这风……”风渡也被那轻风吹拂,神色不禁一愣,她的妖元竟瞬间补满,与乔龙一战的所有损耗都得到了弥补,她只感觉那股轻风之中存在着无限的生机与力量而这时。

    轻风一过,殷未若的身影便闪现在了封神台之上,她脸上有一丝疑惑神色,目光定定的看向广荣子。

    她想不明白,为何这个NPC能叫出“雷光尊狼妖”的名字。

    广荣子自是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此刻又道:“而作为失败者,应有惩罚,妄图在吾面前传送逃离,更是不敬!吾执掌此次封神,自有规矩,怎可由人任意离去。”

    他摇头一笑,目中精光一闪,手掌一抓,如破碎空间,抓入了一个黝黑空洞之中。

    乔龙此刻正站在一座漆黑石桥之上,这石桥有千丈之长,直通鬼王宗总坛,名为“奈何桥”,非鬼王宗弟子不可踏入。

    “可恶啊,这风渡究竟得了什么机缘,战力竟能如此夸张?我谋算许久,竟然得不到古神传承!哼,此仇我记下了,待我掌控了鬼王宗,必定相报!”

    乔龙眼中有怒火,嘴角还有血迹,他动用了七星炫光宝镜妖的“斗转星移”天赋,强行破开空间,以冰封状态传送过来,算是狼狈逃离了,自然心中充满怨恨。

    “不过有宝镜妖在,我必定可以东山再起!风渡虽强,肯定也破不开‘镜中世界’,这是可以封困通神强者的招数,当初可是把段天德、滕化玄等人都给困住了,只是这招发动要酝酿许久,只能慢慢谋算……如今之计,还是先回鬼王宗总坛修养吧。”

    乔龙心中暗恨,又有一番思议可就在他刚要迈开脚步只是,虚空中陡然破开了一个黑洞,从那黑洞之中,有一只琉璃大手狠狠的抓了过来。

    “嗯?”乔龙一惊(先更后改,耽误了一点时间,刚回来,熬夜写完,请书友明早看,抱歉啊。)

    广荣子说话之间衣袖一挥,一股轻风徐徐而下,看似缓慢,却有浩荡之力,轻风过处,巨力神封神台竟瞬间还原本来面目。

    “这风……”风渡也被那轻风吹拂,神色不禁一愣,她的妖元竟瞬间补满,与乔龙一战的所有损耗都得到了弥补,她只感觉那股轻风之中存在着无限的生机与力量而这时。

    轻风一过,殷未若的身影便闪现在了封神台之上,她脸上有一丝疑惑神色,目光定定的看向广荣子。

    她想不明白,为何这个NPC能叫出“雷光尊狼妖”的名字。

    广荣子自是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此刻又道:“而作为失败者,应有惩罚,妄图在吾面前传送逃离,更是不敬!吾执掌此次封神,自有规矩,怎可由人任意离去。”

    他摇头一笑,目中精光一闪,手掌一抓,如破碎空间,抓入了一个黝黑空洞之中。

    乔龙此刻正站在一座漆黑石桥之上,这石桥有千丈之长,直通鬼王宗总坛,名为“奈何桥”,非鬼王宗弟子不可踏入。

    “可恶啊,这风渡究竟得了什么机缘,战力竟能如此夸张?我谋算许久,竟然得不到古神传承!哼,此仇我记下了,待我掌控了鬼王宗,必定相报!”

    乔龙眼中有怒火,嘴角还有血迹,他动用了七星炫光宝镜妖的“斗转星移”天赋,强行破开空间,以冰封状态传送过来,算是狼狈逃离了,自然心中充满怨恨。

    “不过有宝镜妖在,我必定可以东山再起!风渡虽强,肯定也破不开‘镜中世界’,这是可以封困通神强者的招数,当初可是把段天德、滕化玄等人都给困住了,只是这招发动要酝酿许久,只能慢慢谋算……如今之计,还是先回鬼王宗总坛修养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