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台一开启,沙陀、白胜、殷未若、木灵澈、王道行、暗焱、金刚、青虫,以及叶通天、谢剑歌、风渡等人立刻皆知。

    他们手中都有封神信物,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异变。

    “收!”白胜长身而起,一声轻喝,却有数尊剑妖破开空间,飞入他的身后。

    那些剑妖带着他的些许意志,乃是他留在青城派驻地以及荒古道、神劫道中的部分手段,用以暗中护持青城派以及保护白素贞的安危。

    随着那些剑妖的回归,白胜身躯一颤,气息立刻变强了不少,同时那些剑妖监察的景象也迅速在他脑海中浮现。

    “嗯?”看到那些景象,白胜不禁一呆。

    他固然没有料到鬼王宗弄出了这般大的阵势,连宗主都亲至,更想不到叶通天的悍然现身。

    迅速的,他的神色有了怪异。

    “罢了,事已至此,也不可追究,先进入封神台吧。”白胜说着,手握一枚令牌,第一个冲入了古神天门,沙陀紧随其后,同样手中抓着一块令牌。

    封神台有远古大阵,要进入其中,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所谓天时,三百年一次,所谓地利,则必须通过古神天门,而人和,却是必须拥有封神信物且限制通神以下武者方能进入。

    封神信物极多,如神力玉璧、神风芭蕉扇、神火紫金葫芦、神威剑等都是,对于普通武者来说,若无这些信物必然不可进入封神台。

    而封神台是“封神”之地,自然限制已经通神者。

    不过,那广荣子例外,他功深造化,实力超绝,可无视古神大阵之力,硬生闯入进去,则是打破了常理的束缚。

    而白胜与沙陀二人暗中潜伏青城三千年,每次封神台开启必定进入,谋得其中底蕴,巩固自身根基,之所以能够进入,却是因为他们手上的令牌。

    那令牌乃是至尊令妖的手段,是专门针对封神台的通行令牌,持之可规避古神大阵的限制。

    殷未若与木灵澈身上亦有沙陀与白胜赠予的封神信物,也是当仁不让,紧随两位师尊进入了封神台。

    其后不久,一层隐秘空间破开,戏王四位玩家现身出来,他们观望四周,神色带着兴奋,随后各自取出封神信物,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也进入了古神天门之中。

    又过了片刻,一道明光穿射过来,在古神天门之前化作了一个人形,模样、气质竟与青城派NPC许仙居然一模一样,然而此人不是他,他慢慢显出了本来面目,却是一身黑衣,带着鬼脸面具的乔龙!

    “自当日鬼王宗大败,我成了丧家之犬,被青城派通缉,但恐怕没有人知道我其实一直都在青城中,从未离去!哈哈,殊衣已被斩杀,那么我如今应是鬼王宗中地位最高的玩家了,待我封神后,便返回东域,说不定可将鬼王宗纳于掌中,哈哈!”

    带着阴戾的笑声,乔龙大步的踏入了古神天门。

    又过了片刻,凌绝笙带着十二位火羽圣宗真传玩家来临,她从玄火邪麟背上下来,站在古神天门之前,似有感叹,却道:“此古神天门,通神以上不可踏入,你们为我圣宗真传弟子,秘宝在身,须好生把握这次机会,就先行踏入吧。”

    那些火羽圣宗的玩家早已按耐不住,纷纷取出封神信物,展开手段,飞入了古神天门。

    紧接着谢剑歌和风渡也来临,两人与凌绝笙只是目光稍一接触,互补相扰,也进入了古神天门之中。

    凌绝笙此时一人独立,回望来时路,已见神劫道开始崩溃坍塌,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归于虚无。

    “这座封神台怕是也难以保住了……宗老言万年一变,大世将起,很有可能这是最后一次封神了!”她似有感叹,拍了拍玄火邪麟的额头,后者此刻只似骏马大小,正摇头晃脑着。

    “虽然已经通神,但我总觉得修行淡然无味,有时候我会很迷茫,觉得生无留恋,有时我还会做一些奇怪的梦,有一片雪山,有一个黑衣人……其实我早已知晓,我有一段记忆被抹除了,这很容易从他人口中问出,我离开了圣宗百年,百年,发生了什么……”

    她突然笑了,目中闪出亮光:“宗老命我照抚那些真传弟子,可是如今我不能进入古神天门,这怎么行?不若我就试一下圣宗秘法,反正日子也是无趣的很,我又不在意修为,不若就自废一境界,也参与一下这最后的封神,说不定还能让我想起一些东西呢?”

    凌绝笙念及至此,突然真罡一提,使出了火羽圣宗的一式秘法,就见她的身上陡然燃烧起了金色的火焰,这火焰很是奇异,看似汹涌耀眼,但没有一丝的温度,如同是幻象,不似真火,但是处在这火焰之中,凌绝笙的神魂却猛的衰弱,如同被焚烧,随之修为境界疯狂降落。

    金色火焰其实大有来头,乃是火羽圣宗又一镇派功法《真凰涅槃经》中的绝法“涅槃真火”,此火可转生死,可燃神魂,而凌绝笙此刻用出,却是毫无疑问相当于自废修为。

    很快,当涅槃火焰消失,凌绝笙的神魂损伤极大,修为赫然已经跌落为真罡大圆满!多少人对通神修为梦寐以求,但凌绝笙却毫不在乎,此刻脸上反而露出似悲似喜似迷茫的表情。

    涅槃真火可转生死,在燃烧神魂的同时,其实也会祛除神魂之伤,解除各种封印,经涅槃后的神魂虽然会虚弱,但会更纯净。

    凌绝笙此刻状态怪异,面色苍白,不声不响不移不动,她身旁的玄火邪麟却呜呜啊啊的嘶吼怪叫着,它是一头六阶的绝品麟兽,乃是三代仙武在万灵峰百兽阁中培育出来的稀有品种,有着灵性。

    而看它此刻嘶吼怪叫的方向,却是一身白袍的叶通天缓缓走来了。

    “你……”叶通天察觉到了凌绝笙的状态,面有感慨神色,他不禁回忆起当初,想起了当时的剑子仙姬。

    然而,出乎叶通天意料的,凌绝笙的目光却陡然一亮,瞬间锁定了叶通天,道出了两个字:“师弟!”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