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阎罗?”叶通天挑了挑眉毛,他立刻就发现了眼前的这个佝偻老人竟然是一个散功强者。

    “好个鬼王宗,果然底蕴非凡,如今已出现的就有六位通神,在加上神骨道人和眼前这位,就是两位散功强者!高层战力比青城派强大了太多太多,恐怕它是八级宗门?”叶通天脑中思绪不断,心知眼前之人是敌非友,也不废话,直接就是出手相杀!

    “荒雷破天矛!”

    “玄冰生死禁!”

    “千雷轰霆印……”

    叶通天一出手就是极端杀招,以他如今的底蕴,这些招数的威力已是通神极限,完全可以威胁散功强者。

    那病阎罗也是瞬间神色慎重,不得不冒着化道的风险用出手段对抗,一场大战立刻就爆发。

    然而这场大战并没有持续多久,病阎罗的战力略低于神骨道人,更没有他的勇武与魄力,他起先显然不知道叶通天的手段,还颇为嚣张,不过很快就彻底领教了叶通天的厉害,他渐渐心虚,不敢再战斗,已有退走之心。

    然而他要退走,叶通天又怎能如他意?

    鬼王、青城两宗已是结仇,叶通天又怎能放走一个散功强敌?

    叶通天是越战越勇,诸般强大手段都使用了出来,甚至唤出了已经复原的雷神子,他没有给病阎罗任何机会,甚至没有和他说一句话,一路强硬轰杀,以绝强姿态将病阎罗彻底压制,最终击杀!

    而病阎罗一死,除了爆出了海量的物品之外,整个幽冥阎罗殿也剧烈震荡,继而发生异变,阴森气息渐渐散去,显露出了宽阔的殿堂和后室。

    凌绝笙与那神秘怪人的战斗也终结,那神秘怪人或许是病阎罗的分身,随着病阎罗的战死,他也就消散了。

    “你到底是何人?居然这般强大?将病阎罗都能击杀!”凌绝笙目睹了叶通天与病阎罗的战斗,大受刺激,心中有震惊。

    叶通天却仿佛未听到凌绝笙的问话,他此刻的心神却沉浸在病阎罗掉落出的一本黝黑书籍之上。

    那本黝黑书籍名为《幽冥鬼王录》,竟能引动叶通天体内《不死真经》异动,在病阎罗掉落的所有物品之中极为惹眼,必定也非凡物,尤其令叶通天在意。

    手掌一招,叶通天将这《幽冥鬼王录》就抓在了手中,略一翻看,却发现它不是任何功法秘籍,而似是一本记载了远古密辛的史册,其中还有五副怪异插图。

    只是其中记载的远古密辛断断续续、没头没尾的,若不经过一番细心的研读与揣摩很难理得清楚,那五副插图更是怪异扭曲,根本看不出画的是什么内容,而且此书也并非只是一部史册那么简单,隐隐的,叶通天从其中感受到了神魂波动,似乎是有人将神魂之力封在其中,也不知有什么目的,但能保此书极难被摧毁。

    郑重的将《幽冥鬼王录》收起,叶通天又开始打量幽冥阎罗殿。

    病阎罗死后,这幽冥阎罗殿内一扫阴霾,亮堂了许多。

    它的本质居然是一件六阶灵宝,传承自远古地府,有诸多妙用,除了恢弘的殿堂之外,还有诸多的厅室,甚至有练功房、闭关室以及专门的储物厅等,毫无疑问,这幽冥阎罗殿乃是病阎罗的“大本营”,其内储存了海量的物资,。

    可以说,得到这座幽冥阎罗殿,便就相当于获得了一份无法想象的宝藏。

    然而幽冥阎罗殿为灵宝,拥有灵性,本能的排斥叶通天,即便前主人病阎罗陨落,它亦有功能运转,欲破空而去。

    叶通天自是不会放过这件灵宝,因此飞身殿外,放出太极雷池,要将它炼化,据为己有。

    太极雷池一现,立刻就是恢弘景象,只见无数赤红闪电缠绕飞舞,雷浆电液阵阵翻滚,如阳星降世,它将整座庞大的幽冥阎罗殿都笼罩了进去,迅速展现恐怖的炼化之力。

    只是这种炼化定然不会一蹴而就,必定需要耗费一些时间,叶通天也就静静盘坐了下来。

    凌绝笙自然也已离开了幽冥阎罗殿,她站立着,沉吟不语,若有深思,但最终不敢异动。、

    过了许久,凌绝绝终于叹了一口气,向着叶通天说道:“本尊奉法旨参加封神,阁下倒不必太过敏感,本座在此保证,除了封神机缘,我圣宗不会影响青城分毫……至于崩毁神劫道中的古神石像,其实也有原因,你若能到前方观望便知,那些古神石像已经遭到破坏,维持不了多久了,而若不尽快毁坏,它们只会积攒爆发之力,最终炸碎整个神劫道,从而无人可至封神台。”

    叶通天闻言神色不动,却也有回应:“我之意见,还是一如当初,希望你们能离开此地!”

    他稍微一顿,又认真道:“凌绝笙,虽然你已经通神,但以你当前战力其实并不能保证万全,前方凶险太多,有比你更强之人存在,青城之乱,封神之乱,有着复杂,不是你能想象的,离开吧……”

    凌绝笙闻言沉默,半晌后还是一甩衣袖,转身离去了。

    她终究还是没有服从叶通天的意思。

    神劫道中,如今还是激烈混战局面。

    那些阎罗军已感知了病阎罗的陨落和幽冥阎罗殿的异变,却如一支哀兵,爆发出了更强悍的战力。

    “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今日必死!”

    “死又何妨?我们阎罗军何曾怕过死,杀!”

    “如今乃是背水一战,战虽未必生,不战则必定死!”

    “厮杀到最后吧……”

    鬼王宗阎罗军是精锐之军,毫无退缩之意,如今破釜沉舟之势,却更为勇猛。

    火羽圣宗的十二名玩家自是精才绝艳,显化着火羽剑皇或冰凰剑帝法身,纵横冲杀一方,几乎可与阎罗军正面抗衡,而凌绝笙的返回,更让他们一方战力大增,呈现势如破竹之势,却是迅速向前方推进而去。

    而谢剑歌和风渡小试身手,却是大放异彩。

    那谢剑歌此刻手持铁剑,身后蟠龙天剑竖直悬浮,他背靠着此剑,如立身不败之地,周围数十丈剑气纵横,可以轻易绞杀真罡强者。

    风度亦是神采飞扬,化出九尾冰狐妖身,如一道寒流,转战腾挪之间,令周围阎罗军之人迅速变为了一块块碎冰。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