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晚,先更后改,夜里改,抱歉——

    “鬼王宗?”叶通天稍感吃惊,他也没想到鬼王宗居然还有后手,这又是哪里冒出来的一队人马,似乎才是真正的精英、精锐!

    “鬼王宗!”凌绝笙此刻也沉重出声,却冷声道:“东域宗门,竟敢如此大胆,之前小动作倒还罢了,如今竟动用幽冥阎罗殿破界而来,这是要发动跨域大战?真当我火羽圣宗不在么?哼!我火羽圣宗乃南域第一宗门,也是守护者,岂能受此等挑衅!”

    她赤剑一扬,道:“圣宗弟子听令,弘我圣宗之威,斩杀外域之敌!”

    言罢,她身后那十二名玩家立刻神色兴奋,竟也纷纷抽出佩剑,露出强烈的战意。

    那些玩家皆是精英,竟都修成了真罡法身,立刻显化出来,竟有一半是头戴凤冠、手持火焰长剑、身披火羽披风、高约三丈的的“火羽剑皇”法身,至于另外一半,法身奇特,凤首人身,如同冰雕,却也手持冰雪长剑,披着华丽的纯白凤羽披风,却是“冰凰剑帝”!

    火羽剑皇,《凤爪流星剑》修至高深可成,具有强大火焰攻杀之力!

    冰凰剑帝,却是《冰凰飞雪剑》修至高深才能凝聚的真罡法身,亦有强大战力!

    《凤爪流星剑》、《冰凰飞雪剑》,这是火羽圣宗最著名的两部顶级功法秘籍,尤其是前者,乃是镇派剑法,拥有“千炎灭世”等近神之招,威力恐怖。

    那火羽圣宗的十二名玩家此刻面对鬼王宗精锐,竟是根本不惧分毫,显化着真罡法身,立刻开始纵横冲杀!

    “你我的比试暂且一放,还是先灭掉这东域臭名昭著的鬼王宗阎罗军吧!”凌绝笙道,她已提着凤爪流星剑,乘骑玄火邪麟,径直向着那幽冥阎罗殿杀去。

    她之战力果然超绝,所谓的阎罗军根本不能阻挡她分毫,一番砍瓜切菜,很快她就冲入了阎罗殿中,身形迅速消失了。

    那幽冥阎罗殿此刻就横在神劫道的石阶之上,阻断了前路,如同一头恶兽,而从其中源源不断的冲出大批阴森人影,那些身影竟普遍都有先天境的修为,真罡境的竟也有不少。

    叶通天此刻也是眉头深皱,他不在意那些从幽冥阎罗殿中冲出的阴森身影,但最起先的那如同玄战的声音,却让他感受到了非凡的武法波动。

    “有高手!”叶通天心道,眼睛微微眯着,如能看到幽冥阎罗殿的深处!

    他感受到了,那幽冥阎罗殿中深处有着一位惊世高手,或许不下于神骨道人!

    “凌绝笙贸然闯入,不免有些鲁莽了。”叶通天心中想着,发生如此异变,他之前与凌绝笙的约战自然也就无法继续了。

    这就叫计划不如变化快。

    叶通天摇了摇头,心中其实有一丝担心凌绝笙。

    “叶师!”

    这时,谢剑歌与风渡匆忙赶来,两人看到大片的鬼王宗之敌,也是神色稍显慎重。

    不过,他们很快也看到了火羽圣宗的玩家,又开始显得跃跃欲试。

    此刻鬼王宗的阎罗军人多势众,气势滔天,但那十二名玩家就如翻江倒海的怒龙,却是纵横冲杀,所向披靡。

    “鬼王宗之人……”叶通天淡淡说道,他却大步踏出,直接走向幽冥阎罗殿!

    谢剑歌和风渡两人互相看了看,却如同护卫,跟在了叶通天身后,随着他前进。

    不过他们的武法手段也稍微显露,顿时有剑影穿梭,冰刃飞旋,斩尽靠近之敌,使得叶通天安然踏步,没有任何人可以靠近。

    很快,叶通天就来到了幽冥阎罗殿之前,以他的见识,此刻立刻辨认出这幽冥阎罗殿的不凡,他竟是一件灵宝道具。

    叶通天在这殿前站住了,目光深邃,却对谢剑歌和风渡道:“此殿你们二人不要踏出,不用跟随我了,你们可以在此地自有活动。”

    他说着取出两件道具,却是一把芭蕉圆扇和一个紫色葫芦,正是神风芭蕉扇和神火紫金葫芦,两物皆是奇宝,不光有效用非凡,还是进入封神台的凭证。

    “我能感觉到,封神台马上就要开启了……这两件道具是封神道具,你们一人一件收好,待封神台开启,你们就能凭借它们传送进入封神台!而我,必然也会进入封神台,只是可能要晚一会儿,你们且先把握机缘,我要去会一会这阎罗殿之主!”叶通天说完,径自留下神风芭蕉扇和神火紫金葫芦,人却已经步入了幽冥阎罗殿中。

    很快,叶通天就来到了幽冥阎罗殿之前,以他的见识,此刻立刻辨认出这幽冥阎罗殿的不凡,他竟是一件灵宝道具。

    叶通天在这殿前站住了,目光深邃,却对谢剑歌和风渡道:“此殿你们二人不要踏出,不用跟随我了,你们可以在此地自有活动。”

    他说着取出两件道具,却是一把芭蕉圆扇和一个紫色葫芦,正是神风芭蕉扇和神火紫金葫芦,两物皆是奇宝,不光有效用非凡,还是进入封神台的凭证。

    “我能感觉到,封神台马上就要开启了……这两件道具是封神道具,你们一人一件收好,待封神台开启,你们就能凭借它们传送进入封神台!而我,必然也会进入封神台,只是可能要晚一会儿,你们且先把握机缘,我要去会一会这阎罗殿之主!”叶通天说完,径自留下神风芭蕉扇和神火紫金葫芦,人却已经步入了幽冥阎罗殿中。很快,叶通天就来到了幽冥阎罗殿之前,以他的见识,此刻立刻辨认出这幽冥阎罗殿的不凡,他竟是一件灵宝道具。

    叶通天在这殿前站住了,目光深邃,却对谢剑歌和风渡道:“此殿你们二人不要踏出,不用跟随我了,你们可以在此地自有活动。”

    “我能感觉到,封神台马上就要开启了……这两件道具是封神道具,你们一人一件收好,待封神台开启,你们就能凭借它们传送进入封神台!而我,必然也会进入封神台,只是可能要晚一会儿,你们且先把握机缘,我要去会一会这阎罗殿之主!”叶通天说完,径自留下神风芭蕉扇和神火紫金葫芦,人却已经步入了幽冥阎罗殿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