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更后改,夜里改,抱歉,请明早再看吧……

    片刻后,谢剑歌吐血而归,但是脸上有兴奋神色,在他的右手掌上,托着一个悠悠旋转的青铜小莲台。

    “哈哈哈哈,我谢剑歌也有这等手段了,纵横天下又有何难?虚空阴阳我皆可穿梭,空间崩溃我身亦不可毁,我是真正的武修了!”谢剑歌兴奋说道。

    方才,他展现九剑妖身,施展《蟠龙天剑》,身形直接横穿了正在崩溃湮灭的荒古道,居然轻易的就将那青铜莲台抓在了手中。

    如此结果,就连他自己都大为震惊,这才感觉到武修之非凡,功法修成便就有诸般手段,可随心意,不再拘泥招式,更不是游戏技能。

    他突然很有领悟,很有信心,觉得自己的九剑妖身与《蟠龙天剑》有太多可挖可探之处,觉得前途无限光明。

    风渡此刻倒是也有好奇,瞥了谢剑歌一眼,道:“什么宝贝?”

    她指的自然就是谢剑歌托在掌心的青铜小莲台。

    谢剑歌此刻更加得意了,脸上笑容灿烂,手臂一伸,竟也大方的将青铜小莲台送到了风渡眼前,说道:“师妹请看!”

    风渡皱了皱眉毛,一瞥那小莲台,却立刻双目一亮,有了动容。

    “灵宝,竟是七阶灵宝!”风渡惊道,她看到了青铜小莲台的属性。

    “大荒道莲:七阶灵宝,古神重宝之一,荒神筑基法器,已有灵性,攻防战御皆备,现为无主之物,获得荒神传承可得器灵认主,从而开启功效。”

    风渡怎能不吃惊,灵宝啊,那可是传说之物,整个青城派都没有,不想竟在这荒古道中出现了,而且还高达七阶,这简直有些骇人听闻。

    虽然此宝属性有些奇特,但价值绝对无可估量。

    “可惜要有什么荒神传承才能使用,不免有些鸡肋了。”谢剑歌笑道,他虽然如此说,但毫不掩饰得意。

    “灵宝!”

    一道惊诧声音响起,却是叶通天睁开了眼睛,他的逆推结束,收获甚少。

    《无上万龙图》虽然是无上神通,但终归不是万能的,叶通天想依靠此术逆推黑妖巨碑上掌印的玄妙,但毕竟一道掌印而已,外散的气息又有多少?因此这逆推极为的艰难,几乎不可能。

    不过叶通天也不是毫无所获,关于那道掌印,他悟透了一点,那就它乃是吸收了黑妖巨碑的力量来反镇于其,故而妖碑不灭掌印也就不灭,以彼之力还施彼身,直至妖碑彻底崩碎,这一点在意境上倒也与他的“无间岁月轮”有些共通之处。

    可以料定,若是与留下了这道掌印之人对决,任何伤势都不可轻易大意,所有外在气息都不能轻易沾染,否则被此种招数所乘,那就必定陷入无比艰难的境地,而且随着时间越长,越是难以化解。

    能悟透这一点玄妙已是此时《无上万龙图》的极限,叶通天心知再继续下去也是无用,便结束了参悟,恰巧听到风渡的惊呼,也是心中好奇,便出言询问。

    “叶师!喏,您瞧!”谢剑歌颇为大方,若献宝也似的将大荒道莲递交给了叶通天。

    叶通天一眼看到大荒道莲,却是立刻目中放出光彩,谢剑歌他们察觉不到,但叶通天清晰的感觉到了这大荒道莲之中有着神魂波动,不像是一件道具,片刻后,谢剑歌吐血而归,但是脸上有兴奋神色,在他的右手掌上,托着一个悠悠旋转的青铜小莲台。

    “哈哈哈哈,我谢剑歌也有这等手段了,纵横天下又有何难?虚空阴阳我皆可穿梭,空间崩溃我身亦不可毁,我是真正的武修了!”谢剑歌兴奋说道。

    方才,他展现九剑妖身,施展《蟠龙天剑》,身形直接横穿了正在崩溃湮灭的荒古道,居然轻易的就将那青铜莲台抓在了手中。

    如此结果,就连他自己都大为震惊,这才感觉到武修之非凡,功法修成便就有诸般手段,可随心意,不再拘泥招式,更不是游戏技能。

    他突然很有领悟,很有信心,觉得自己的九剑妖身与《蟠龙天剑》有太多可挖可探之处,觉得前途无限光明。

    风渡此刻倒是也有好奇,瞥了谢剑歌一眼,道:“什么宝贝?”

    她指的自然就是谢剑歌托在掌心的青铜小莲台。

    谢剑歌此刻更加得意了,脸上笑容灿烂,手臂一伸,竟也大方的将青铜小莲台送到了风渡眼前,说道:“师妹请看!”

    风渡皱了皱眉毛,一瞥那小莲台,却立刻双目一亮,有了动容。

    “灵宝,竟是七阶灵宝!”风渡惊道,她看到了青铜小莲台的属性。

    “大荒道莲:七阶灵宝,古神重宝之一,荒神筑基法器,已有灵性,攻防战御皆备,现为无主之物,获得荒神传承可得器灵认主,从而开启功效。”

    风渡怎能不吃惊,灵宝啊,那可是传说之物,整个青城派都没有,不想竟在这荒古道中出现了,而且还高达七阶,这简直有些骇人听闻。

    虽然此宝属性有些奇特,但价值绝对无可估量。

    “可惜要有什么荒神传承才能使用,不免有些鸡肋了。”谢剑歌笑道,他虽然如此说,但毫不掩饰得意。

    “灵宝!”

    一道惊诧声音响起,却是叶通天睁开了眼睛,他的逆推结束,收获甚少。

    《无上万龙图》虽然是无上神通,但终归不是万能的,叶通天想依靠此术逆推黑妖巨碑上掌印的玄妙,但毕竟一道掌印而已,外散的气息又有多少?因此这逆推极为的艰难,几乎不可能。

    不过叶通天也不是毫无所获,关于那道掌印,他悟透了一点,那就它乃是吸收了黑妖巨碑的力量来反镇于其,故而妖碑不灭掌印也就不灭,以彼之力还施彼身,直至妖碑彻底崩碎,这一点在意境上倒也与他的“无间岁月轮”有些共通之处。

    可以料定,若是与留下了这道掌印之人对决,任何伤势都不可轻易大意,所有外在气息都不能轻易沾染,否则被此种招数所乘,那就必定陷入无比艰难的境地,而且随着时间越长,越是难以化解。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