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叶通天修为的提高,十八妖兵亦是战力提升,如今一同冲出,简直如狼似虎。

    那拥有地藏菩萨真罡法身的鬼王宗领袖还想反抗,但也就片刻之间,他的真罡法身就被打爆,真身也被重重妖锁捆绑,继而十八妖兵就将他押到了叶通天近前。

    “该死!”其人一脸愤怒,但是一身通神修为此刻全被禁封,什么手段都用不出来了,只能口中怒骂。

    叶通天也不理会,居高临下一般,一指就点在了他的眉心,顿时一道赤红雷矛就从其脑后刺穿而出,飙升千丈开外,其人立刻神魂萎靡,眼看着是活不成了。

    “可恶啊,我鬼王一宗,传承自远古地府,筹谋多年,暗中布置,于此大世将起之际,欲借封神台崛起,怎会落得如此结果,青城小派而已啊……”受了必死之伤,那人脸色转为悲愤,他放弃了任何抵抗,半跪在叶通天近前,脑袋一垂,气息寂灭。

    一位通神强者,鬼王宗领袖,或许曾有诸般传奇,有着惊世雄才,但就这般死在了这里。

    叶通天面色冷漠,仍旧是一身战意,他轻瞥了通神强者的尸体一眼,只道:“攻上青城,以屠戮姿态驾临,你当有陨落的觉悟,不甘又有何用?”

    他一甩衣袖,一团雷光出现,如一股狂风,将那通神强者的尸身粉碎成了虚无,大量秘宝、秘籍等道具随之掉落出来,被叶通天衣袖一卷,尽数收了干净。

    叶通天再一转头,看向那千丈岁月劫云,其内秦楚江的嘶吼已经衰弱,但明显还在挣扎抵抗,但以其修为,显然还轰不开岁月劫云,气息越来越是衰弱,已经不足为虑。

    叶通天也不理会,回望白素贞一眼,向其露出一丝微笑,而后再次转身,带着一身战意,大步他踏向这荒古道中的第四位通神强者,也就是万象佛宗的白须老僧。

    “万象佛宗,不过是沙陀的玩物。”叶通天冷声说道,“然而纠缠千年,仇怨早已化解不开,既是战场相遇,那便一争生死!”

    那白须老僧早就已经留意叶通天,此刻也好似察觉到了他的意图,立刻眉头深皱,却不待叶通天出手,当先恭敬合掌道:“阿弥陀佛,老僧万象佛宗极禅一脉正明,这便带所有门人退离青城地界,还请少尊手下留情。”

    他的声音洪亮,说的斩钉截铁。

    “哼!想来便来,想走便走么?”叶通天不为所动,大步向前,他一身洁白衣袍,此刻却杀气弥漫,如一尊杀仙。

    老僧正明忍不住后退,他见识了叶通天的手段,看到了他轻轻松松就击杀了同为通神后期的鬼王宗领袖,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若无决断,今日恐怕是必死无疑。

    “老僧愿意做出补偿,也愿化去青城派与我度厄一脉的千年仇怨,还请少尊网开一面。”正明和尚哀求道。

    叶通天不为所动,步子坚定,却也道:“别说谢某不给你机会,一招,你若不死我就留你一命。”

    正明老僧闻言深叹一声,也不再多说什么,却真罡饱提,一层又一层的金光便在体表堆积,一尊金身佛陀的真罡法身便显化而出,那法身不过三丈高,却是叶通天见所未见的凝实,简直就是战体。

    而且这金身佛陀的身后还有一轮明光法环,闪耀着耀眼光芒,传出阵阵诵经之声,必有神通蕴含。

    叶通天瞳孔稍微一缩,稍有慎重,而后右手抬起,虚空一点。

    这一点普普通通,没有任何恢宏气势,但是虚空若有波纹一荡,继而好似空间异变,竟有黑色雨滴和洁白冰凌漫天出现。

    这一幕震惊现场所有人,他们抬头举目,感到了莫名的惊恐。

    黑色雨滴是逆雨,是生机剥夺之雨,洁白冰凌是玄冰,是禁封生机之冰,但叶通天此刻施展出的却不是他的“逆雨苍天泣”、“玄冰生死禁”之招,而是妖法!

    “《玄甲妖法》,融我《乾元神功》雨落意境,银湖开启,生机寂灭!”叶通天悠悠说道,“此招,是叶某效仿妖修绝法‘水漫金山’,向先辈致敬之招,暴雨银河落九天!”

    “老和尚,你且接来!”

    叶通天手掌郑重虚空一按,大量赤雷龙气无形消耗,却是白素贞身上的银白玄甲妖自动解体,飞临高空,其胸甲上的狮口猛地张开,如江湖决堤,疯狂喷吐出妖气森森的银色之水。

    玄甲妖能突破七阶,乃是因为万妖老祖第一妖身的银湖妖元,而叶通天完善《玄甲妖法》,也由银湖妖元为根基,成就了三大杀招,分别是“甲封”、“银湖”与“雷刃”!

    叶通天此刻施展的赫然就是“银湖”之招,此招展开,玄甲妖威能显现,唤出带有妖毒的银湖之水,可覆灭一方。

    单是此招,其实已经威力莫测,但用来对付通神强者自然不够,是以叶通天结合《乾元神功》雨落意境,即兴一般创下了“暴雨银河落九天”之招。

    这一招,是叶通天与其寄生妖首次配合之招,这是典型的妖修手法。

    就见恐怖景象轰然显现,满天黑色雨滴、白色冰凌混入银湖之水,泼天盖地,竟自虚空成就了齐天高的一道狂暴银河,如自九天奔腾而下,狂暴如银龙怒扑。

    如此之招,恢宏还要更甚神荒岁月劫,如打穿了空间,使得本就已经破碎的荒古道震荡,如要顷刻崩毁。

    而在狂暴银河之下,首当其冲的正明老僧感觉到了避无可避,他仰头向天发出怒吼,双臂齐举,无量金光逆冲而上,与奔腾而下的银河轰然碰撞。

    轰轰轰轰……

    轰隆震响不断响起,整个虚空道剧烈摇晃,恐怖的冲击力扫荡八方,周边NPC或玩家疯狂远离,稍有被波及者,立刻就是形神俱灭。

    一息、两息、三息……那正明老僧竟与“暴雨银河落九天”足足对抗了十息,但最终还是抵挡不住,狂暴的银河终究一冲而下,恐怖的银色水流随之泛滥成灾,暴雨也随之降临,禁封一切生机,不仅将正明老僧的金身佛陀法身淹没,更在荒古道中轰出一个了空洞,如将此界贯穿。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