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芜、荒凉、荒寂、荒灾……荒为一切始,亦为一切终。

    古老、古旧、古今、古代……古为旧时曾经,亦是今日所归。

    在荒古道中,这种荒古意境深深弥漫,若有神秘亦若有悲凉,若是有人修此意境,或者拥有类似意境,必然可在其中如鱼得水,如邓黄龙、商朝歌,他们若是来此,必定战力大增。

    可是若悖此意境,或感悟肤浅,则会受到荒古之力的压制,无形中战力缩水。

    叶通天有一种感受,这里就好似是一处武法领域,也许是某个大能遗留,若完整之时,恐怕有无限玄妙,也许可带人一见荒古之前的景象,可是如今被人硬生生击碎,却导致荒古领域残破,荒古意境清晰显露,原本一条通道也化作了广袤的虚空地域,而一些隐藏在通道中的宝物也就在各处显现,引得众人争夺。

    “此地存在不了多久了。”叶通天感叹道,他有四季交替岁月意境,倒是不受荒古之力的压制,这让他对这荒古道的状态看的更加明晰,却站在通道之前,没有立刻深入。

    突然,叶通天身旁划过一道红色闪电,却有一个先天境的鬼王宗NPC迅猛扑来截住,握在了手中,显化为一柄红光三叉戟。

    “奇宝战兵!”那鬼王宗NPC明显激动,可下一瞬间,他就被数人锁定,有万象佛宗、青城NPC以及一群玩家骇然向他出手。

    那鬼王宗高手也不过就是坚持了数息就被打的暴体而亡,一个有着先天境修为的胖和尚抢到了那奇宝三叉戟,又沦为下一个被攻击的目标。

    倒是那群玩家,一个个彪悍凶猛,赫然都有几分手段,也不知是从何处冒出来的高手,合力之下,居然又把那胖和尚轰杀,抢到了奇宝三叉戟,继而立刻逃遁远去。

    叶通天眼睛一眯,他赫然从那群玩家之中看到了一个熟悉身影,正是侠道战盟的尉迟苍穹,此人现在竟也有了真罡初期的修为,而且化出一片的分身,明显为一方玩家的头目,正是他抢到了那把红光奇宝战戟。

    “看来青城此刻果然是混乱无比,连大批玩家都参与了进来。”叶通天心念一动,目光放开,发现了此地是乱战局面,也没有对抗阵营,各方人马都忙于抢夺宝物,也发现了更多的侠道战盟之人,而且此地玩家数量居然极多,几乎如一支大军,甚至在大局之上有人指挥。

    同时他也留意到那些曾经隐藏如今显露的宝物也都极为不凡的模样,倒也值得争夺。

    “你们两个自由活动吧,此地混乱,若要争抢宝物,切记自保优先,我会在前方尽头。”叶通天对着身后谢剑歌和风渡说道,而后身形瞬间消失,却是摧使幽冥体的隐匿之能,身体若融入虚空,不露半点痕迹。

    在灰妖界中一场闭关,叶通天的神魂之伤基本复原,而幽冥体的改造也似完成了一个阶段,若有小成,其隐匿能力简直盖世绝伦。

    叶通体相信,此等体质若是有心隐匿,恐怕就是大罗强者也难以发现。

    身形隐匿,融入虚空,叶通天却是暗中赶往此地中心地带。

    那里有白衣如仙、风华绝代的白素贞。

    白素贞此刻的状态并不是很好,面色略有苍白,紧皱着眉头,与滕化玄、段天德一同,与两位身穿黑衣的鬼王宗高手对峙着。

    那两名鬼王宗高手赫然都有着通神后期的修为,明显为此地鬼王宗的领袖,一者显化黄泉尸龙法身,一者显化地藏菩萨法身,煞有凶威。

    这两人在叶通天的眼中,明显是此地最强者,与他们相当的,只有一位万象佛宗的白须老僧。

    本来白素贞等人是难以抵挡这等人物的,但那叶通天早已发现的暗中保护她的剑妖显化了妖剑之体,并且闪耀出浩瀚剑芒,倒是也令两大鬼王宗高手不敢太过张扬。

    叶通天悄然出现在白素贞身前,他摧使着幽冥体的隐匿能力,无人可以发现他,一路轻松。

    他知晓肯定还有更强高手隐藏在暗中,更有可以硬生生击碎荒古道的神秘高手,所以也不便轻易现身,本想稍加护持白素贞,但冥冥之中有奇妙,那白素贞却突然回过头,定定的向他看了过来。

    “师兄……”她脸上若有惊喜,却有两行清泪划下。

    “嗯?”叶通天心中一惊,幽冥体之能他深有体会,料定以白素贞的修为是断难发现自己的,但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师兄,我能感觉到,你来了!”白素贞似有幽怨的说道,风华绝代的容颜梨花带雨,楚楚惹人怜惜。

    “你说过,无论如何,你一定会回归,我相信,我一直在等你,只是如今锦绣青城被破,各方势力攻杀而来,连万妖塔都要崩塌,素贞实在不敢保证能否渡过此劫,能否再见到你,师兄!”白素贞继续道,却身躯一颤,吐出了一口鲜血,神魂竟有枯萎之相,她那共生的千年白蛇妖也随之发出了一声悲嘶。

    “掌门!”段天德和滕化玄大惊,他们心知白素贞状态不佳,却料不到此刻心念成疾,如伤重爆发!

    而这一刻,叶通天如被重锤轰砸天灵,心中一股悔恨顿时产生。

    他心想化明为暗,暗中出手,却不曾想留给了白素贞这般大的冲击。

    是啊,白素贞本来就是一个单纯的女子,有千年情劫的天命,却被赋予重任,自师尊丹阳子离去,肩抗青城派,又连番遭遇大战,压力本就很大,他的出现无疑令白素贞犹如找到了依靠,但与神骨道人一战,他以假死之相化明为暗,却未顾及到伤害最深的正是白素贞。

    “狗屁的化明为暗,狗屁的隐匿暗中,我叶通天居然让自己的女人这般担忧与不安,算什么男人!”叶通天心中自责,一股冲天的战意却爆发。

    他猛地撤去幽冥体的隐匿之能,惊天气势爆发,连《不死真经》化作的黑袍也都震动,继而消隐,洁白的无垢仙云袍再次显现。

    “小白,我来了!我不会再隐藏,管他什么幕后高手,管他什么暗中手段,我来扫平一切!”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