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更后改,夜里改,请书友明早再看吧,抱歉。)

    木灵澈心神一震,赶紧集中精力,他想起了百胜之前对他说过的话语。

    “你所修功法是《乙木神功》,乙为第二之意,此功可修成乙木真罡,功成可通灵万木,成就诸般木之真罡法身,千变万化,不管是多么稀有罕见的树木,你都可以成为第二棵!这是一部难得的功法,潜力巨大,稍加改良便是顶级妖法!”

    “我是妖修,虽因万妖之故,在妖法之上推陈出新,有了自己的变化,但终归还是归属于古妖一脉!”

    “古妖一脉,起源峨眉,现已寂灭,唯我残遗于世,沙陀也不过只是半个古妖而已……我们这一脉,追求的乃是炼体成妖,觉醒妖之天赋,而修妖先修煞,但要真正大成,最终还要散尽煞气!我要传给你的,就是古妖理念,不过因时间来不及,我会先度给你我的本命妖元,助你修为提升,再助你寻找到妖身方向……”

    “我将你的《乙木神功》修改,结合古妖手段,成就了一部《乙木妖法》,可令你通灵万木,修成乙木妖身,妖身是真身,威力远非法身可以比较!”

    “徒儿,我为你选定了一株我见过的最强之木,作为你妖身的寄托,那便是信木!此木在虚空界中,你若能通灵此木,修成信木妖身,战胜古道传人也就有了把握……”

    木灵澈心中突然有所明悟,他明白了白胜为何要取信木之叶,接下来却更震撼于信木的强大……

    虚空界中一场恢宏大战,白胜霸道的荒古战妖身半毁,两尊七阶剑妖陨落,而庞大的信木仅仅只是失去了一片树叶而已,而且那树叶普通,与信木之上茫茫无尽的其他树叶比起来并无区别。

    带着这片树叶,白胜狼狈而逃,他已然是身负重伤,而这一逃就是整整一天。

    当最终安全返回秀湖之时,白胜脸色煞白无比,口中还在溢出七彩之血,却道:“我能做到的已经不多,信木之叶就交给你了,你修整一番,半日之后,我再带你去见见几位大佬,灭灭几个门派,搜刮一些宝贝!”

    尽管是在游戏中,木灵澈也已经感动,白胜的武法与性情给了他深刻的印象和别样的感受,他如今身负重伤,气势衰弱了很多很多,居然还想着为去灭几个门派,搜刮一些宝贝?

    “师尊……”木灵澈轻唤了一声,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和不忍,眼看着白胜口吐七彩鲜血,他真的担心这个NPC一个不注意把自己玩死了。

    “放心,我还死不了!”白胜说道,“可惜时间不多,我教不了你太多……”

    “师尊,你放心吧,那什么封神之战,我一定赢给你看!”(先更后改,夜里改,请书友明早再看吧,抱歉。)

    木灵澈心神一震,赶紧集中精力,他想起了百胜之前对他说过的话语。

    “你所修功法是《乙木神功》,乙为第二之意,此功可修成乙木真罡,功成可通灵万木,成就诸般木之真罡法身,千变万化,不管是多么稀有罕见的树木,你都可以成为第二棵!这是一部难得的功法,潜力巨大,稍加改良便是顶级妖法!”

    “我是妖修,虽因万妖之故,在妖法之上推陈出新,有了自己的变化,但终归还是归属于古妖一脉!”

    “古妖一脉,起源峨眉,现已寂灭,唯我残遗于世,沙陀也不过只是半个古妖而已……我们这一脉,追求的乃是炼体成妖,觉醒妖之天赋,而修妖先修煞,但要真正大成,最终还要散尽煞气!我要传给你的,就是古妖理念,不过因时间来不及,我会先度给你我的本命妖元,助你修为提升,再助你寻找到妖身方向……”

    “我将你的《乙木神功》修改,结合古妖手段,成就了一部《乙木妖法》,可令你通灵万木,修成乙木妖身,妖身是真身,威力远非法身可以比较!”

    “徒儿,我为你选定了一株我见过的最强之木,作为你妖身的寄托,那便是信木!此木在虚空界中,你若能通灵此木,修成信木妖身,战胜古道传人也就有了把握……”

    木灵澈心中突然有所明悟,他明白了白胜为何要取信木之叶,接下来却更震撼于信木的强大……

    虚空界中一场恢宏大战,白胜霸道的荒古战妖身半毁,两尊七阶剑妖陨落,而庞大的信木仅仅只是失去了一片树叶而已,而且那树叶普通,与信木之上茫茫无尽的其他树叶比起来并无区别。

    带着这片树叶,白胜狼狈而逃,他已然是身负重伤,而这一逃就是整整一天。

    当最终安全返回秀湖之时,白胜脸色煞白无比,口中还在溢出七彩之血,却道:“我能做到的已经不多,信木之叶就交给你了,你修整一番,半日之后,我再带你去见见几位大佬,灭灭几个门派,搜刮一些宝贝!”

    尽管是在游戏中,木灵澈也已经感动,白胜的武法与性情给了他深刻的印象和别样的感受,他如今身负重伤,气势衰弱了很多很多,居然还想着为去灭几个门派,搜刮一些宝贝?

    “师尊……”木灵澈轻唤了一声,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和不忍,眼看着白胜口吐七彩鲜血,他真的担心这个NPC一个不注意把自己玩死了。

    “放心,我还死不了!”白胜说道,“可惜时间不多,我教不了你太多……”

    “师尊,你放心吧,那什么封神之战,我一定赢给你看!”带着这片树叶,白胜狼狈而逃,他已然是身负重伤,而这一逃就是整整一天。

    当最终安全返回秀湖之时,白胜脸色煞白无比,口中还在溢出七彩之血,却道:“我能做到的已经不多,信木之叶就交给你了,你修整一番,半日之后,我再带你去见见几位大佬,灭灭几个门派,搜刮一些宝贝!”

    尽管是在游戏中,木灵澈也已经感动,白胜的武法与性情给了他深刻的印象和别样的感受,他如今身负重伤,气势衰弱了很多很多,居然还想着为去灭几个门派,搜刮一些宝贝?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