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寂虚空之中,一只小船悠悠飘荡,不知从何处来,也不知往何处去,显得孤寂而又飘渺。

    小船之上,其实站着两人,正是NPC白胜与玩家木灵澈。

    “三千年了,我也是该留下传人……峨眉古妖虽然有罪,但也不该断绝,若我大罗,还可自行赎罪,可惜古道传人出现了……冥冥之中就好似有定数,就算避世三千年,依旧难以逃脱。”白胜感叹着,“你为我的传人,可为我争一线生机,但其实我有领悟,这一线生机实在太过渺茫,不可期望!”

    “切!师尊,不就是打赢谢剑歌吗,他的手段我知道,不就是《神法乾坤剑纲》吗,您放心,有你传我的秘法和妖元,一百个谢剑歌都不够打!”木灵澈说道,他颇为得意的样子,修为赫然已达到了真罡大圆满。

    白胜摇了摇头。

    “你不明白,峨眉古道精绝寰宇,那是可以逆抗神武入侵的超然存在,古道之人,每一个都战力滔天,而且道心如铁,战天乱地,手段难以揣测,即便我把本命妖元传你,也无法确保你就能胜过他所调教出的传人。”白胜道,此时的他比当初在小船上面对叶通天时要平静得多,似有豁达,可以看开一切。

    “那个叶通天有这么厉害么?”木灵澈嘀咕道。

    “叶通天……如果是他,那就是太好了,不过这希望并不大。”白胜摇了摇头,“你口中的叶通天也是绝代人物,有远古至尊以及造化道主的印记在身,乃是三千年来唯一可觉醒黑妖令之人,而且他很有可能与一位前辈大能有莫大关联,这样的天骄的人物,只有三百年前的黑衣小子可以比拟,说起来他确实是很合适的妖修传人,也是我结束使命的希望,可惜……他太过惊艳,想必也已被古道之人留意,若不成神,怕十有八九会被渡去古道吧。”

    “师尊,您说的实在是有些复杂,我理解不了啊。”木灵澈只感觉头疼,什么至尊、造化,什么神武、古道,他只感觉乱七八糟的,根本理不清思绪。

    但是身为神级玩家,他能意识到这段剧情的非凡,知晓有很多隐秘可挖,若是能把握一二,肯定会大有收获。

    白胜却不再理会木灵澈,只是站在船首,遥望远处。

    小船在虚空中前行,寂静无声,因为虚无的背景,它看似不动,犹如静止,但实际上却在不断穿梭跳跃,单论速度,比苍龙全力奔行都还要更快许多许多。

    实际上,这片空间也是特殊所在,脱离了仙渺大陆的范围,却也不属于星空,不是一般人可以到达的。

    过了好一会儿,白胜突然道:“我们的

    目的地就快到了,你要好生把握这次机会,因为散功之故,我只可出手一次。”

    “知道了师尊,您就放心吧。”木灵澈激动道。

    在他的视线之中,一株巨大的、无比繁茂的大树渐渐清晰。

    那大树扎根虚空,高耸万丈,有着白玉般的树干,绿玉般的树叶,它实在太过庞大,枝条就犹如天柱,叶片就如云朵,整株看起来就如巨山,如天宫,让人目睹心神震颤。

    “这是一株存在了不知多么久远,或许寰宇唯一的远古信木,因为太过古老,早已通灵化妖,实力甚至可以比拟大罗强者。我会尽全力,为你取来它的一片树叶,好生把握!”

    白胜说着就飞身而起,开始显化武法手段,只见他的身躯猛地膨胀变大,全身浮现银色鳞片,额头上生了双角,嘴巴前突化作狮口,双手化为利爪,肩、肘、膝、后背之处冒出了一根根亮银色的骨刺,身后一条巨尾也出现……

    只是短短瞬间,白胜就化出了狰狞恐怖的身躯,爆发出无与伦比,简直可以战天动地的强大气势,他的身躯还在继续膨胀,很快就有百丈高、两百丈高、三百丈高……最终接近千丈,周身又有七彩光芒环绕,显得威严神圣又狰狞霸道。

    “这就是我的妖身,我是妖修,修的就是荒古战妖!”白胜的声音轰隆如雷霆,他一把就将那穿梭虚空的小船抄在了手掌中,而后大步踏出,以凶蛮的姿态直接飞向巨大的信木。

    身在小船中的木灵澈此刻圆睁双眼,几乎没有念想,过了几息才回过神来,心中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强大,真的是太强大了,荒古战妖身!仅仅就是气势就能压倒一切,这可比什么真罡法身要恐怖的得多啊,这白胜这般强大?他绝对是最顶级的NPC了吧?我要是能有其百分之一,不,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战力,也肯定能够在这世界横着走了!那叶通天就是再厉害,能比得过这荒古战妖?”木灵澈心中念头闪个不停,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是遇到了什么样的造化,一股无法抑制的激动在他心中萌发,他只觉得胸中如燃起了一团烈火!

    “我要发达了,我要发达了!谢剑歌,哥哥爱你!因为你,哥哥才拜了个这么牛的师尊,等我以后纵横天下,肯定会多多照顾你的,嘎嘎!”木灵澈心中呐喊着,已经开始幻想自己以后成为第一神王,压服所有对头的情形。

    而这时的白胜已经临近巨大的信木,他没有遇到任何困难,那信木一动也不动,如亘古沉寂,但是白胜明显心有忌惮,再次显现手段,眉心中精光一闪,却是两把青色大剑从其中飞出,如山峰一般,带出凌厉气质,头前开道。

    那两柄大剑亦有玄妙,赫然是两尊七阶剑妖,这两尊剑妖气势如虹,很快就飞到信木近前,猛地就爆发出璀璨光芒,直接劈砍向其一片树叶。

    信木的那片树叶就如一片小湖一般大小,硬生生承受了两尊七阶剑妖的攻击,居然毫发无伤!

    但是有一团绿光猛地就在那叶片之上泛开。

    也就是在这一刻,有些忘乎所以的白胜脑中突然有白胜的声音响起:“吾徒,守住本心,好生感受,信木苏醒了,此木才是你的造化!”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