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陀完成了“锁命”之后,蓑衣艄公化作的青年衣袖一甩,那海螺模样的锁命妖就飞到了叶通天近前。

    叶通天眼睛一眯,仔细的感受了一番锁命妖的气息,此妖以锁命为名,恐怕有奇特天赋,叶通天隐隐觉得其内有沙陀和蓑衣艄公的生命气息,如同他们的分身一样。

    难道这个不起眼的小妖,真能锁住散功强者的生命。

    叶通天心中迅速琢磨了一番,他认为锁命妖吸收魂血,说能决断锁命者生死未免有些夸张,但肯定能有影响,它若反噬,至少可以使散功强者重伤,甚至可毁他们根基!

    而且,通过这锁命妖,蓑衣艄公所化青年与木灵澈、沙陀与其女徒之间必然生成了某种联系,说是锁命,恐怕也真是会一荣俱荣一毁俱毁。

    对于这种灰妖界习俗“锁命之战”叶通天了解不多,但通过沙陀以及蓑衣艄公所化青年的做法可以看出,这无非是要传人替自己全力出战,而一旦战败,必然双双受制。

    “有些无聊啊。”

    叶通天心中苦笑,然而此时此刻,他也不得不有样学样。

    魂血,他可以拿出,而所谓锁命传人,其实也没有什么选择。

    “好吧,在我神魂伤势恢复之前,就先以这种方式见识见识沙陀与与这神秘艄公的手段!”

    叶通天说着,右掌便是虚空一按,一片银白剑光闪入虚空,不过眨眼之间,一团剑涡便出现在小船上方,其内赫然有着神色茫然的谢剑歌和风渡。

    这方白雾萦绕的空间是蓑衣艄公的手段,有奇妙之处,似乎是直接开辟出来,隐藏在虚空中。

    叶通天可以预料,在这空间之外,外界之人也许很难察觉到这空间的存在,但在这空间之内,却是很容易就能查探出外界的情况,要破开这方空间离去也是极为容易。

    那蓑衣艄公可以很轻易的就将木灵澈抓来,叶通天也可以察觉到风俗和谢剑歌的气息,将他们抓来不难。

    “锁命?”

    叶通天口中轻吟,内心似稍有顾虑,但还是手指点在眉心,继而取出了一滴殷红血珠,又有两抹银光在谢剑歌和风俗眉心闪过,带出了他们的血液。

    与蓑衣艄公化作的青年一般,叶通天将自己的魂血一分为二,分别与谢剑歌和风俗的血液混合,继而又打入了那海螺模样的锁命妖体内。

    完成了这古怪的“锁命”之后,叶通天若有所悟,他隐隐能感觉到,自己的神魂如被下了一道封印,而且与谢剑歌以及风渡之间果然建立了一种莫名的联系,似乎真的可以一荣俱荣一毁俱毁。

    “果然不愧是能逆抗神武入侵的峨眉古道之人,从来都是不惧一切!锁命既成,那就等传人一战吧,此战不若就定在封神中封神战,如何?”蓑衣艄公所化的青年此刻道。

    “逆抗神武入侵?”叶通天心中一动,他却被蓑衣艄公所化青年话中明显不是重点的这一信息所震,一时间猜测连连,觉得峨眉有秘辛,居然关联到了神武,对那峨眉古道,叶通天更是生出了浓浓

    的兴趣。

    蓑衣艄公所化青年的话中还有其他信息,如封神台中封神战,叶通天也都暗记在心里,略一沉吟道:“好吧,就在封神台中封神战,也正好符合我最初的意愿!”

    “那好,就这么定了。封神战之前,锁命妖就由你保管,有此妖在,我们三人命元皆受制,你也不用怕我们逃离。待到出战之时,你再取出,一决高下!”蓑衣艄公脸上带着一丝郑重。

    “可以!”叶通天点头说道,而后起身一甩袖,收了那锁命妖。

    与此同时又见四周白雾翻滚,竟迅速凝现一头张牙舞爪的云龙,这却是叶通天用出了“云龙御风行”之招,就地取材,用此方空间中的雾气凝聚了云龙。

    “走!”叶通天再一开口,却是将谢剑歌和风渡拘到近前,一同踏上了云龙后背,那云龙嘶吼一声,身子一纵就破开了白雾空间,现身在秀湖石桥之前。

    那石桥之上还有两个茫然而又焦急的身影,正是付休与白夜,他们看到云龙现身,自然又是大惊,甚至发出了惊呼,叶通天却不在意,驾驭云龙,瞬间远去……

    木灵澈此刻懵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这到底算是什么事儿?

    眼前这个眉心有灰焰印记的家伙是谁?什么水平的NPC?还有那个青衫美女,也是NPC大能?

    什么锁命啊,传人啊,他听得稀里糊涂,只感觉极为突兀的就被抓到这里,毫无任何反抗之力的就被人取了血。

    真是莫名其妙啊!

    还有那个黑袍邪异人影,是不是叶通天?今天简直就是撞了邪了,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在他发愣之间,蓑衣艄公所化的青年看了他一眼,眼神深邃,似有严厉道:“小娃儿,老夫白胜,颠簸半生,还从未有过传人,如今面对峨眉古道,却能与你锁命,也算是缘份了。”

    他似有感触,脸上渐渐有落寞之色,又道:“也罢,依寻妖修古礼,东南西北你各拜九下,老夫收你入门墙,传你真功,好在你资质天骄,本身根基也不算太废,或许可以期待。”

    “呃……”

    木灵澈就如木偶一样愣愣的,他在努力消化那自称老夫名白胜的青年的话中意思,但信息量太大,他感觉脑筋根本转不过来,就这样呆愣了。

    “你这传人选的……看他简直就跟木头一样,恐怕是废了。”沙陀瞥了木灵澈一眼,有些担忧的表情。

    “你我都知峨眉手段,那人既然出现,我们必然难以逃脱,可他居然愿意锁命赌战,这倒是给了我们一线希望,我现在回雷峰塔,封神台开启之前,就在其内一心教导我那女徒了,唉……”沙陀叹息一声,似有担忧,话语说完之后身形就如梦幻泡影,淡淡消散了。

    白胜也是一阵沉默,脸上突然严肃,向着木灵澈喝道:“还不快拜!”

    木灵澈被吓了一个激灵,不知怎的一股郁闷在心中升起,却道:“拜什么拜?老子一秒钟几万金币上下……”

    他的话语嘎然而止,全身剧烈颤抖,汗毛全都立起。

    这一瞬间白胜展开了神魂威压,木灵澈只感觉自己如羊入虎口,心中唯有惊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