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船一现,立刻有烟雨濛濛,其上那蓑衣艄公悠悠撑船,一切看来毫无特殊之处。

    叶通天目光定在那蓑衣艄公之上,脸上露出淡淡微笑。

    果然与妖幻中的一模一样啊,穿扮、长相、气质,都一般无二。

    叶通天在这一刻也算验证了心中猜想,饶有兴趣的等待着那艄公的靠近。

    不过,谢剑歌等人明显不在意,他们深深地震慑于叶通天方才之言,如果那是真的,恐怕整个世界都会震动吧,但是,那可能么?这实在是有些天方夜谭!

    他们疑惑,他们不确定,但都有了找本功法秘籍翻看领悟的念头,谢剑歌感触最深,他突然有一种自废修为、重新修功的念头,即便他练成了《神法乾坤剑罡》。

    很快,小船临近,濛濛细雨也来临,似乎空气也为之清新。

    “青城欲渡有缘人,上船来吧。”蓑衣艄公扬声道,目光已锁定了木灵澈,如有满意,微微点了点头,他却没有留意到叶通天。

    此刻的叶通天已与之前气质完全不同,黑袍加身,可隔绝探查,即便这蓑衣艄公不简单,此刻竟也没有将他向叶通天联想。

    而叶通天已化明为暗,自然也不会主动出示身份,他第一次主动的催发了幽冥体的隐匿能力,整个人就如缩在黑袍中的一团幽影,让人根本无法看面容。

    木灵澈此刻还在发愣,轻皱着眉头,口中似念念有词,根本就没注意到蓑衣艄公,即便他注意到了,此刻恐怕也依旧会如此不在意。

    叶通天却脚步轻移,直接踏上了小船,也不说话,自顾自的坐在了船棚之内。

    “嗯?”蓑衣艄公神色一变,目中明显有精芒一闪。

    “阁下是……”他说道,而说话之间,整条小船突然如驶入了另外一个空间,秀湖不见,石桥不见,周围尽是白色浓雾萦绕,而且安静的落针可闻。

    “我该称呼你为万妖老祖么?”叶通天淡淡道,悠闲的拿出一个酒葫芦,自顾自的饮了一口。

    蓑衣艄公沉吟了片刻,目光闪动不断,突然哈哈一笑,道:“鬼王宗果然好手段,不知你是病阎罗还是秦楚江?”

    叶通天摇摇头,他心知蓑衣艄公猜错了,或许是把自己认定为了鬼王宗的强者,不过叶通天自然不会点破,悠然道:“看来差不多,没想到失踪了三千年的万妖老祖居然一直都在,却化身一个撑船的艄公,在这里悄悄为青城派引渡几个弟子。”

    “哈哈。”蓑衣艄公一笑,“你猜错了,我不是他。”

    “哦?”叶通天眉毛一挑,目中青光闪动,赫然开启了武道天眼。

    他仔细的看了看蓑衣艄公,却也看不出有什么蹊跷,其修为自然也看不出,只是越发觉得他深不可测,怕是能与神骨道人一个级别,甚至更高也说不定。

    “万妖早已去了星空,我只不过就是一个撑船的艄公罢了。”蓑衣艄公道,“倒是阁下,不远万万里来我青城,到底图谋什么?封神台虽然遗世不多,但以阁下的修为,还会动心封神?”

    对蓑衣艄公说出的话,叶通天却是不信,不过也不再追问,他丢给了蓑衣艄公一壶猴儿酒,又道:“我倒还真是为了封神台,敢问它在哪里?”

    蓑衣艄公也是豪爽,接过酒葫芦之后也不查看,直接打开就灌了一口,继而双目放光,叹道:“好酒!不仅甘甜香醇,竟还含有一丝道蕴,这是极品道酒啊,必然要在道蕴浓郁之处才能酿成,而拥有这等道蕴福地的,唯有大罗强者!你身后有哪位前辈?”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叶通天倒是被他说的一愣,但面色不动,一副镇定而又神秘的模样。

    “你会不知?”蓑衣艄公笑了,“万妖三千年前就已昭告天下,万妖塔中一层青丘谷,有亘古石妖。二层云空岛,有幻天蜃妖。三层封妖台,有封神妖,四层令牌山,有至尊令妖。五层乱星域,有万界星碑妖。而第六、七两层为封神台下荒古道和神劫道,第八层便是封妖台所在!”

    “哦?”叶通天点了点头,心中已将蓑衣艄公所说牢记。

    “封神台开启之日即将临近,不管阁下有什么目的,我劝你还是不要打青城派的主意,妖修一脉,仙渺大陆唯此一处,不可断绝。”蓑衣艄公说到这里,有意的散发出了一些气势,却是神魂威压。

    在叶通天的感受之中,他就突然好似变化为了一头狰狞巨兽,就要择人而噬,而自己就好似成了凡人一般。

    这种手段很是诡异,若无神魂底蕴,根本无法抵挡,会瞬间惊慌失控。

    “要试探我么?”叶通天一笑,若说神魂手段,他的确是施展不出,但他有神魂底蕴,而且已经极为不弱,被动防御之力还是有的,因此面对蓑衣艄公的神魂威压,他风轻云淡,根本就是面不改色。

    “想不到你倒是还关心青城派,我听说这青城派可是每十年就要遭受一次镇压的,怎也不见你出手?”叶通天淡然道,也释放出自己的气势,却有四把朦胧四方剑在他的背后浮现,似光华流转,便有岁月气息显露。

    “岁月手段?”蓑衣艄公一惊,收了自己的气势,脸上浮现惊疑神色,他明显的对叶通天的身份疑惑了,却也道:“十年一次镇妖,其实不过是一种考验而已,也是为了妖修一脉更好的传承。”

    而就在这时,突然一个青衫女子闯到了船上,带着明显的戾气,劈头就向叶通天喝问道:“穿黑袍的,你什么来路?雷峰塔是我创立的,十年一次镇妖也是我的法旨,你有什么意见?”

    “沙陀!”叶通天一笑,他其实早已料到沙陀与蓑衣艄公必然有接触,此时也算证实了。

    “咦?你认得我!”沙陀明显有些错愕。

    “初为道姑,炼心转性,第一妖身为沙陀尊者,如今第二次炼心转性,还原女体,古法炼妖,果然奇妙,想必你已妖法大成了吧。”叶通天说道。

    他这番话说的可算是秘辛了,令沙陀与蓑衣艄公都大为震惊,继而两人居然都露出了明显的杀气。

    “知晓得这么清楚,难道你你来自峨眉?三千年了,终究还是来抓我了么?”沙陀冷声道,就要出手的模样。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