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风渡从惊愕化作迷茫又化作委屈,竟渐渐双眼蒙上雾气,却半个字也说不出,依旧倔强地想要抬起额头。

    叶通天摇了摇头,甩手一抛,将斗志已无的风渡丟在了一边,这女玩家,他不去“欺负”也罢,以他的修为,这种事情确实有些无聊了,他也根本没兴趣。

    然而这一幕场景,却教周围四个男玩家集体寂静,他们一是震惊叶通天的手段了得,化出了真罡法身的风渡在他面前根本就是毫无还手之力,两者的战力差距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二是感叹叶通天有魔王气质,真个是冷漠,风渡这般绝丽清冷的女玩家都舍得抓着脖子举起,这无疑是将其女神形象无情的打破了。

    一时间,包括谢剑歌在***心中都对叶通天更多了一些忌惮。

    谢剑歌有些同情的看了看风渡,见其正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禁心道:“果然还是叶神霸气,这个女玩家肯定自视甚高,估计如今已被打傻了,唉,怎就不听我的劝告呢?”

    一旁的木灵澈也是心念闪动,他虽然觉得叶通天这般对待女玩家有些太粗暴了,但也不敢说什么,心中只叹叶通天果然是一个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高手,他见识了风渡的真罡法身,感觉这个女玩家就算战力不如自己,恐怕也差不了多少,但是在叶通天面前简直就跟婴儿一样,如果自己与叶通天交手,恐怕也是同样的不堪一击。

    付休和白夜二人起先还想向叶通天问询殷未若,现在也不敢吱声,风渡在他们心中原本可是神级玩家,是顶尖高手,但是居然不敌叶通天一招半式,那人简直就是魔王啊,他们心中焦急又惊恐,却如被施了定身法一般,愣愣的站在原

    地。

    “开始吧。”叶通天此刻却仿若什么也没发生一般,抖手向着木灵澈丢过去几块法王令,“这些就算是给你的奖励,有劳了。”

    木灵澈此时心中发虚啊,他讪讪的接过法王王,对叶通天给予的这些奖励有些不以为意,也不好立刻查看,只道:“好!”

    说完他看了谢剑歌一眼,也就走到妖兽碑近前,抬起手掌往那狮口之中伸去。

    也是奇异,当木灵澈的手掌进入狮口中之后,那石狮口中血红的牙齿居然红光一闪,如激发出了红色真气,瞬间刺破了木灵澈的手掌皮肤,那木灵澈手掌一颤,赶紧抽出,手掌之上已有数个血口,鲜血正汩汩而流。

    “哎呀,本神王一秒钟几万金币上下,今天却出血赔本了。”木灵澈说道,对着手掌上的血口连连吹气。

    他这番举动自然吸引周围诸人的注意,但是咬手碑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然而别人看不出,叶通天却眼睛一眯,他清晰的感受到了“咬手碑”在咬了木灵澈一口之后便释放出了神魂波动,接着似发出了一声呼唤,那呼唤听不到,唯有以神魂之力可以捕捉到一点痕迹。

    “这咬手碑的本体恐怕也是一种妖,妖果然是千奇百怪。”叶通天感受到了咬手碑的异变,其实已经确信了谢剑歌所说的信息,接下来就看那蓑衣艄公会不会出现了,他心中不禁生出了期待。

    而这时,风渡突然又站在了叶通天面前,冷声道:“你,难道真的这么强?”

    她脸上带着迷茫与疑惑之色,方才败的如此彻底,让她深刻的感受到了自己与叶通天之间的差距,但此刻依旧高冷道:“难道殷未若说的都是真的?原来是我坐井观天!我之前……错了!不过……可不可以请你告诉我,你……为何能有这么强?”

    她这话其实也是周围诸人的共同疑问,因此在风渡突兀的问出口之后,周围诸人立刻安静下来。

    “嗯?”叶通天看了风俗一眼,又看了木灵澈和谢剑歌一眼,只道:“你想知道原因?简单,你们是游戏玩家,而我是武修。”

    “武修!”

    风俗咬了咬牙齿,她天性冷傲,但不知怎的,竟有些惧怕叶通天,此刻虽不明白叶通天话中真意,但也不敢再问。

    好在叶通天似乎颇有兴致,竟继续道:“你们其实并不相信这个世界,并不相信武道的真实,所以,你们修不成真功,你们只是在玩网游,而我是武修,修武悟道,我所看到的世界与你们不同,这也就导致了我的功法威力会胜你们百倍。”

    周围几人闻言惊疑,不禁都细细品味起来,其实谢剑歌已有领悟,内心之中感叹连连。

    叶通天继续道:“你们五人之中,最强的是谢剑歌,那位自称木大侠次之,至于你,只是第三,你们或许都自认修了很多功法,但在叶某看来,你们只是学了游戏技能而已,根本就是什么功法都没学!比起NPC,你们也是差了太远太远,而且真罡境将是你们修行的终点,不修武道真意,你们绝对无法通神。”

    在叶通天脑中,此时浮现了众多NPC的身影,如商朝歌、曲槐禹、莲百合、玉罗刹等人,他们也都算是人杰了,比谢剑歌这些人强大了太多太多,若无武道真意,玩家即便修为可与他们相当,装备一身豪华,也绝非他们的对手,更不消说那些可以通神的人杰了。

    “武道、修武……”

    几人此刻都念念出声,谢剑歌此刻又回味了他从天剑宫众人那里听来的三废理论和创法之说,不禁动容道:“难道我们果然都已经废了,功法要真正去感悟修炼,而不是直接用掉秘籍么?难道武道真的是真实的?”

    叶通天点了点头,郑重道:“谢剑歌,你已有领悟,要证明你心中猜想很简单,你只需找一本功法秘籍,通悟其中真意,真正修成,而不是靠点秘籍冲修为值,我可以给你保证,当你下线回归现世,那功法依然会在!只是武道艰难,哪怕是再简单的功法,其实也难以修炼。”

    叶通天这一番话说来,简直如雷霆炸响,将周围几人震慑当场。

    “好了,我等的人到了!”叶通天目光一亮,在他的视线之中,一艘小船泛在秀湖之上,正在悠悠撑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