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呵……”

    看到那恐怖的剑之漩涡,木灵澈如同傻了,真罡一散,竟呵呵呆笑起来,继而泪流满面,捶胸顿足道:“这还让人怎么活?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

    凭他的修为与见识,自然可以看出叶通天身后剑之漩涡的真实,那般繁多的剑尖,那般恐怖的威势,直接摧毁了他高傲的内心,令他自灵魂之中产生了浓浓的挫败感,他根本再无胆气出手!

    谢剑歌的九柄本命乾坤剑都能打的他毫无还手之力,几乎成为他的梦魇,何况眼前这多到数不清,都能形成剑海漩涡,而且明显更加高级的本命乾坤剑群呢?

    “真是日了狗了!”他心中崩溃哭嚎,之后才考虑到这一切怎么可能?

    “对啊,怎么可能啊?这作弊也太明显了!”木灵澈似乎寻找到了一丝安慰,又偷眼看了看叶通天,却越看越是觉得心虚。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啊?木灵澈之前还不在意,但现在他才发现,那黑袍长发的身影,竟是他从未见到过的有沧桑神秘,似莫测高深者,普通人哪有他这般气质呢?这个人真个似乎已经不是凡人了。

    其实此刻被叶通天震慑住的不光是木灵澈,付休和白夜自然也不在话下,就连早有心理准备的谢剑歌脑中也如有万雷轰鸣。

    因为《神法乾坤剑纲》这部绝世神功,他比别人知晓的更多,他能炼成九柄本命乾坤剑,那是依仗了铸剑阁的底蕴,自己也是耗费了千辛万苦,当本命乾坤龙剑炼成,立刻有天劫降临,炼成这部绝世神功,真可谓是九死一生,其中所耗费的艰辛,外人根本不可能想象!

    可是,他也只能炼成九柄乾坤龙剑!

    他知道叶通天必然也会修《神法乾坤剑纲》,但是根本不敢想象他竟然炼成了这么多把。

    这是多少啊?这是多少啊!谢剑歌根本数不清楚,他其实也怀疑叶通天是不是作弊了,真的感觉眼前的景象是神话,那剑之漩涡对他的冲击绝对比木灵澈还要更大。

    “叶神老大啊,你到底有多强?”谢剑歌再次深刻的感受到了神与凡人的区别,对叶通天唯有崇拜。

    “还打不打?服不服!”叶通天此刻轻问了木灵澈一声,身后剑之漩涡猛然壮大,铿锵铿锵……银光闪烁中,九头剑之蛟龙从那剑涡之中显现出大半个身子,它们以剑尖为鳞片,神骏的骇人,必然有着惊天的战力。

    “这是什么手段啊?”木灵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苦笑啊,这还敢不服吗?

    “服,我服,我木大侠拿的起放的下,从此以后,承认你是能在正面对决中将我打败的第六个人,这次的忙我可以帮你,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不是作弊了?”木灵澈似有失落道。

    “武道超乎你们的想象,是不可能作弊的,我只不过是你们多了一些领悟而已。”叶通天微微一笑,一甩衣袖,身后万千本命乾坤剑瞬间消失,如从乌云密布刹那天明。

    听到叶通天的话,木灵澈感觉叶通天是在故作深沉,但也说不得什么。白夜和付休两人还在沉浸在方才剑涡剑龙的震撼之中,唯有谢剑歌听到了叶通天的话别有一番感触。

    他与天剑宫众人走得比较近,什么三废理论、创法之说也都知晓,在武道天、武云枫两位NPC的指点下,他倒也颇有领悟,渐渐意识到了《万法》的不同,已不将其当做游戏来看待,追求领悟武法真意,认真修武,这才看到了另一片天空,有了今日的成就。

    此刻他蓦然回想,若是没有这般领悟,他恐怕也就是个游戏玩家,刷刷修为,打打野怪,做做任务,可修为值刷的再多,功法层数修的再高,终究只是个游戏玩家,无缘武道。

    “哼!”

    这时却有一声冷哼响起,是风渡,她竟摆脱了叶通天赤雷龙气的束缚,此刻迅速化出一尊近百丈高的白裙剑仙真罡法身,舞着飘带,一剑若流霜,直接劈向叶通天。

    这一番变化极为突然,风渡出手凌厉,那百丈高的白裙剑仙真罡法身也是气势逼人,一剑若劈下,恐怕连秀湖石桥都能斩断吧。

    但是,面对这骇然的剑招,谢剑歌神色如常,木灵澈也连眼睛也不抬。只有付休和白夜面色煞白。

    “风渡?风渡!”

    他们这才蓦然醒悟,原来那白衣女玩家正是青城传说,神级玩家风渡。

    电光火石之间,叶通天伸出了一根手指,轻轻一点,却正好触碰到了若流霜袭来的真罡之剑,诡异的,叶通天的手指不见丝毫颤动,那剑却被止住,继而一点红芒在叶通天指尖绽放,竟迅速化出无数细碎的红色电弧,迅速逆袭风渡的真罡法身,不过呼吸之间,就令其彻底崩溃,而风渡亦白衣染血,身躯倒飞。

    “怎么可能?”风渡极力的在半空扭转身躯,一脸惊骇的看向叶通天。

    “华而不实的真罡,没有意境的法身,武功武法可不是技能,你这法身有何用?”叶通天冷冷说了一声,右手隔空一抓,风渡立刻就感觉狂风缠身,如将她拘禁,继而她毫无还手之力的,竟朝着叶通天的手掌飞去。

    下一瞬间,她的脖颈就被叶通天右手扼住,更感觉一股诡异之力,封住了她的真罡,整个人就被叶通天扼住脖颈单手举在了半空。

    “叶某可曾得罪了你,如此被你处处针对?”叶通天道。

    “怎么会?怎么会!”风渡此刻感受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惶恐与屈辱,她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整个世界似乎在这一刻都颠覆了。

    她其实与木灵澈一般,认为自己已是玩家中的巅峰,不同的是,木灵澈尚且知道有很多人与自己类似,甚至有人还自己强一些,但她风渡从一开始就是传说,从一开始就被奉为神级玩家,自从拜了段天德为师之后,修成《青城绝世飞仙剑》更是少有玩家能敌她一招半式,而且她甚少抛头露面,一直在勤奋自修,自认技艺高深,无人可敌,殊不知其实一切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而已。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