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黑影自然是叶通天,他的身体在《不死真经》的改造之下,越来越是显得神秘飘渺,仿佛没了实体,时时隐在虚空,消声匿息,即便不刻意去隐藏,也让人很难察觉到。

    就比如此刻,他站在谢剑歌等人旁边,听着他们谈论了半晌,居然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

    此情此景,就好似他是一道幽影鬼魂,已跳脱了肉眼可以探查的范畴。

    叶通天感受到了这种状态,心中亦有感叹,若是称《不死真经》要改造的体质为幽冥体的话,这幽冥体确有独到之处,只是些许皮毛似的这种消声匿息的能力,也足可令其完美实施各种刺杀、暗杀。

    就比如现在,若是叶通天想杀谢剑歌等人,恐怕他们连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

    事实上,幽冥体还有更加恐怖的能力,叶通天有一种隐隐的感觉,似乎他可以不受任何禁制封禁,甚至他隐约察觉到了另外一个如倒影般的世界,可以穿梭进去!

    比叶通天原本的体质,甚至比玄黄战体都还要更强的体质,自是恐怖无比。

    叶通天在一旁听了谢剑歌几人关于咬手碑的几句没营养的交谈,也就故意散发出了自身气息。

    “谁?”谢剑歌第一个察觉,身形不动,突然有九把银白之剑自他背后虚空凝现,若电光一闪,迅速斩向叶通天。

    锵锵锵锵……

    但闻几声金属颤响,众人这才大惊回

    望,却见一个黑袍身影,全身有细碎赤红电弧跳动,周围有九只青光怪手,各自攥住了一把雪白无柄长剑,居然就站在他们身后。

    “果然是你,叶神老大!”谢剑歌笑道。

    “叶通天!”其他几人大惊,不禁后跳了一步,有些错愕,又有些如临大敌的模样。

    “你的本命乾坤剑还算不错。”叶通天似品味一般看了看九把被他以妖兵之力定住的银白长剑,而后一甩衣袖,妖兵手掌消散,九柄银白长剑也消散于虚空。

    这一番出手风轻云淡,却看的木灵澈浑身一颤,踉跄着又退了一步。他可谓瞬间心惊,此刻思绪飞快旋转,暗自惊疑难道眼前这人方才定住了谢剑歌的本命乾坤剑?这是破了《神法乾坤剑纲》么?那些青光怪手是什么东西?他是怎么做到的?

    “你就是叶通天?”风渡此刻双目一亮,玉剑抬起,一指叶通天,一股寒气顿时袭人。

    叶通天看了一眼一身寒气的风渡,略一皱眉,说道:“是我,有何指教?”

    “渣男败类人人得而诛之,我是风渡,今天要斩了你。”风渡倒是干脆利落,眉毛一挑之间立刻长剑出鞘,说斩就斩,她竟毫无顾忌的瞬间出手。

    就见一道寒光在风渡的剑尖绽放,那是混杂了真罡的剑罡!

    剑罡比剑气更加凝实犀利,威力也提升了数个档次,任何一道不起眼的剑罡,都要比华丽绚烂的剑气更加恐怖,普通武者,哪怕是先天境圆满,也都得必须全力应对!

    然而似乎是风渡的剑罡刚一显现,叶通天又是一甩衣袖,也不知怎的,那剑罡居然就立刻瓦解消散,仿佛就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你斩不了我,太弱!”叶通天的声音这时才传出,他又一甩衣袖,突然有密密麻麻的赤红电光自虚空蹿出,直扑风渡而去。

    风渡一惊,立刻举剑抵挡,然而那些赤红雷电超出了她想象的强大,简直不逊劫雷之力,只是一接触,她就手臂发麻,全身真罡都如被打散,连眨眼的时间也不到,她竟被轰得倒飞而出。

    而且,更有几道赤红闪电如绳索一般,跳动闪烁,瞬间将风渡锁禁,继而将她定在了远处,令她激烈反抗竟也脱困不得。

    这一幕发生的极快,谢剑歌暗自摇头,他早已料到了这种情况,有哪个玩家可以对叶通天出手呢?那自称风渡的女玩家倒也不错,可催发剑罡,明显踏入了真罡境,可又怎会是叶通天的对手?肯定是一招也不敌的。

    叶通天却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此刻看向谢剑歌道:“这几天有劳你了,很不错,那么如何能找到蓑衣艄公?你有办法吗?”

    “有!”谢剑歌立刻回答,他将“咬手碑”的传说简单的向叶通天说了一下,然后拍了拍身边脸色早已变得严肃的木灵澈,道:“这个人就是我找来的有天骄资质的玩家,他完全满足条件,若是传说为真,他被咬手碑咬一下之后,那蓑衣艄公一定会出现。”

    “哦?”叶通天闻言一点头,认真的看了木灵澈一眼,那木灵澈却略带严肃的一笑道:“本神王一秒钟几万金币上下,要我帮你?可以,正面对决中把我打败!实话告诉你,整个仙渺大陆,能打赢我的,一只手就可以数的过来!你能打败我,我才服你,才会帮你,否则别想!”

    “是么?”叶通天神秘一笑,他又一扫谢剑歌,见其正是一脸无奈表情,便道:“好吧,那就先把你打服。”

    “哈哈!”木灵澈闻言一笑,“狂妄,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神王’中的第六神王,我是神级玩家,你敢轻视我?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把我打服,走,咱去去那边开战,那里开阔!”

    木灵澈指了指杨柳岸边。

    谢剑歌此时却是连忙踹了木灵澈一脚,真要与叶通天动手,他怕这小子受不了那刺激,于是道:“我看你才是狂妄?还真想与叶神老大交手不成?你打得过我么?不要自讨其辱了,老老实实让‘咬手碑’咬一下!”

    “谢剑歌,亏你还是第九神王,是能打赢我的第五人,就这么小看我么?你能打赢我,其实是因为你的《神法乾坤剑纲》刚好克我,我怕你神出鬼没的九柄本命乾坤剑,但这不代表我就打不过他,说不定我的功法就克他呢,我木大侠《乙木神功》岂是浪得虚名?”木灵澈说着真罡一提,隐隐的,一尊怪异的,似木龙形状的真罡法身便要凝实出现。

    “巧了,我其实也会《神法乾坤剑纲》!”叶通天此刻一笑,身后虚空立刻异变,密密麻麻的雪白剑尖自虚空冒出,它们飞旋着,太多太多,剑光交叠似可以晃瞎人的眼目,竟化作了一个恐怖的剑之剑涡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