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灵澈说着,赫然释放出真罡,隐隐的似乎要凝聚真罡法身,将其真罡修为暴露无疑。

    他这显露气势,也算动静不小,起先面色冷淡的风渡也不由目光一亮,说道:“咦?看来我之前确实有些闭关锁国了,没想到随便遇到个其貌不扬的路人,居然也有真罡修为,倒是不可小看天下英雄啊!”

    “什么叫其貌不扬的路人?美女你是看不起我木大侠么?告诉你,我可是神级玩家啊,今天遇到我算是你幸运,怎么样,我有资格与你切磋么?我本人很愿意接受你的挑战,放心,我与美女切磋向来都十分注意分寸,保证你让满意!”木灵澈笑着说道,又向前迈出一大步,与风渡之间也不过只有一小步的距离了。

    风渡眉毛一挑,白玉长剑立刻抬起,直接点在了木灵澈左肩,冷声道:“嬉皮笑脸的臭男人,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罢了,既然你想与我切磋,看在你有真罡修为的份上,可以,不过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木灵澈闻言大喜,直接跳了起来,眉飞色舞道:“正义剑神,你听到没有?哥哥我现在有事情了,我要和美女去切磋了,你那什么劳什子的叶通天,我不就不见了,哈哈哈哈!”

    “叶通天?”风渡闻言却是脸色立刻冷了下来,“难道是殷未若口中的那个感情骗子?哼!此人败类,我要为民除害!”

    她立刻又看向谢剑歌,杀气森然道:“你认识叶通天?他在哪里?带我去见他!”

    谢剑歌颇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说叶神老大招惹了这个女玩家不成?他想到曾经叶通天可是将整个粉将团都连根拔起了,杀了也不知多少女玩家,辣手摧花的手段可谓骇人听闻,难道天生就与女玩家不对付?

    然而看到风渡的不凡气质,谢剑歌又不忍心不提醒,说道:“姑娘,你与叶神老大有什么误会不成?不过,不管有什么原因,谢某劝你还是不要招惹叶神老大,他杀的女玩家数不可数,就算你气质脱俗,有倾国倾城的相貌,他也不会手软半分。”

    “她还杀过人?”风渡脸上的杀气更浓了几分。

    木灵澈也惊道:“杀过很多女玩家?这叶通天到底是干嘛的?听你的意思,他很会辣手摧花?这不是败类么!欺负女玩家算什么本事,待会儿见到他我先教训教训!”

    谢剑歌踹了木灵澈一脚,认真道:“你真的不够资格!”

    风渡冷哼一声,却道:“我倒要领教领教这叶通天!想那殷未若也是被他迷的神魂颠倒,简直奉他为神,实在可惜了她一身手段,待我将他斩了,还看他怎么再欺骗女人!”

    她又看向付休和白夜,道:“殷未若的失踪多半也与叶通天有关,说不定她就在叶通天身边。”

    “什么?”

    付休和白夜两人一皱眉,他们隐约可以猜到叶通天就是那个斩杀铁矛飞天蜈、无视锦绣青城禁空规矩之人,不过殷未若跟他有什么关联?

    两人脑筋一转,立刻有些头大,他们想起来了,殷未若可是“调戏”过叶通天的,甚至可以说是言语色诱,而叶通天也曾经封了她的功法以作惩罚,该不会这回真的是叶通天把她绑起来了吧?

    于是,他们也立刻以疑惑的目光看向谢剑歌。

    付休居然还有些戾气道:“谢剑神,殷未若有些白目,有时说话不经大脑,是不能当真的,如果真是叶通天绑了她的话,还请谢剑神一定帮忙相救!”

    “这!”谢剑歌这会儿感觉有些混乱,心说这石桥上五个玩家,却有四个几乎都要对叶通天有敌意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罢了,谢某不管了,叶神就快过来了,你们自便!我只提醒一句,珍爱生命,莫要找死!”谢剑歌说完一摇头,却又一把抓住木灵澈,“六神王,木大侠,你可不要捣乱,待会儿有事还要靠你呢!”

    “切,本神王一秒种几万金币上下……”木灵澈瞥了谢剑歌一眼,又两眼放光的看向风渡,渐渐的口水都要流出。

    “斩了叶通天之后,我便斩你!”风渡冷眼扫了扫木灵澈,露出明显的厌恶表情。

    谢剑歌摇了摇头,他也不想管太多,拖着木灵澈就走向石桥的另一边,在那里有一块残破的石碑,石碑中央有一个古怪的狮脸,张着大嘴,口中黝黑。

    这个石碑倒是有些名头,被当地的NPC唤作“咬手碑”,传闻每逢三百年,这石碑就会通灵一次,在它通灵之时,中央的狮牙会变成红色,这时候只要将手掌伸入狮口之中,那狮口就会闭合,将人的手掌咬破,传闻若是有缘人,在手掌被咬破之后,便会有艄公撑船出现,继而将其渡去青城,成为绝代人物。

    传说不知真假,但据说曾经的青城掌门丹阳子以及如今的锦绣青城城主、妖修首座滕化玄皆是因此而进入了青城派。

    现在,这石碑之上的狮牙正红,正符合传说中的通灵状态。

    谢剑歌就拉着木灵澈来到了这咬手碑近前,风渡、付休、白夜三人也跟随,谢剑歌也不在意,侃侃而谈,讲“咬手碑”的传说说了一遍。

    毫无疑问,这类传说对于玩家来说,很有可能意味着隐藏任务,倒是也惹起了木灵澈等人的兴趣。

    “所谓有缘人,根据我调查到的线索,是指有天骄资质以上者,修妖者颇重资质,修炼需要海量的修为值,若是资质不足,修妖很难啊。”谢剑歌讲完传说后感叹道。

    “所以,你拉本神王来,就是看中了我的天骄资质,要我来玩这妖兽碑?本神王何等人物,我一秒钟几万金币上下,你让我验证这个传说,或者想让我加入青城派?无聊不?”木灵澈若有感悟道。

    “非也,我只不过想借你引出那撑船的艄公而已!”谢剑歌道。

    “引出撑船的艄公?无聊不,无聊不,无聊不!”木灵澈一听立刻叫嚣起来。

    而就在这时,一个黑袍人影仿佛直接从虚空中踏出,在谢剑歌、木灵澈、风渡等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之下,如一抹幽影,悄然站在了众人身边。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