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通天带着谢剑歌直接离开了青城派驻地,甚至离开了锦绣青城,竟到了秀湖畔,站在了一座石桥之上。

    悠悠绿水似镜,绕岸垂柳翠绿,接连石桥如玉,秀湖风光无限,此刻清幽安静,与青城派驻地内的大战场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谢剑歌有些不解,他不明白为何叶通天竟将他带来了这里,若要饮酒的话,锦绣青城中可是有太多太多的酒楼的,难道这秀湖之中还有酒家么?

    叶通天似乎看出了谢剑歌的疑惑,却只是一笑,扬手丢给他一个酒葫芦,自己也拿着一个,自顾自的拔下葫芦塞子,嗅了一下,轻轻抿了一小口,接着就又收起。

    谢剑歌心说怪异,他却豪爽的多,打开酒葫芦立刻就仰头灌了起来。

    可是酒水一入口,他立刻就呆了,竟有系统提示响起,告诉他获得了一千修为值,并且有真气回复。

    “咦,这是什么酒?”谢剑歌眼睛发亮,这时他又注意到酒的味道,只觉得喝下去的竟是他从来也没有尝到过的极品美酒,醇香甘甜,简直可以让人回味无穷。

    叶通天淡淡道:“猴儿酒,小龙龟手下灵猴所酿,孝敬给我的,还不错吧。”

    “何止是不错,简直就是宝贝啊!”谢剑歌道,心中说:“叶神果然是叶神,就连酒水也都是极品,这样的美酒,普通玩家根本就不可能得到。”

    “那就多喝点,我这里还有不少,管教你喝足。”叶通天一笑,扬手又扔给了谢秋歌两个酒葫芦,他自己却取出一块玉石,雕刻起来。

    “哈哈,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老大你确定就是这般的请我喝酒么?不来点歌舞、下酒菜?而且就这样站在这石桥上?”谢剑歌还是问了出来。

    “若是美酒,何须计较太多。”叶通天说道,他颇为认真的进行着自己的雕刻,他用的是玄刻技法,指尖真气成刀,发出灿灿光辉。这门技法,他已经颇为熟悉,雕刻之事信手拈来。

    谢剑歌在旁边撇了撇嘴,只叹高手的境界果然不同,他于是独自饮了几口猴儿酒,却暗暗思索着一些事情。

    就这样过了片刻,谢剑歌感觉有些无聊,道:“叶神老大,你怎么不喝啊?对了,仔细一想,我从未见过你喝酒,好男儿在世图个痛快豪爽,怎么能不饮酒。”

    叶通天点了点头,道:“我原本确实不饮酒,不过在梦中学会了,饮过不少。”

    神梦之中十年,叶通天以释云生的身份,确实与邓黄龙、荒天九歌等饮过很多次酒,他还记得邓黄龙酿酒一绝,有不少稀世酒品。

    谢剑歌呵呵笑了两声。

    这时,叶通天的雕刻也完成了,他拍拍手掌,丢给谢剑歌一个拇指大的小人像,道:“带你来这秀湖的目的,其实是想请你帮我找个人,雕像我已经丢给你了,他应是个NPC,或许会在秀湖附近出没,也或者有传说留下,也有可能不存在,此人颇有些神秘,料想也非凡人,你帮我留意一下。”

    “老大这是给我发布任务?那么完成之后可有奖励?”谢剑歌颇有兴趣的看着手中只有拇指大小,但惟妙惟肖的雕刻小人。

    那是一个穿着蓑衣的老者,模样普通平常,看不出有什么稀奇之处,谢剑歌稍微向其灌注一丝真气,那雕刻小人仿佛活过来了一般,竟做出撑船动作,还开口唱出了怪异的曲调:“啊啊啊啊,秀湖美景,三月天呐,春雨如酒,柳如烟呐,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

    “咦,这小人偶有意思啊。”谢剑歌道,捧着小雕像左看右看,“他是个划船的还是卖唱的?”

    “这可能是一位大能,正邪未知,你若发现了他,或者是得知与他有关的传闻传说,尽可以给我发好友信息,短时间内我会在万妖塔或雷峰塔。”叶通天认真道。

    一直以来,叶通天对当初妖幻受治之事都耿耿于怀。

    那妖幻本是幻天妖心、幻天蛇瞳吸收妖幻本源自动触发,白素贞神魂底蕴浅薄,贸然闯入之下立刻被控制,更成为了妖幻的载体,助生种种幻境。

    而当其认清幻境,以“镜花水月”神魂之招破幻而出之后,却遭遇更为凌厉的妖幻杀招。

    也就是在那时,叶通天断定暗中必然有高手控制了妖幻,而且其人必定实力超绝。

    叶通天起初怀疑是沙陀暗中出手,因为唯有她不仅与幻天蜃妖有过接触,更建立了雷音塔,能使最后的亮银雷海、欢喜极禅妖幻化真才说的通。

    但是在以绝对优势轻松制服了自己之后,那幕后控制妖幻之人并没有做出什么危害自己与白素贞的行为,这颇有些莫名其妙,似乎整场妖幻不过就是一场考验,外加成全他与白素贞。

    后来叶通天闯通天塔,得知了沙陀的妖修身份,而且断定她完成了第二次炼心转性,化作了女身,就蕴藏在暗中。

    那沙陀不应是能隐忍之辈,这从她当年强势攻杀青城派,又立下雷峰塔可以看出,怕是其个性张扬跋扈,显然布置妖幻这等无聊的事情极不符合她的性格,而且她也没有如此做的动机。

    其实沙陀既然隐身暗处,却又在雷峰塔中留下痕迹,也有蹊跷之处。

    在叶通天想来,沙陀此人非邪非正,三千年前攻上青城派,强闯万妖塔,显然不是为了解救被万妖老祖镇压的通神古佛,她必然有着其他目的,观其所行之事分明是处处针对与挑衅万妖老祖,又是妖修身份,叶通天认为唯有她的目的是万妖老祖才说的通。

    那么她如今功成回归,却低调的隐藏在暗处,也未曾伤青城一草一木,这又是为何?

    叶通天不禁怀疑要么是这沙陀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要么就是暗中另有高手镇着,令她不敢太过猖狂。

    又或者这两种可能可以合二为一,那就是万妖老祖也在青城!

    万妖老祖第一妖身已死,肉身在万妖塔第九层,功力化作银湖妖元,已被玄甲妖吸收,就连意志也被天地所收,如今反而皈依了叶通天。

    可以说,万妖老祖的第一妖身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但是妖法诡异,万妖老祖妖身之法也不知有何玄妙,说不定他还存活于世也说不定。

    若是按这个思路思考,那么那暗中操控妖幻之人有极大的可能就是万妖老祖,如此,可以解释一切。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