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大战继续,喊杀声依旧震天,在战场的一个小角落里,一个一身黑袍如罩阴影中的身影静静的站立着,他目光高抬,如遥望战场。

    在那身影前方的,是青城妖修执事许仙!

    这许仙此刻略有紧张的模样,他之前一直勇武,但现在也不杀敌,就安静的站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

    “你大可不必这样拘束。”

    身后传来声音,许仙闻听身子一颤,立刻道:“是,大人!”

    他虽然说是,但明显更为紧张起来。

    黑袍身影摇了摇头,突然一指点出,就见一道青光自其指尖冒出,立刻飞向许仙的额头。

    许仙不敢半分躲避,任由青光入体,他却有一种轻松的感觉,只觉得精力瞬间旺盛,体内力量勃勃而生,而其额头上的三颗黑色雨滴印记竟缓缓消散了。

    “罢了,为你解除封禁,令你生机回归,叶某不需你侍奉三年了。”黑袍身影淡淡说道,他的面容悄然显露,赫然正是叶通天。

    没有人发现,没有人看到,在天空中出现虚空大洞之后,叶通天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许仙身后,初时他神色萎靡,嘴角有血,明显重创的模样,但很快就好转,在许仙发现他之后,他就好似完全复原,而且有诡异的黑袍加身,让他显得神秘。

    “大……大人……”许仙声音颤抖,他极力想弄明白叶通天这番举动的含义,心中患得患失,真正是不知所措。

    在他心中,叶通天简直已成了神话,拥有盖世手段,别说白素贞,就是丹阳子也肯定远远不及。

    许仙从未见过这等强大的人物。

    而现在,叶通天更显高深莫测,许仙明知他就在身前,却根本感觉不到他的气息,甚至他感觉看到的黑袍身影根本不存在,就好似幻觉一般,这实在是一种匪夷所思的感受,让许仙对叶通天深深敬畏。

    “不要告诉任何人见到我。”

    叶通天的声音缓缓传出,说话之时,人已如梦幻泡影,在许仙身前消失了,却是瞬间闪现在数百丈之外,出现在了一个黑衣铁剑的玩家之前。

    那玩家不是别人,正是谢剑歌。

    这谢剑歌好似根本就没发现叶通天的到来,此刻正肆意运使《神法乾坤剑纲》,虚空凝剑行,击杀着鬼王宗之人。

    “哈哈,好多的战功啊!可惜叶神老大的妖兵BUFF没了,只能杀些喽喽兵。”他神色兴奋,手段凌厉,可谓意气风发,而他口中的喽喽兵,其实一点也不弱,大都有先天修为。

    “谢剑歌。”叶通天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来到了谢剑歌身后,此刻开口一唤。

    谢剑歌耳朵一动,他听到了叶通天的声音,怀着疑惑寻声望去,却什么也没看到,不过再一细看,一个黑袍身影不就站在身前吗?

    “咦,你是谁?”谢剑歌立刻露出戒备模样,他看不清叶通的面容,却从叶通天身上感到了诡异。

    “是我。”叶通天淡淡说道,他拉开黑袍的兜帽,露出了若有沧桑队的面容。

    “叶神老大!”谢剑歌立刻转惊为喜,他脸上露出笑容,“我就说嘛,老大你手段通天,怎么可能出事?怎么样,杀了个大BOSS,战功得到不少吧。”

    叶通天也露出了微笑,与神骨道人一战艰难重重,他能获胜其实也有侥幸成分,若说收获……

    叶通天早已不在乎,其实他参与这场青城大战,也有战功奖励,而且颇为夸张,仅仅是斩杀神骨所得的战功,就有一亿三千万,这数值若是说出来,恐怕能震惊无数玩家,因为普通玩家参与整场大战,能弄到三五万战功就顶天了,即便是超级高手,能弄到数十万战功就算惊天动地了,超过一亿的战功,这是其他人根本无法想象的。

    除了战功之外,叶通天当然还有更大的收获,神骨道人万载身家底蕴几乎尽归于他,就连其功法,叶通天也可以无上万龙图逆推。

    其中价值不可估量,只是叶通天也神魂负伤,如今虚弱,暂时没有时间与精力去盘点。

    另外,令叶通天感到意外和担忧的是,神骨道人陨落后,那连太极雷池也无法炼化摧毁的《不死真经》却突然皈依于他,化成了如今他身上的黑袍。

    虽然这黑袍暂时没有给他什么异样感受,反而有神奇作用,助他迅速稳固神魂、急速疗伤,而且彻底掩盖了他的气息,使他如若可以穿梭游走空间,但是此物邪异,来历尚且不明,附身之后又脱不下,却让叶通天心中有些不适。

    看了谢剑歌一眼,叶通天此刻自然也不会说出自己的战功数值打击谢剑歌,却道:“走吧,我请你喝酒去。”

    谢剑歌有些受宠若惊,说道:“叶神老大真要请我喝酒?哈哈哈,这是何等荣光啊,走走走,这战功我也不不刷了,喝酒去!正好我也有事情要向您汇报,另外……有件小事还要求您帮一下呢。”

    叶通天点了点头,就要带着谢剑歌离去,却突然目光一抬,赫然看到飞仙殿的方向有青光一闪,别人或许看不清,但他看的真切,那青光乃是一位青衫女子急速飞行。

    那青衫女子也算惊艳,她的面容与叶通天以无上万龙图推算的沙陀的面容一般无二,却展开急速身法,瞬间将飞仙殿前的殷未若掳了去,继而化光远去,消失在了此方空间。

    这一番变化极之迅速,就连殷未若身边的风渡都没有发现殷未若竟被瞬间掳走,但叶通天却看在了眼里。

    “终于现身了么,沙陀?”叶通天心中一动,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只是你掳走殷未若是何意?”

    叶通天心中升起了一丝疑惑。他借助与神骨道人最终的极招碰撞之际化明为暗,本也就是期待沙陀或其他隐藏强者的出现,这是他本来就定好的计划,与神骨道人交手前其实就有此想法,没想到沙陀这就出现了。

    “倒要看看你要弄什么玄虚。”叶通天心中又生起一股战意,但他知道自己如今虚弱,倒要迅速将伤势复原才好展开手段。

    “走!”叶通天说了一声,伸手一抓,带着谢剑歌便远离了战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