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

    当一切消散,天空恢复清明,白素贞脸上浮现焦急神色,她的目光来回在天空扫过,却看不到叶通天的身影。

    “不,他一定会没事的!他一定会没事的!”白素贞咬了咬牙齿,如受重击,忍不住倒退了几步,继而居然吐出一口鲜血,就此昏迷了过去。

    “掌门……”白素贞身旁的NPC执事顿时大惊,赶紧将其护卫,此时飞仙殿已是安全,她们便将白素贞搀进了殿内。

    殷未若与风渡却还站在原地,她们有些呆愣,似乎还没有从方才那极招对撞的恐怖威势中清醒过来。

    “太恐怖了……”殷未若咽了咽口水,“如果被方才的那两股力量波及一点,恐怕我就要死翘翘,真是太恐怖了,叶通天简直就是核弹啊,嗯?怎么不见他的人影,难道……不会吧,他将自己玩死了?那本小姐可就亏了啊!”

    风渡默不作声,她握紧了一些自己的白玉连鞘长剑,眼中渐渐有光彩出现,似乎是寻找到了目标,受到了鼓舞。

    远处,滕化玄脸上有懊恼神色,他的身上沾满了敌人的鲜血,眼睛早已杀的血红,但是此刻更红了。

    “那黑妖令者,他的气息消失了,难道是与敌方的那位绝世高手同归于尽了么?”

    “若无他护持之力,青城今日必定覆灭,可惜其盖世手段,竟就如此英年早逝了不成……”

    滕化玄想起了自己曾向叶通天出手的场面,不禁心中唏嘘,又大感惭愧,然而现在一切成空,他只能冲着天空恭敬一拜。

    段天德及其他众多天剑宫高手此时也悲愤。

    有人呼道:“太上长老……陨落了么?我等还未觐见,怎能如此?太上长老啊……”

    他们见识到了叶通天的手段,青城派若能有如此强者坐镇,何愁不辉煌?

    但是,他们刚刚看到希望,却就要失去希望吗?

    “该死的,杀!”

    “杀!”

    “为太上长老报仇,杀尽这些入侵之敌!”

    “一个不留,杀!”

    青城派众人将愤怒统统发泄到了鬼王宗之人的身上,顿时杀招出手。

    铁矛飞天蜈也占据天空,封禁四方。

    大战再次爆发,只是如今形势彻彻底底的是一面倒,无论是数量还是战力,青城派一方都占尽优势,他们开始如清剿一般四处掠杀。

    鬼王宗之人迅速出现大量的伤亡,渐渐的,如遭受屠杀。

    没有人留意到,当赤雷与黑气至极碰撞就要失控爆发之时,在飞仙殿的上方曾出现了一个青衫女子,这女子如今又隐没回去,却藏身在一处隐蔽空间。

    她自然就是沙陀,而她藏身的空间之中不仅有她,还有一个蓑衣老者。

    “神骨道人果然名不虚传,未入大罗胜似大罗,作为一个存活了万年的散功老怪,依旧决然无比,随时敢拼命,比你我可是有魄力多了。”沙陀说道,“可惜了你那妖修传人,有至尊的根基,还未成长起来,这般对上神骨道人即便不死也被卷入了空间乱流,怕是难以回归了,你可能看出什么?”

    在沙陀的对面,是那蓑衣艄公,他身份神秘,此刻面色平静,缓缓道:“我也未料到神骨道人和他都是这般的决然,胜败结局我也看不出,但最后的空间虚洞不是两人极招相撞所至,而是有人故意为之,他打破了空间,将毁灭性的力量全都引导到了灰妖界中。”

    “所以,这两人交战的最终结果一定不是同归于尽,或许是有一方胜出。”

    蓑衣艄公淡然说道,看似波澜不惊的模样,其实他目中也有光彩,如此大战也教他倍感震惊。

    “哦?”沙陀似来了兴趣,问道:“那你觉得他们之中谁会胜呢?”

    蓑衣艄公略一沉吟,道:“神骨道人是东域传奇人物,绝对的一方大能,据说其绝招六道生死簿可以直接拘拿人的神魂,杀人于无影无形,即便有神魂底蕴也很难抵挡,而且他修的是《往生功》,结合生死簿,万载来死死生生,说是最诡异的散功强者也不为过,呵呵,散功了一万年的老怪,万古奇人,他不会轻易死掉的,而且《鬼经》一直在他掌控之下……”

    蓑衣艄公说到这里一顿,他眯了眯眼睛,郑重道:“《鬼经》是何物,你我皆有听闻,那是亘古流传下来的天下至邪之物,神骨道人执掌此物,我不信他没有参悟出什么手段。”

    “这么说,你认为是神骨道人胜了,而且还把《鬼经》也一并带走了。”沙陀

    道。

    蓑衣艄公摇了摇头,“我不能确定,那小子也不简单啊,身上同时拥有至尊与造化道主两人的印记,若我没有看错,他之前施展了仙武宗时光回眸之术,应是出身仙武宗,说不定与那赵广陵有关联……而且他进步神速,云空岛中我尚可以妖幻制他,不过以他方才展现出的战力,恐怕妖幻对他已无用,这人如龙,有神秘气息,不好揣测,胜了神骨也说不定。”

    沙陀听得很认真,但听完之后直撇嘴,她瞥了蓑衣艄公一眼,如有鄙视,道:“切,你说了半天,还不是等于没说?亏你已经合道,即将大罗,也不是和我一样,照样看不出那两人胜负?不如你我打个赌如何,以三百年妖元为注,我赌神骨道人胜!”

    蓑衣艄公摇头一笑,道:“沙陀啊沙陀,你三千年前就已经把自己输给我了,如今还有资格与我对赌?”

    “呸,三千年前那是你出千才赢了我,况且就算是我把自己输给了你,你不是没要不是?难道你现在又决定要了?”沙陀道,双手叉腰,颇有凶蛮气质。

    “我要你这二转人妖做甚!不过,这次对赌倒也不错,我赌了!封神台再见吧,那时或许这对赌也能见分晓。”蓑衣艄公道,他说着一步踏出,竟瞬间远去消失。

    “嗯,你居然敢赌?”沙陀一愣,她感觉到了有一丝不妙,因为她好赌,但从未赌赢过他。

    “我有一种上当的感觉!”沙陀皱了皱眉,却又笑了,“你既然如此看中那小子,甚至亲自出手布置妖幻,将后辈的千年情劫都寄托在了他身上,如今还敢赌他能胜神骨道人,肯定是有所发现,那么我也将我徒弟的幸福托付于他好了!嗯,收他做个徒女婿也不错,这值得一赌,只是我还没有徒弟……就选她好了!”

    沙陀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突然大笑起来,目光却锁定了飞仙殿前的殷未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