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渡感觉实在是有些太邪异了,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啊?

    她此刻护卫着白素贞前行,旁边殷未若嘟着小嘴跟随,竟明显的与白素贞不对付,惹得气氛好不尴尬。

    “难道还真有一位绝世高手,粘花惹草,脚踏两船,同时勾搭了白素贞这位NPC大佬与殷未若这个玩家小妹不成?谁有这种手段……”风渡觉得自己也在胡思乱想了,不过很快暗自摇头,心中有了坚定,恢复了一贯的冰冷神态。

    她们前行的方向自然是太极雷池之处,大许是白素贞之前一式水漫金山太过惊艳,竟甚少有鬼王宗之人敢阻拦他们,反而纷纷回避退让,如果不算殷未若偶尔故意出手轰杀鬼王宗之人,惹来了少许麻烦,她们这一行真可谓风平浪静。

    很快她们来到了青湖之上,临近了悬浮的飞仙殿。

    恢宏的剑阵牢牢将整座飞仙殿防护了起来,那剑阵实在是太过惊艳,万剑飞旋,其内隐有青莲浮现,似有无穷玄妙与威势,直教人目睹心颤。

    “这是何等剑阵!”风渡感叹着,她是剑修,对剑敏锐,清晰的感受了乾坤青莲龙剑阵的威势。她能感觉到那些飞旋的剑影根本就不是虚影,而是真实的、奇特的剑,带着一种超然的剑意,似乎可以穿梭虚空、破灭意境,越是观看她就越是心惊。

    “真不知道是何人能布置下这等剑阵。”风渡心中说道。

    而一旁的殷未若似乎是听到了风渡的心声一般,大咧咧的冲着她说道:“厉害吧,这剑阵肯定是他布置下的,直教这些鬼王宗之人寸步难进,只能一个个的干瞪眼。”

    “又是那个叶通天……”风渡说道,她早已熟悉了这个名字,只叹殷未若单纯,这等剑阵,莫说玩家,就算是白素贞之流的NPC大佬,又岂能施展?

    这必然是某个绝世神人NPC的手段好不好!

    白素贞此刻也言道:“师兄手段果然精绝。”

    风渡听了直摇头,不消说,白素贞口中的师兄自然还是指叶通天,亏她还是一派至尊,通了神的大能,怎也会被一个玩家哄骗?

    “女人好骗啊,一旦陷入爱恋就没有了常识,那叶通天恐怕是哄骗手段通天,绝对是感情骗子,而且专找美女下手,这种败类,人人得而诛之,我若有机会,必定替天行道。”风渡心中想着,已将叶通天想象成一个风流下作的败类。

    至于飞仙殿上方红日般的太极雷池,那就更加令人敬畏了,此刻它雷浆电液翻滚,其内不断传出轰隆巨响,如一颗不知何时就要爆炸的阳星,实在是骇人至极。

    一行人就这样如瞻仰一般望了许久,突然的,那巨大的雷球一震,竟有十二块菱形冰块自其中崩飞了出来,隐隐的,那些冰块之中似乎还封着什么,出现后直直的坠落向青湖。

    风渡目中光芒一闪,她立刻飞身而起,手中白玉剑连挥,竟有白色剑芒接成绳索,将一块菱形冰块拘禁拉回。

    她是心中好奇为之,此刻目光向冰块内一扫,不禁心神一颤。

    她看到了一头狰狞的怪物,那怪物有着类人的躯体,皮肤枯黑粗糙如树皮一般,尖嘴猴腮,阔口及耳,长着锯齿一般的锋锐牙齿,双目血红,没有瞳孔,指甲如弯刀一般,背后还长着一对肉翅,做着凶恶模样,却被牢牢冰封,没有半点生机波动。

    “这是什么怪物?又为何被封在冰内?这冰……好似也非是凡俗之冰……”风渡心中道,剑鞘在冰块上一点,铿锵一声,那冰块便飞旋着下降,落在了白素贞等人的近前。

    “弄来个什么东西?”殷未若脸上露出惊喜神色,立刻跑到那冰块近前,却紧接着尖叫一声,丧气道:“怎么弄了个这么丑的野怪过来,好晦气!”

    风渡飞身回来,脚尖点在冰块上站立,却道:“这怪有蹊跷,看不到等级,但既然是从那雷球中飞出的,我觉得肯定不简单,打算研究一下。”

    白素贞此刻也留意到了那冰块,却略一沉吟,而后惊道:“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夜叉?”

    “夜叉?”风渡和殷未若同时出声问道。

    白素贞似是又仔细看了看封在冰块中的恶怪,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认真道:“与传说中描述的一般无二,真的是一头夜叉!这可是神怪故事中才会出现的事物啊,极度凶残可怕,至少也有通神战力,师兄到底是和什么人在战斗啊,居然连夜叉都打了出来……”

    白素贞似有了一些紧张,目光又投向太极雷池,极力的要站起,她身边两位NPC执事立刻搀扶。

    “无妨。”白素贞说道:“我的体力与真罡已有恢复,只是神魂有些透支,战力虽然没有多少,普通的行动还是没有问题的。”

    “至少有通神战力的野怪!”风渡和殷未若都有些吃惊,这样的冰块刚才可是出现了十二块啊,若是每一个里面都封了一头夜叉,那一共就是十二头!

    十二头至少拥有通神战力的野怪,那是什么概念,该是什么人能把它们冰封?

    轰隆轰隆……

    这时太极雷池中又有更大声响传出,就见一头庞大的怪物挣扎嘶吼,试图要撕破雷球而出,渐渐的露出了一只只骨爪和狰狞的骷髅类人面孔,但最终还是没有成功,被渐渐压制,又沉寂了下去。

    这一幕看的白素贞等人心惊,她们不知道那方才要撕破雷球的骷髅巨怪是什么来路,但那凶煞气息,虽隔着雷球的封禁,仍旧让她们感觉毛骨悚然,那必定是极为恐怖且强大的存在。

    “师兄,你一定没事吧,一定没事吧!”白素贞轻声说道,她摘下了玄甲妖的银色面具,露出了一张苍白但依旧惊艳倾城的面孔。

    “有点恐怖了。”殷未若也缩了缩脖子,弱弱地道:“这样的高手,我好不容易抱上了大腿,可不能挂了啊。”

    风渡剑眉轻扬,目光犀利如剑,有一种神往和兴奋,心中感叹着:“该是何等境界的高手,才能有资格进行这等战斗啊!”

    太极雷池之内,往生领域还在,叶通天嘴角有鲜血长流,他竟已负伤在身,可谓遇到了生平最艰难之战。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