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神老大,真的是你?”一个背着铁剑的玩家惊喜出声,他正是谢剑歌!

    而在谢剑歌旁边,还有表情略有呆滞的殷未若、付休和白夜。

    叶通天的目光迅速定在了谢剑歌身上,轻轻一笑。

    他本是打算寻几个青城派高手,送下一些法王令为他们护身,也算为白素贞保全青城根基,不想却遇到了熟人。

    “叶神老大,可还记得我正义化身!”谢剑歌神采飞扬,比他乡遇故知更加高兴。

    叶通天点了点头,说道:“想不到在这里居然还能遇到故人!看样子,你已修成了《神法乾坤剑纲》?如此正好,青城派大战,你正好可以刷些战功,我送你一道妖兵之力护身吧!”

    说话之间,叶通天身躯一震,一道朦胧的肌肉暴猿身影自他体内走出,瞬间融入了谢剑歌体内。

    “这是……我感觉到了,好强大的正义!哈哈哈!爽快!”谢剑歌大笑起来,在肌肉暴猿虚影附体之后,他只感觉体内充满了力量,似乎可以翻江倒海,忍不住要仰天长啸。

    “抱上大腿了?”殷未若在旁边撇了撇叶通天,脸上还带着些许气恼模样。

    叶通天也瞥了殷未若一眼,说道:“罢了,你我也算相识一场,之前封你一回功法,此次还你一道妖兵之力。你或者可以理解为我为你加持一层妖兵BUFF,不过这场大战,我劝你不要参加了,太危险!”

    “切,谁稀罕你的什么妖兵之力,本小姐才不要……”

    殷未若话还没说完,叶通天体内已有模糊的独眼胖妖虚影踏步而出,它似是也有一些不情愿,但依旧附到了殷未若身上,顿时令殷未若眼睛睁圆,有如被雷电击中,呆在了当场。

    “好了,再送你们一些法王令,好生把握!谢剑歌,等大战结束,我请你喝酒!”叶通天说着人已化作雷光远去,却留下数十块法王令,那些法王中不光有白色的落雨令,还有逆雨令、冰雨令、风雨令、雷雨令!

    此时殷未若呆滞,付休和白夜有些不明状况,谢剑歌却精明无比,大手一挥就将所有法王令全都收起,暗中一查看,立刻喜笑颜开,道:“哈哈哈哈,发财了发财了,叶神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大方啊,这些可都大杀器,看来今日是我的幸运日!”

    “啊!”殷未若此刻陡然发出一声尖叫,她满脸狂喜神色,似乎才刚刚反应过来妖兵BUFF的效果,她也忍不住大笑起来,看向付休和白夜道:“哈哈哈,高手还是很在意我的,这妖兵BUFF太赞了,可惜你们跟高手不熟,体会不到妖兵BUFF的厉害,我感觉现在的自己可以上天……”

    叶通天在送完谢剑歌、殷未若妖兵之力后,又寻了几个城卫头目送下落雨令,而后便迅速飞往空中,直接赶向白素贞之处。

    此刻的白素贞已是以一敌二,那殊衣的师姐居然也加入了战局,与那通神初期的鬼王宗强者联起了手。

    而叶通天这一强势来临,两人如受惊吓,立刻疯狂后退。

    他们可是见识过叶通天的手段,知晓其战力逆天,可抗宗内散功大佬,绝对不能招惹。

    叶通天却也不管他们,只是向着白素贞道:“小白,放开心神,感悟这股意志之力。”

    说着,一指点出,一道青光便从其指尖冒出,瞬间飞入了白素贞的背后。

    “师兄!”白素贞心中惊喜,对叶通天的话语半分也不怀疑,此刻心神放开,瞬间就感受到了一股意志蓦然支配了她的身体。

    “嗯?这是……”白素贞立刻感到了错愕,这时叶通天看着她道:“我也有一场艰难大战,有此意志护体,定可保你安然无恙,这对你来说或许也是一件好事,好生感受那意志的武法手段,那或许是你先祖第一妖身的意志……等我!”

    叶通天说着身化闪电而去,而白素贞的身上一股诡异的气息突然崛起,她的双眼突然变得如凤目一般,细长且眼角上挑,眼眸也如同星空的缩影,其内星星点点。

    “通神肉身,竟有千年白蛇妖共生,熟悉的感觉……嗯,还有七阶玄甲妖护身,不错,不错!”白素贞口中竟然吐出了陌生声音,继而其气势提升,如硬生生被拔高一般。

    这一刻,在无人可以察觉的虚空之中,两道身影正在悄然的观望着飞仙殿前的大战,突然,其中一个身影身形一颤,惊道:“咦,怎么回事儿?我感到了第一妖身的意志,他回来了么?”

    这说话之人穿着蓑衣,带着斗笠,竟是妖幻之中曾经在秀湖划船的艄公!

    “哦?”艄公旁边之人穿着青衫,身子玲珑,是一个女子。

    如果白素贞或者叶通天在此,一定可以认出这女子的面容竟与叶通天以无上万龙图推演出来的沙陀炼心转性还原女身后的面容一般无二。

    事实上,她正是沙陀,或者说沙陀是其第一妖身!

    沙陀此刻脸上也有疑惑神色,说道:“确实是你那该死妖身的气息,怎么会?莫非……”

    她看向已经接近鬼王宗散功强者的叶通天,目中光彩闪烁不断,说道:“难道他从天地神殿之前,将你这意志收服并带出来了么?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真有如此逆天不成?”

    “哈哈,有趣,有趣!”蓑衣艄公也笑了出来,“恐怕还真是如此!你应该可以感觉到,他与我们一样,都是天地不容之人,甚至他还还凌驾了天地意志,已经合道!而且他身上同时拥有造化道主与至尊的印记!这小子不简单啊不简单,有他在,我可以静待封神台开启了。”

    “别得意太早,他能否战胜鬼王宗神骨道人还不好说,那神骨道人可是存活了万年,自地府时期就已存在的超级高手,而且他固执狂傲,手段也极强,一旦战到疯狂,恐怕不会顾忌散功境的禁忌,将战力全部解放也说不定……不过东域鬼王宗居然攻打这青城,难道也图谋那被你封在万妖塔中的封神台?还有《不死真经》居然重现世间,此经可是大名鼎鼎的《鬼经》啊,乃是至邪之物,存世已经超过数十万年,我在峨眉山修道时都曾听到过此书传闻,一个处置不好,释放出了其中的……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沙陀说道。

    “《鬼经》么?”蓑衣艄公略一沉默,而后轻轻一笑。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