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竟有能人可以发现我们?”

    飞仙殿前,叶通天身后,两道幽暗的影子稍微显露,他们观望着封在了殿前的赤红雷网,似有吃惊模样。

    叶通天也不回头,身上猛的又蹿出道道虬龙般的粗大红色闪电,将飞仙殿门彻底封堵的同时,也向那两道影子轰击过去。

    红色闪电其实就是叶通天的赤雷龙气,其品质,乃是超越了通天真气的永恒真气,极端霸道,比普通真罡武者修炼出的真罡还要更加强大。

    那两道影子立刻察觉出了赤雷龙气的不凡,惊讶出声的同时迅速躲闪,身形若鬼魅一般,不但极之迅速,还有一种遁入虚空的感觉,好似他们的身影可见不可及,如同真正的一抹阴影。

    “有意思。”叶通天虽未回头观望,但可以清晰感受到了身后两人的诡异,只觉得他们此刻的状态与暗魔“化影”状态极为类似,怕是可以免疫实体攻击。

    然而赤雷龙气非凡,具有雷霆毁灭之力,不仅可伤形还能灭意,这两人即便化作阴影也不可轻触。

    “有我在此,前路不通,两位不妨显出真身吧。”

    叶通天再次开口,体内突然诡异的传出“嗡”的一声,那是妖皇钟震动。

    他却是施展开《十八妖兵形》,催动了妖兵领域。

    但见钟声如波,以叶通天为中心不断向四周扩散,打回原形的力量蕴在其中,不断湮灭周围异力。

    两道影子此回避无可避,只感觉如溺入了水中,有了沉重的感觉,而化作阴影之身也如被打回原形,慢慢的凝实出了真身。

    “咦?这是什么招数?”

    一个穿着一身黑衣、有着紫色嘴唇、乌黑指甲的****现出身来,她眼睛微微眯着,身上释放出一种阴邪阴毒的气息,正是那位有着通神中期修为的NPC。

    在这NPC旁边,一个与乔龙穿扮类似,同样戴着鬼脸面具的玩家也显出身来,他身体如标枪,足尖点地,斜背一把黑剑,抱着双肩,头颅轻抬,似有高傲。

    叶通天此刻缓缓回头,目光直接略过那****NPC,落在了面具玩家身上,尤其仔细看了一眼其抬起的脚后跟,顿时目中光华一闪。

    “十年不见,别来无恙,殊衣!”叶通天脸上泛出了微笑,这殊衣有一个与众不同之处,那就是永远踮着脚尖,只以前脚掌着地,脚后跟始终悬着。

    “你是谁?居然认得我!”戴着鬼脸面具的玩家身形一颤,背上的黑剑立刻悬在身前,明显的警戒防备起来。

    他感到心惊,他之身份不应该有人知道才对,怎一到南域竟被叫破。

    “忘了吗?也对,在你眼中,当年的我根本不足铭记。罢了,当年恩怨我也看淡,杀你一次就当了断,也无需让你知晓我是谁。”叶通天说着,眼眸逐渐变为银白之色。

    殊衣感到有些莫名奇妙,他确实已认不出叶通天,莫说十年久远,他的记忆本就模糊,哪怕往事重现,他也不可能把眼前的玩家与叶通天对应起来。

    如今的叶通天一头长发,若有沧桑,身上自发的有一种高深莫测,有着宗师气质,无垢仙云袍加身,更有一股仙气,与十年前的形象简直有天地之别。

    在殊衣看来,叶通天必然是一位高手,虽然修为不高,绝不能等闲视之,而且能认出他的身份,又显得神秘而危险,他断然不会将其与十年前的一个小丑联系起来。

    而听闻叶通天之言,殊衣心中又有少许轻蔑,一个还未到显化的小玩家,估计是有了些许的奇遇,是高手不假,但自以为了得,又怎知武道真意?胆敢挑衅自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不管你是谁,自以为有什么高明手段,在这里阻我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我只当你先前没有说话,不与你计较了,趁早离开吧!”殊衣道,同时释放出自己的气势,似乎有一层无影无形的真罡将他防护了起来,而且他的身影急速颤动,有可一种虚影重叠的感觉。

    叶通天摇了摇头,此时形势紧迫,他也不愿与殊衣浪费太多口舌,目光一寒之间,便有无数雪白剑尖自虚空浮现。

    那些剑尖实在太多了,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简直可以汇聚成一片剑之海洋,事实上它们也确实组成了壮观的怒浪形态,如耸立了三丈高的浪头,在叶通天身后起伏澎湃,似乎就要一涌而下。

    “嗯,这剑招……”****NPC突然脸色大变,似想到了什么可怕事情,立刻疯狂后退,更运使真罡,在体外堆积了一层又一层的黑气。

    “师姐何必惊慌?”殊衣却镇定许多,他感觉NPC师姐反应有些过了,此刻面对那雪白如银色的剑之浪潮,他双眼一眯道:“既然如此,也教你见识见识我的手段,我殊衣岂是浪得虚名?”

    殊衣手持黑剑,意气风发,喝道:“阎王法道,万鬼开路!”

    喝声传出之时,他一剑斩出,身后立刻冒出道道黑气,那些黑气皆是真罡,每一道都迅速化作了厉鬼之形。

    那些厉鬼之形有一种真罡法身的气息,竟有数十上百头之多,如同一支鬼兵,带着恶煞之气,恶吼着向着剑之浪潮冲杀而去。

    然而,剑之浪潮的强悍远远超出了殊衣的想象,他那些开道的真罡鬼兵直接被淹没其中,竟激不出半点浪花,瞬间就被绞杀成了虚无。

    “什么?”殊衣眼皮一跳,他意识到了不妥,本是冲杀之势立刻止住,身子突然一分为三,化作三道黑影如闪电一般暴退。

    但是剑之浪潮一涌而下,竟穿梭虚空,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却是演化出三团剑之漩涡,将殊衣化作的三道黑影全部笼罩其中,顿时绞杀!

    “啊!”惨叫之声响起,三道虚影中的两道顷刻间就被绞杀成了虚无,剩下的一道如闪电一般跳跃起来,迅速往四周逃窜,但是不管他跳跃到何处,也都有一团剑之漩涡跟随着穿梭虚空而出,仍旧将他锁定。

    “这是什么功法!竟可以穿梭虚空,跟上我的鬼影迷踪!”殊衣的声音从虚空中传出。

    也就在这时,突然有十八条青色锁链从虚空飞出,如十八道厉芒,竟将殊衣化作的虚影捆绑,将他锁在了半空。

    “啊!不好,师姐快救我!”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