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第九层玉台,诡异的,黑妖令自动从叶通天的储物空间中出现,如受吸引,迅向着远处飞去。八一中文网  W?W㈠W?.81ZW.COM

    在它飞往的方向,耸立着灰妖巨碑,巨碑之前有着一座高大的妖像!

    叶通天心中一动,立刻跟随黑妖令前进。

    至于白素贞、段天德、滕化玄三人,叶通天也不避讳。

    经历了白素贞心中幻境,叶通天认得段天德和滕化玄的身份,知晓他们乃是青城派两大座,是实权长老。

    这等人物,高高在上,可算一方大佬,普通玩家难以触及,但已不能引起叶通天的重视了。

    很快,叶通天就来到了那妖像近前,他抬眼观望,不禁心神一凛。

    妖像通体漆黑,如用不知名的黑色玉石雕刻而成,光洁琉璃,有三十丈之高,盘坐九层莲台之上,有三头六臂,其中一个头颅有着悲天悯人的佛陀面孔,轻闭着双目,作禅思状,一个头颅有着高绝出尘的道尊模样,眉心有红点,道貌岸然,最后一个头颅却是妖,如龙头,高戴皇冠,显得邪气而又威严。

    妖像披道袍,戴法珠,六只手臂之上各抓着一只古怪小妖,背后还有焰光法环。

    叶通天立刻看出,它不是妖像,而是一头异妖,形似石像,似乎也不能移动,但散着一种玄妙而又恐怖的气息!

    这气息之强,远叶通天见过的任何妖,比亘古石妖、幻天蜃妖还要强大得多,叶通天看不出它的具体信息,但瞬间就判断出它至少也是七阶大妖。

    “莫非这就是封神妖?”叶通天心中猜测。

    黑妖令静静的漂浮在这大妖的身前,散着幽光。

    突然的,那异妖三目同睁,三口同开,三声同响道:“弱小的令牌妖,汝既然来临,吾遵守约定,封你为令牌妖神!吾为峨眉封神妖,封!”

    异妖言毕,六手轻动,其掌中抓着的诡异小妖出刺耳厉吼,继而有玄奇景象生,但见异妖身后焰光法环之中渐渐升起一团细眼尖牙犹如邪兽的青色虚像,那虚像张牙舞爪一番,而后猛地脱离焰光法环而出,扑到了黑妖令之上。

    那黑妖令却似极为舒服,出一阵阵欢愉的意念波动,竟将那青色虚像慢慢吸收,渐渐的,青色虚像越来越是淡薄,黑妖令却生了变化,但见它的顶部冒出了两个小犄角,有一只妖眼也在其正中睁开,而且眨动,它有了灵动,有了生气。

    “这黑妖令,果然也是一种妖。”目睹这一番变化,叶通天之前关于黑妖令的推测算是得到了证实。

    而就在这时,叶通天眉毛一挑,身体一偏,右手闪电般一抓,竟是抓住了一道凝实剑气。

    “果然是黑妖令!居然如此嚣张,封妖第九玉台也敢闯,真不把我青城看在眼里么?”

    一道冷厉声音从身后传来,叶通天不用回头观望,就知道那说话之人必是青城派剑修座,滕化玄。

    “滕化玄,你做什么?怎敢对师兄无礼?还不请罪!”白素贞的声音也响起,带着明显的愤怒。

    “哈哈,师兄?我与丹阳子掌门相识数百年,除了你以外,何时见他收过弟子?倒是白掌门你,身为一派至尊,居然如此奉迎这个只有凝气修为的小辈,委实有损我青城威严啊!”滕化玄继续道,他手持一柄玄铁黑剑,颇有些冷傲模样。

    “住口!”白素贞冷喝一声,“念你年岁已高,又是派中元老,此回出言不逊,本座暂且饶你,若再嚣张,莫怪本座将你镇压!”

    “将我镇压?哈哈!”滕化玄大笑,“白掌门好大的威风!可叹当年老夫与丹阳子掌门纵横南域之时,你还不知在哪里?如今一朝通神,竟要将我镇压?”

    “老夫为青城不知流过多少鲜血,一生鞠躬尽瘁,数次战敌濒死,曾经还救过丹阳子掌门,即便是你刚入门时,老夫也照料有加,没想到,就为了这个小小的黑妖令者,你居然判我不敬,还要镇压!好啊,你来镇压啊!”

    滕化元说着,气势轰然爆,衣襟乱摆,须飞扬,一股无限接近通神的气息显露出来。

    白素贞顿时一皱眉,段天德此刻长叹一声,道:“掌门请恕罪,是我一时不察,在你失踪的这几天里,滕座潜入青城飞仙殿,取用了丹阳子掌门留下的剑罡……”

    青城派前任掌门丹阳子剑、妖双修,修为通神,佛宗镇妖之前,决心与法海同归于尽,提前留下了两道神藏,是其毕生修功感悟凝聚,一为妖元,已助白素贞晋升通神,一为剑罡,留待有缘。

    此事,叶通天也知晓。

    此刻听闻滕化玄居然盗用剑纲,白素贞立刻脸色冷了下来。

    滕化玄却笑道:“怎么?难道老夫没有资格取用剑罡不成?还是说你妖修分支别有异心,见不得青城剑修通神?”

    “滕化玄!”白素贞此刻脸上有明显怒色,“你依仗资格辈分,多次挑衅本座威信,如今竟还盗用师尊剑罡,姿态蛮横,当真不把我这掌门放在眼里,若不给你一些教训,哪里还有青城法度?”

    “哈哈,青城法度?三代老祖旷古绝今,他老人家留下黑妖令之言,分明就是告诫后人,如今黑妖令一出,云空岛立刻崩毁,这还不能引起你们的警示?你们竟然荒唐的要迎接黑妖令者,最令老夫失望的是,白素贞你身为掌门,竟也看不清形势,低声下气的对凝气境的黑妖令者称师兄,实在是迂腐可笑。雷峰塔半毁,再斩杀黑妖令者,这才是我派走向辉煌的道路,引狼入室迁就退让必然带来毁灭。老夫在青城长大,甘愿为青城万劫不复,白素贞,老夫告诉你,今日我必杀黑妖令者,我会指给你看通往我派辉煌的道路!”

    “哼,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白素贞道。

    “我不需要什么都知道,我只知道如今机会难得,既然遇到了黑妖令者,我就不会留他活口!”说话之间,滕化玄铁剑扬起,眨眼间一剑划出,竟有真罡凝现数十道持剑人影,雷霆一般向着叶通天斩杀而去。

    滕化玄的这一击也算迅捷凌厉,而且威力不小,不是凡俗之招。

    然而——

    “实在是太聒噪了!”叶通天沉声说道,“师妹,此人我代你略微管教!”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