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通天悠悠醒来,他看向睡在自己身旁的白素贞,其双目轻闭,乌黑的长披散在玉背之上,脸上似有泪痕,但此刻呼吸均匀,睡得香甜。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轻轻抚过其秀,叶通天有别样感受,只觉一切如梦。

    回想了之前**之事,叶通天一阵意驰神往,他渐渐蹙眉,脸上显露复杂神色。

    认真的整理了一番思绪,叶通天缓缓起身,穿上衣装,举目眺望银湖风光,他不禁摇头一笑。

    妖幻破了,此处乃是云空岛中一处偏僻所在,下方白云若软床,周围云雾似轻纱,有一块黑妖石碑耸立远处,石碑之旁有幻天妖心与幻天蛇瞳。

    叶通天的金甲妖也靠在石妖石碑旁边,一副沉寂模样。

    “我被算计了么……”叶通天无奈一笑,他能感受到已脱离妖幻回归现实,可心中有别样滋味。

    是谁操控了妖幻本源?到底有什么目的?他仍旧对此疑惑,但已明悟那操控妖幻之人对他并无杀心,如戏弄,如考验,其目的很有可能与白素贞有关。

    而其实力,出了想象的强大。

    “白素贞,我与你之间……”叶通天转头再看白素贞,玉体卧云床,白裙半遮身,青丝洒玉背,好不惹人怜。

    他看到白素贞睫毛轻颤,察觉出她其实已然苏醒,但在假装沉睡,此女此刻必然心绪敏感,纵使修为通神,也羞涩娇柔。

    叶通天轻轻回到她的身边,手指再次理了理她的秀,唤道:“师妹……”

    白素贞没有回应,依旧睡着,叶通天一笑,将自己的无垢仙云袍脱下,化作一片轻柔的云被,披在了白素贞的玉体之上。

    而后,叶通天静静盘坐在她的身旁,闭目修功起来。

    时间缓缓流淌而过,在叶通天和白素贞之间,一切都显得极为宁静,许久许久,白素贞睫毛颤动,她终于决定睁开眼睛,看一看身边的师兄。

    她就只是静静的看着,不出一言,不开一口,渐渐的让她的眼眸中满是叶通天身影。

    叶通天也睁开双眼,从未有过的、温柔的看向白素贞,他们目光接触,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师兄,你会负我么?”白素贞轻声问道,脸上似有委屈模样。

    叶通天微微一笑,用手揉了揉白素贞的额头,却道:“师妹,身为一派之尊,不可儿女情长啊,你困妖幻多时,该回山门了。”

    “师兄……”白素贞的眼眸中多了些许水汽,仿佛叶通天的话令她彷徨无措,不禁身子一软。

    叶通天连忙伸手扶住她的肩膀,笑道:“别怕,我陪你一起……”

    万妖塔第三层,九重青玉台,两座悬空楼阁,此为“灰妖界封妖台”!

    此时,众多的人影聚集于此,呈现一派盛事景象。

    段天德此刻端坐在一座悬空楼阁之前,显化十丈法身,威严开口道:“我青城一脉,传世四千载,底蕴久远,历经浮华沧桑长青,时至今日,已传九十九代,依我派中规矩,每开山门之后便有此长青大典。”

    他稍微一顿,目光扫向下方九层玉台最下一层的人影,又道:“此次我青城新收弟子一千一百三十一人,因云空岛异变,试炼中断,不过仍有未过青丘谷试炼者六百八十二人,此六百八十二人可入锦绣青城城卫军,余下你等四百四十九人俱在此处,三百二十七剑修赐剑丹拔升修为,一百二十二妖修赐妖元稳固妖形,你们将在这里再进行一场试炼,以此为长青大典。”

    “封妖台一旦开启,会有封妖令凝聚,得此妖令则可上一妖台,但妖令数量有限,每次只会凝聚尔等人数的两成,且不好掌控!尔等需好生把握,此次试炼表现将决定你们在派中的地位与拜师范围。”

    段天德法身旁边,在另外一座悬空楼阁面前,也有一个十丈高的法身盘坐虚空,与段天德的法身平起平坐,那却是青城剑修一脉座滕化玄,他此刻也开口道:“我青城剑修有九大真罡长老,有二十七绝世剑楼,登上第三玉台者将可加入剑楼,登上第四玉台者,可拜剑楼楼主为师,登上第五玉台者,可入长老山,登上第六

    层者可任选九大长老拜师!”

    “至于,无法登上第三玉台者,且先从山门杂役做起。”

    段天德此刻也道:“妖修弟子亦有规矩,我青城亦有九大真罡妖修长老,九座妖殿,十六妖塔,登上第三玉台者可入妖塔,登上第四玉台者,可入妖殿,登上第五玉台者,可入长老山,登上第六玉台者,可随长老修行!”

    “另外,此九层封妖台,有祖师通天手段布置,每升一层,尔等皆可获大量奖励。除此之外,从第二层开始,封妖台中便会有封神妖投影和神煞妖出没,那是尔等机缘与考验,好生把握。”

    段天德说完一摆手,立刻有大批青城派npc从两座悬空楼阁中飞出,落入下方各层玉台,继而又有悠扬钟声响起,宣告又一次大型任务的开始。

    此时在那九层玉台最下方第一玉台上的,自然是那些参加了入门试炼的玩家。

    他们分最剑、妖两方阵营,剑修阵营明显规模较大,妖修阵营玩家数量较之明显少了许多,但两方阵营之间明显有对峙迹象,众多玩家磨拳擦掌,战意勃勃。

    在这封妖台的试炼之中,两方阵营可不是盟友,因封妖令有限,他们是竞争关系。

    此刻妖修阵营中有两个男玩家目光不断扫向四周,仿佛在寻找着什么,正是付休和白夜。

    付休头顶趴着一个古怪的四眼蟾蜍小妖,白夜则坐在一头剑角白羊妖的后背之上,两人皆有担忧神色。

    “这殷大小姐到野到哪里去了,怎么不知道回个信息?”付休道,皱眉扫视四方,竟还不忘举起酒葫芦灌上一口酒。

    “殷大小姐神经大条,糊里糊涂的,但她的运气向来不错,青丘谷黑妖石碑之上有青刃狼妖留名,多半就是她,只是,这大小姐的性子啊,但愿她没有遇到什么流痞吧。”白夜叹气道。

    在这二人不远处,还有一队玩家也脸带嚣张笑意目视八方,他们也在找寻找殷未若。

    “泰爷,看,那小美人在那里!”突然一个玩家高呼出声。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