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湖河畔,烟雨朦朦,白素贞站在一座石桥之上,错愕的望着周围的一切。?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这一切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她已经有些分不清了。

    周围的景色秀丽,秀湖如画,白素贞抬眼,隐约能看到远处的锦绣青城。

    “我要做什么?”白素贞感觉到了茫然,突然的,她似乎看到前方石桥对面有一道身影,无比的熟悉,无比的亲切。

    “师尊?”白素贞疑惑道,她隐约想起,自己有一个师尊,名叫丹阳子,是一位大人物。

    “是你么,师尊?”白素贞连忙向那身影追去,但周围烟雨朦朦,那身影很快就消失,白素贞追过去,却一无所获。

    “不要丢下我,师尊?你在那里?”她突然感到了孤独。

    没有人回应她,只有如画一般的景色,也如画一般的不真实。

    白素贞环视四周,她只感觉自己也好似成了画中人,如被孤立,如被封困。

    漫无目的走了许久,白素贞越来越觉得孤寂,她又来到一座石桥之前,突然有细雨落下,打湿了她的衣裙,令她感觉到了些许凉意。

    “这到底是哪里?”白素贞轻声问道。

    “这里是你心中幻境。”

    有一道声音传来,白素贞一怔,她寻声望去,却见石桥对面,一个男子缓缓走来,那男子金甲长,脸色淡漠,虽是年轻样貌,却有沧桑眼神。

    “心中幻境……”白素贞重复了一句,她望着对面的金甲男子,努力的去回忆,突然的,她脑中灵光一闪,她想起来了。

    “是你……你救了我?”白素贞说道。

    金甲男子自然就是叶通天,他此刻走到白素贞近前,右手稍擎,一柄纸伞便出现在他手中,却为白素贞撑了起来。

    “你的神魂稍弱,抵挡不住妖幻之力,成为了这幻境的载体……”叶通天说道,“原来是这样,那么要脱离这幻境,关键之处就在你身上。”

    白素贞听不懂叶通天在说什么,但从叶通天身上感到了一种安全、可靠,尤其现在他为自己撑着纸伞,抵挡了清凉的细雨,又让她感到一种温暖。

    “小女青城山下白素贞。”她鼓起勇气,犹如重回年少时,略带羞涩地问道:“敢问你叫什么名字?”

    叶通天低头仔细看了看白素贞,此女确实绝代风华,难得竟已通神,他微微一笑,也不避讳道:“在下叶通天。”

    “叶通天……”白素贞小声的重复着这三个字,“你是那时救我的人,是不是?”

    “哪时?”叶通天似是打趣道。

    白素贞初入通神,神魂底蕴单薄,面对妖幻根本没有多少抵挡之力,不过叶通天神魂底蕴强大,在被妖幻短暂迷惑之后就苏醒过来,却在幻境中看到一条小白蛇被幻天蜃妖擒拿,就要遭遇吞食。

    那幻天蜃妖想必是幻天蛇瞳与幻天妖心自制造出的虚幻之物,叶通天第一时间将之灭杀,算是救了那小蛇一命,却从此被拉入了小蛇的心中幻境。

    叶通天很清楚,那小蛇就是眼前的白素贞,此女是应是拥有白蛇寄生妖的妖修。

    白素贞此刻一下子被叶通天问懵了,她突然觉得记忆太过迷糊,理不清先后,脑海里隐隐的又出现一幅画像,似乎画像中人就是眼前的金甲男子,只是没穿金甲而已。

    “我想,我们一定认识,或许是……前世?”白素贞咬了咬嘴唇。

    叶通天摇了摇头,没有回答,他心中开始思索如何脱离白素贞的心中幻境。

    他已明白如今这秀湖石桥的幻境可称双重幻境,既有妖幻之力维持,又有白素贞的神魂之力参杂,变得有些棘手。

    不过,如果能令白素贞苏醒,再借助其神魂之力,打破妖幻应该会轻松许多。

    所以,叶通天此刻所想的便是如何令白素贞苏醒。

    “直接向她道明妖幻无用,我方才已经试过,她根本听不懂。或许,我该引导她,当她能施展自身的神魂之力,脱离妖幻便有了希望。”叶通天心中想着,又看了白素贞一眼,道:“你现在要去那里?又或者想去哪里?”

    白素贞脸上出现茫然神色,蹙眉道:“是啊,我要去哪里?”

    说话之间,悠悠的,远处秀湖之中悄然出现了一条木船。

    那木船不大,船棚堪堪可容两人对坐的样子,船尾立着一个看不清面孔的艄公,披着蓑衣,竟将其木船缓缓撑到了石桥旁边,停在了叶通天和白素贞近前。

    白素贞脸上突然露出笑容,连忙向那艄公问道:“船家老丈,可能送我去对岸青城?”

    艄公点了点头。

    白素贞脸上再次露出笑容,她的样貌在这一刻突然生变化,在叶通天眼中她瞬间年轻了许多,竟变成了一个十六七岁模样的少女,依旧穿着一身白裙,绝美的容颜之中多了几分俏皮和年轻的活力。

    “我正要上青城哩!”白素贞向着叶通天眨了眨眼睛,道:“叶大哥,你也去么?”

    “叶大哥?”叶通天此刻不禁错愕,他知晓白素贞心念生了变化,但这一声叶大哥也未免太过突兀,叶通天有些跟不上白素贞思维的感觉。

    不过,叶通天自然不会拒绝。

    片刻后,一条小船划破烟雨朦朦,在如画的秀湖之中前行,小船之内,白素贞与叶通天对坐,白素贞显得活泼健谈,似乎回到了许久之前,还未踏上武道的自己,而叶通天与之相比,却稍显冷淡。

    那蓑衣艄公轻快的撑着船,却兴致颇高,竟开口高歌起来:“嘿呦嘿嘿,嘿呦嘿嘿,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他的面孔看不清,但隐隐的眼眸如繁星,嘴角也微微弯起。

    幻境之中不连贯,叶通天只觉此刻还坐在船中,听着白素贞银铃般的声笑和蓑衣艄公怪异的歌调,下一刻却突然来到了锦绣青城之前。

    “锦绣青城果然好大啊,叶大哥,我受高人指点,要拜入青城派,你也去么?”白素贞笑道,“不过在入派之前,我们先逛逛这锦绣青城还不好?”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