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更后改,见谅,下班太晚!)云空岛中,众多青城派高层集结,他们望向面目全非的云空岛,一个个脸色铁青。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九座云阁没了!

    许多白玉桥也断折,处处有残破,云朵大地也被撕扯的千疮百孔,许多地方如被打穿,形成了银湖!

    原本一派仙家气息,如云中国度,仙气盎然,如今残破不堪,如一片遗弃之地,那些青城派之人目睹怎能不愤怒?

    尤其有九位长老,属于妖修一脉,他们以云阁为行宫,于其中享尽便利,可以轻易感悟妖意,助他们精深妖法,可是如今云阁莫名坍塌,他们简直感觉如被心头割肉,又痛又恨。

    “生了什么,谁能告诉生了什么?”

    “云空岛啊,我派重地,屹立三千年的云空岛啊,就这样毁了!”

    “是谁?这究竟是谁干的?谁有这般手段……”

    “查,必须彻查!”

    有些长老正在言,一脸的痛心疾。

    云空岛是万妖老祖所建,九座云阁也好,白玉桥也罢,都是万妖老祖的手笔,没有任何人可对云空岛进行修复,如今这般损伤,该如何是好。

    “白掌门,你已有通神修为,可能看出端倪?”有一位老者出声,此人身穿血骨长袍,乃青城妖修长老,也是锦绣青城城主,其名段天德,他也是云空岛第二云阁之主。

    被他所问之人,一身白衣,风华绝代,有着倾城倾国的容颜,神色温和,婉约芳华,正是的白素贞,也是丹阳子之后的青城派掌门。

    白素贞此刻立身众长老之前,眉头轻轻蹙着,目光低垂向下,似是深思,片刻后她道:“我只能感觉到造成云空岛异变的力量来自于白云之下,银湖之中。”

    “似乎在那里,有大战爆,而大战的一方,我想众长老都应该知道,那是幻天蜃妖!”

    “若是我所料不差,蜃妖大人恐怕已经凶多吉少,所以,云阁才会坍塌。”

    众长老闻言沉默,一个个都将目光投向白云之下。

    多了好一会儿,段天德道:“幻天蜃妖可是七阶大妖啊,他栖身云下银湖,谁能动它?要知道那银湖之中尽是妖毒,妖之外,血肉生灵寸步难行!”

    “幻天蜃妖虽从未在我等面前展现过手段,但为我宗妖尊之一,必然战力绝,谁能与他为敌?”又一位长老开口,“莫非有大能之内闯入了万妖塔?”

    “不可能!”立刻有一位长老摇头刀气:“即便是通神巅峰,就如三千年前建立了雷峰塔的的万象佛宗沙陀尊者,也是闹了好大声势,凭借绝强修为才能硬生生闯入云空岛,最终也奈何不得幻天蜃妖,悻悻而归,我不相信还会有通神之上的强者潜入万妖塔!”

    “但是眼前的事实怎么解释?”

    “是啊,云阁坍塌,幻天蜃妖必亡!”

    众青城长老、高层疑惑连连,使得现场气氛极为低沉。

    白素贞此刻又开口道:“诸位,有一件事情,白素质不能隐瞒,需要告诉你们。”

    她缓了一缓,沉声道:“不久之前,传说中的黑妖令现世了。”

    “什么!”

    “黑妖令现世了!”

    “可是指代表了辉煌或者毁灭的黑妖令?”

    “有这种事情……”

    现场顿时一乱,黑妖令传说久远,众青城高层都知晓,此刻不禁纷纷色变。

    “吴六七,你来说吧。”白素贞说道。

    “是!”

    吴六七立刻回应,他踏前两步,来到众高层身前,紧张的将他之所见一一道来,从激活青城令到银甲妖,再到黑妖巨碑上浮现黑妖令三字,最后直至银甲妖莫名消失,他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众青城派高层仔细闻听,一个个脸色变幻不定。

    “那么说,这个执掌黑妖令者是一个入门弟子,刚刚参加妖修试炼,竟会是令云空岛变成如此模样的罪魁祸么?”

    “莫非黑妖令真的如此邪异,一出现就给我青城带来如此损失?”

    “或许,之所以云空岛如此,并不是因为执掌黑妖令者有岁抢我,而只是因为黑妖令!”

    “黑妖令……黑妖令……究竟什么是黑妖令……”

    众高层明显陷入了更大的疑惑之中,这是段天德道:“云空岛如此,必然与黑妖令有莫大关联,吴六七你既然见过那执掌黑妖令之人……是谁负责此时弟子入门的,可有他们的画像,快快送来,且让我看看此人是什么模样。”

    此时负责弟子入门的正是许仙,他此刻就站在白素贞身后,闻言立刻向下吩咐,很快就有青城弟子送来入门弟子画像,吴六七一番辩识,竟现其内根本就没有叶通天的画像。

    “怎么会?怎么会没有……”吴六七惊讶道。

    “果然处处蹊跷。”段天德道,“你且将他样貌画出来吧。”

    吴六七点了点头,取了纸笔,脑中回忆了一番叶通天的样子,很快就将其画像完成而且还讲银甲妖的形象也画了出来。

    众长老一一常看,只觉得他是陌生面孔,没有太大反应。

    站在白素贞身后的许仙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却立刻如同雷电轰击了一般,脑中尽是嗡鸣!

    “是他,竟然是他!通神大能,进入了青城墟,如今又回来了么?”众长老一一常看,只觉得他是陌生面孔,没有太大反应。

    站在白素贞身后的许仙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却立刻如同雷电轰击了一般,脑中尽是嗡鸣!

    “是他,竟然是他!通神大能,进入了青城墟,如今又回来了么?”众长老一一常看,只觉得他是陌生面孔,没有太大反应。

    站在白素贞身后的许仙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却立刻如同雷电轰击了一般,脑中尽是嗡鸣!

    “是他,竟然是他!通神大能,进入了青城墟,如今又回来了么?”众长老一一常看,只觉得他是陌生面孔,没有太大反应。

    站在白素贞身后的许仙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却立刻如同雷电轰击了一般,脑中尽是嗡鸣!

    “是他,竟然是他!通神大能,进入了青城墟,如今又回来了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