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神强者,至极交锋,一者灭罪佛国临世,一者万丈白龙破天,直教人心神激荡。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远处的叶通天目不转睛,他亦感受到了法海与丹阳子的强大,如此二人,几乎不逊于梦境之中的通神邓黄龙。

    “通神者,果然都非平常,单论武法,这二人都是人杰啊。”叶通天感叹道,这二人也幸亏是在此处战斗,若是在外面,恐怕庞大的锦绣青城都毁了。

    叶通天目之所及,万丈白龙被烈火缠身,烧的鳞片都通红欲化,但是它凶猛无惧,有破天之势,身体就如利剑,冲撞而过,灭罪神国便被割裂出道道深沟,此龙之凶狂,法海的怒火明王法身也要回避!

    大战恢宏,明显的,法海与丹阳子各有损伤,有同归于尽之势。

    但是这极招碰撞并非顷刻决出胜负,而是持续对决,这是法海与丹阳子底蕴的碰撞,也是意志的比拼,坚持到最后者才是胜利者。

    时间缓缓流逝,灭罪神国渐渐破碎,而万丈白龙也鳞片成灰、鲜血淋漓,再后来灭罪神国坍塌,唯有中央金山耸立,而万丈白龙血肉全被焚尽,成了一头狰狞的骨龙。

    双方的大战可称惨烈,法海与丹阳子却都不退缩畏惧,两人都是勇猛无匹,都若有着自己的坚持,若要不死不休。

    如此形势,也是狭路相逢勇者胜,谁若畏惧退缩,谁便会立刻落入下风。

    能成就通神者,又岂会是弱者?又岂会意志屈服?二人交战,可以说战力全开,没有保留分毫。

    最终,当二人又争斗了整整两日之后,丹阳子所化白龙就只剩下了一支残破骨爪,而灭罪佛国被彻底轰碎,法海的怒火明王法身暗淡无光,满身尽是裂纹。

    这两人已战到了极限,却仍旧对峙。

    “青城一脉,合该当诛!”法海的声音依旧恢宏肃穆,“就算老僧身陨,也是将你彻底镇压,教你神魂俱灭,雷峰塔必然继续开启,镇妖不殆!青城出了万妖老祖,又出了你丹阳子,但都已成空,你之后,青城将再无通神,永世不得翻身,直至彻底根基断绝……”

    “阿弥陀佛,老僧不惧生死,度厄意志后继有人!”

    “佛愿,天下无妖!”

    法海神魂如要寂灭,声音却决然,他似是施展出了最后的手段,一股比之前佛国降临还要更加恢宏凌厉的杀招现世。

    只见法海的怒火明王法身面露悲天悯人之相,它竟落下一滴金色佛泪,而佛泪一现,怒火明王百丈身躯轰然解体,连同法海的真身也一同破碎,所有一切力量都凝聚到了那滴佛泪之中,使之化作了一道光,这道光带着法海的意志,盘绕四周,锁定丹阳子,就要出致命击杀。

    “法海老秃,你错了!我青城会有第三位通神,而且我死后她就会晋升!她不仅会阻止这次的镇妖,击退你万象佛宗,还会令雷峰塔倒,彻底拔出你万象佛宗在刺在我青城的千古毒刺,为我青城带来希望!”

    “她一定可以做到,因为她是……老祖之后!”

    丹阳子的声音也带着决然,他在一开始与法海交手之时就没打算生还,他早已决心赴死,只要能将法海铲除。

    “法海,你小看了我青城意志!接我此招,剑道妖法,妖殇悲哭剑!”

    半空中骨爪悄然化回了丹阳子的身形,他全身鲜血,目光依旧疯狂,若哭若笑着一剑斩出。

    这一剑带着他的全部神魂,带着他的全部生机,凝成一把青色剑影。

    剑影一出,丹阳子的的身躯腐朽,但那剑影却璀璨,仿佛有着自己的意志,它遥遥指向法海化身的那道光,明显要与之一争长短。

    但无论是那道似不朽之光,还是带着悲哭之声的剑影,都是最终之招,不管它们碰撞之后会如何,法海和丹阳子都会陨落,只是他们彼此皆有遗志,依旧要争个高下。

    “唉!”

    就在两人最终意志对决之时,叶通天叹息一声,他的身影突然浮现在两大杀招之前,两掌双分,却分别迎向不朽金光和悲哭剑影。

    那两大杀招本都有意志,互相为目标,只会彼此对撞,但叶通天的出现太突然,它们已无力改变轨迹。

    顿时,轰隆一声巨响,半片废墟都被炸开,满天尘土飘扬,化作了灰蒙蒙的虚无。

    待一切散尽,只见叶通天立身原处,嘴角溢血,面色苍白,双臂皆折断,但他的左右双掌之上却各抓着一个小人。

    “两位皆是人杰,如此陨落岂不可惜?须知,活着才有无限可能啊。”

    叶通天说道,亲眼目睹法海与丹阳子的对决,他不光感到了两者的武法凡,更叹息他的人杰意志!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武者,内心强大,有着至死不渝的坚持,即便通神也可舍生死一争,这才是可以逆天修行之人。

    他不愿看到这样的武者就这样冷寂的陨落于此,连尸骨都无人来收。

    所以,他出手了,竟以自身硬生生化解了两人的最终杀招,他们的身躯已保不住,但神魂得以保存,就是他左右双掌之中的小人。

    只是,化解两大杀招可比硬抗还要艰难,叶通天也是受伤不清,双臂折断不说,五脏六腑也尽毁。

    放到普通人身上,如此伤势已不可治,好在叶通天修成了神命之身,又领悟了生机降临的意境,此刻青色神命门在他身后猛的敞开,从门内流转出神命之力,令叶通天的伤势迅复原了起来。

    更有一层雨气将他身躯笼罩,滋养他的身体。

    “嗯?你是谁?”法海和丹阳子的神魂小

    人这时却同时呼道。

    他们惊讶,竟然保住了神魂不灭,这怎么可能?

    他们的肉身,他们的神魂,都应凝聚在了最终之招上,开弓没有回头箭,怎可能不灭?

    “你们沾染了我之神命,我为你们赐下了生机,但也只能保住你们的神魂,肉身难复原……神魂,原来是这个样子……”叶通天言道,为法海和丹阳子解了惑。

    其实他也料不到神魂居然会出凝聚人形,这让他确定了神魂之力果然是一种脱了肉身束缚的莫测之力。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