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域大地,铸剑谷南方约三十万里。?  ?八?一中文 W?W?W?.?8㈧1ZW.COM

    一面是连绵青山,一面是绿水秀湖,中间一条杨柳古道。

    远远的,正有三位玩家策马而来,他们锦衣怒马,衣襟飘扬,迎风而歌,好不爽快。

    三名玩家之中最前者,面容俊朗,背着交叉双剑,一手抓着缰绳,一手持着酒葫芦,此时口中长歌着,不时仰头灌上一大口酒。

    只听他道:“锦衣怒马兮临青城,烟雨秀湖兮觐仙子,吾非仙郎兮羡其情,一身豪胆之为卿顾……”

    他一副豪爽模样,但目光却温柔,遥望着远处青色山峦之上的锦绣城池,似有些许期待。

    “付休兄,这青城派山门开启时日尚早,白仙子肯定不会露面,你却已经耐不住了,岂不是还有的煎熬?哈哈。”一个稍胖玩家笑道。

    “为何我这样热情如火的大美人放在你面前,你却不知珍惜,反而对那个冷冰冰的白仙子念念不忘呢?真是让人伤心啊。”

    三名玩家中最后一人是一个红衣少女,身材火辣,有着剑眉星目,美艳却不失英气,她瞥着前方的付休,语气略有怨叹,但神情随意,不知是真是假。

    “哈哈。”付休脸上有洒脱笑容,瞥了瞥两位好友,摇头道:“你永远不懂她的美,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红衣少女闻言翻了翻白眼,以手抚额,无奈道:“切,又来了!”

    微胖玩家也是无奈摇头,他是青年模样,穿的一身刺绣锦袍,有些富公子的形象,此刻道:“付兄风采依旧,果然还是情圣胸怀,不过你要达成心意,加入青城派是第一步,上次咱们三人可都失败了,如今卡在凝气大圆满的境界一月有余,战力增加有限,只怕前路还是艰难啊。”

    付休闻言脸色稍微一暗,却又很快不在意地道:“无妨,尽力便是,即便这次也失败,只要见她一面我也满足了,我不会放弃。”

    “你不放弃?本小姐的青春可不能这样挥霍,如果这一次还是完不成入门任务,付休你自己玩吧,本小姐不陪你了,我要去凌海城!”

    “殷未若大小姐,其实从两个月前,我就一直劝你去凌海城了,是你非要赖着不走而已。”付休笑道。

    红衣少女殷未若闻言面色不变,调侃一般道:“还不是因为放不下你,期盼你能脑子开窍,陪本小姐一起浪迹天涯么?不过我快死心了,付休啊,你就是榆木脑袋,朽木不可雕……”

    她正说话之间,突然有一头巨大的飞天蜈蚣从天而降,轰隆一声,竟砸落在他们面前。

    那飞天蜈蚣巨大,有着三对翅膀,全身乌黑,至少有二十丈长,两排长足就如利矛一般。

    “啊!”

    锦衣怒马的三人连忙拉紧缰绳,顿时马生萧萧,惊叫长嘶,三人也是大惊,殷未若呼道:“这不是青城派的铁矛飞天蜈吗?而且这么大的个头,这是三阶黄金怪,是Boss!麻烦了,铁矛飞天蜈凶猛嗜杀,实力变态,乃是青城派圈养的凶兽,怎么落在了地上?”

    “等等!”微胖玩家还算镇定,道:“这蜈蚣死了,它被杀了。”

    付休和殷未若闻言一愣,仔细一看,果然现那铁矛飞天蜈的外壳虽是完好,但腹部有巨大伤口,透过那伤口竟能看到其体内焦黑一片,如被雷火轰烧了一般。

    “这……是谁敢在青城山下击杀铁矛飞天蜈?”付休惊道。

    这是,一道突兀的声音突然在三人耳边响起。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三人闻言抬头,却见不远处的杨柳古道之上,不知何时已站立着一道人影。

    那身影一头长,间有白色,身穿白袍,有着难以言喻的气质,仿佛是世外高人,仿佛是神仙下凡,只是一眼就能令人印象深刻,偏偏其形象又在脑中存不住。

    他正是叶通天!

    他随性而行,或驾驭苍龙,或腾云驾雾,一路南行,不知不觉就到了此处。

    “你……”

    付休三人有些错愕,无垢仙云袍加身,叶通天的气质太过非凡,这让他们一时看的愣了。

    “你是玩家?”微胖玩家最先反应过来,他面带疑惑之色,却不回答叶通天的问话,指着铁矛飞天蜈的尸体道:“是你杀了它?”

    叶通天目光扫过对面三人,又瞥了一眼铁矛飞天蜈的尸体,风轻云淡的略微一点头。

    如此小兽,竟敢贸然向他袭击,他不过随手击杀而已,正好察觉到远处青山之上有强烈武法波动,索性也在此处落脚。

    付休三人看到叶通天点头,顿时如见了鬼一般,再无先前风采,付休道:“这位朋友,你倒是好本事啊,三阶黄金级的铁矛飞天蜈都能击杀,不过你闯祸了知不知道,在青城派山门百里之内,铁矛飞天蜈不能杀啊!”

    “青城派?”叶通天呢喃一声,他只留意了这个名字,对付休的话根本不在意。

    他的气质如高山,如深渊,经历了诸多大战,逆抗过天地意志,大战过通神强者,他反而希望有什么事情能令他感到棘手。

    “你……”

    付休看到叶通天完全是一副淡漠的表情,似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念及同为玩家,不禁提醒道:“这位兄弟,虽然说出来有些憋屈,但是《仙古》可不是普通网游,我们这些玩家还太弱,真的没办法肆意嚣张,npc分分钟灭杀我们啊!你可能是不知道,青城派的守护兽就是一头异变的六阶钻石铁矛飞天蜈,这个门派更是视铁矛飞天蜈为瑞兽,大肆圈养。就是因为它们霸占天空,青城派山门百里之内几乎禁空,你看我们都骑着马……”

    “你肯定是外来者,不知道青城派的手段,只要有铁矛飞天蜈被灭火,那门派的npc立刻就会知晓,而且会锁定击杀者,接下来就是一个字,杀!兄弟我看你气质非凡,肯定是个高手,但是现在别管丢不丢人、憋不憋屈,快点逃吧,这游戏就是这么玩的。”

    叶通天很认真的听完付休的告诫,微微一笑,却也不在意,说道:“我本不想动这小兽,奈何是它暴起偷袭,野怪伤人不能反抗?没有这种道理,若真有青城派npc不辨是非,我教他们便是。”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