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通天此刻心中暗藏诸多感触。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当初,利用阵法棋盘,他暂时脱离了梦境干涉,并没有依照曲槐禹之言一月之内通神,而是封闭自身三日,做出了一个极为冒险的决定。

    他心知神武者手段玄妙,若无抵御入梦之法,他即便可以破除当前梦境,也会被立刻拉入其他梦境,如此循环则是无解,迟早要落败。

    一番思议之后他兵行险招,暗中利用鲸鲲元骨化出了第五命身,且令这第五命身与他相貌一般无二,代他显化在梦境之中。

    所以,三日之后走出阵法空间的不是他的真身,而是第五命身!

    之后在附体神梦之中,也都是第五命身在主导。

    不过,虽然命身与本尊心念相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借用本尊力量,甚至使用本尊的武法,但毕竟从属于本尊,要受限很多很多。

    故而,梦境十年之中,第五命身极少展露武法手段,即便最终与邓黄龙对决,也是借用其他命身之力加持,无法动用法王令和乾坤青莲龙剑阵。

    叶通天的真身其实一直暗藏在第五命身身体内,暗中观察、暗中思索。

    事实上,他并非没有露出破绽。

    在灵镜湖测灵之时,叶通天的第一次测灵的结果是二十七丈天灵根,这便是第五命身的灵根水平,而在得到《雷灵**》之后,叶通天一时心热,曾显化了本尊真血,结果引动灵镜湖异变,测出了百丈天灵根!

    百丈天灵根也就是叶通天真身的灵根级别!它的出现无异暴露了叶通天的隐秘。

    也幸亏牵扯了小蓝衣的力量,引得她投影过来,才将一切拨乱反正,否则在那时叶通天这替身计划就要失败了。

    在附体梦境十年之中,叶通天无疑收获巨大,他表现的很淡然,喜欢雕刻和思考,似乎一度真的承认了释云生的身份,沉迷在了神梦之中。

    但其实叶通天的真身一直都很清醒,他一直都在思索,而神武者的入梦之法一直就是他思索的重点。

    他深知唯有得到破解入梦之法,不再被神武者轻易拉入梦中,他才有获得最终胜利的可能。

    也唯有有了收获,他才会决定结束附体神梦,以一场大战令第五命身陨落,得以窥见神武者!

    此刻,白袍神武者展现手段,显然是要将叶通天再次拉入梦境。

    然而,叶通天心中淡定,脸上冷笑,正如他所言,他已经看穿了其入梦之法。

    “嗡!”

    突然有悠扬的钟声在叶通体内传出,那是妖皇钟声响,于钟声响起的同时,大片青光立刻从叶通天的体内耀出,瞬间笼罩了十丈范围。

    《十八妖兵形》!叶通天此刻赫然展开了妖兵领域。

    顿时,十丈范围内一切白雾立刻溃散成了元气,那白袍神武者也被妖兵领域所笼罩,他的动作立刻为之一顿,如同被封印,所有功法手段都中断。

    “你的入梦之法,可以令我在不知不觉中中招,曾让我无比费解,我思索了很久很久,才有了推测……”

    叶通天目光掠过白袍神武者,似悠闲的看向四周,继续道:“你将人拉入梦境,不需要接触,不需要攻击,无影无形,能让人毫无察觉便中招,那是因为……它就像这周围的青光一样,那是领域之力!”

    “以我自身入梦经历,以及曲槐禹告诉我的他们的经历,我其实早已察觉到了白雾的诡异,但白雾来源于你,与梦境有关,曾一度让我思绪偏离,直到我重新回忆入梦细节,感受到那种毫无察觉,才渐渐意识到,这是一种领域之力。”

    “一旦在你的梦境领域之内,便会在不知不觉中中招!因为那是领域,是属于你的地盘,你的力量早已渗透、融合空间。而要不受这种力量干扰,也简单,那就是破开你的领域,以阵法可以,以领域同样可以。”

    叶通天说话之间,妖兵领域内青光更盛,十八妖兵的虚影如同在叶通天的背后显现。

    “十八妖兵形,自创立之初,就是要成就绝世防护之力,消弥一切近身力,打散一切近身法,而我所认为最好的防护之力便是无时无刻、无处不在,所以要有妖兵领域!”

    “如今,我为先手,你也来感受一番叶某的领域之力。”叶通天目光一寒,不再等白袍神武者反应,也不用他来回应自己所言的对错,他蓦然隔空向其按去一掌。

    这一掌按下,十八条手臂虚影也相随,顿时之间,白袍神武者的身上赫然有道道青色锁链显化而出,将他紧紧缠绕,此为封禁!

    “好手段!”

    白袍神武者的声音响起,他似乎仍有挣扎之力。

    “能破解梦境者,古往今来,你是第三个!你足以自傲了,也足以引动我之本体关注!”

    “不过,破解了梦境,却不代表你真的能赢我!梦境之外,我的战力确实孱弱,远远不及你,但是我还有梦奴!”白袍人低沉说道,似稍微从之前的震惊中脱离,言语之中又有了傲然的意味。

    就在他话语说完之时,周围整片大地震动,那些跪拜着的“梦奴”竟纷纷站起,一个个气势崛起,目中露出丧失本性的凶残之光,如要爆!

    更在不远之处,大地轰隆破碎,一副朱红色的高大棺木竖立着显化而出。

    轰!

    那棺木上盖猛地弹开,竟露出一个紫身影。

    至于那倭国人山田平南,此刻也眉头略皱,嘴角微弯,似是惊疑又似是惊喜。

    而在距离妖兵领域最近之处,邓黄龙也茫然站起,将凶厉的目光投向了叶通天。

    “梦奴可不仅仅只能在梦中战斗,只是在梦中不死不灭而已,若我以他们覆灭成灰为代价,不知能否将你留下?”白袍神武者似有狠厉。

    叶通天目光扫向四周,他看到了太多熟悉之人,他认出了棺木之中的紫人是荒天九歌,他看到了邓黄龙身躯上的疲惫,远处还有曲槐禹、七星道、商朝歌、莲百合……

    “既已受制于我,还要如此,岂不是不知死活?”叶通天闭上了眼睛,他心中有猜测,似压制着要爆的愤怒。

    “我自然无惧生死,因为我本就是本体的一道梦显化于世,不过我却与他们关联着,我若消弥,他们也要陪着死亡!如今,你要如何?”白袍人似挑衅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