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黄龙离去了,带着一身酒气和迷惑离去了。?? ??八一中文 W㈧W㈠W㈧.?8㈠1㈠Z?W.COM

    他没有听懂叶通天话中的意思。

    叶通天看着他的背影,眼中有一丝落寞,摇头轻轻呢喃道:“你还未苏醒,所以不理解……我不是释云生,不是你的大师兄……”

    他突然又仰头向天,如目光能穿过草屋屋顶,穿过夜幕苍穹。

    “十年时间,已经足够了,这梦境我来破开吧……”

    他悠悠说道,声音不大,但带着一股自信。

    第二天,灵山之巅,释道渊、荒天霸岳以及释白楼三人盘坐虚空,他们目光炯炯的看着下方。

    在他们目视之处,叶通天神色略有沧桑,静静的站在地上。他身边邓黄龙和荒天九歌也在,这二人神色严肃,隐隐的使气氛略有紧张。

    在他们身后不远之处,一个身穿黄色长裙的俏丽少女也是紧张神色,她双手紧握着,口中似有低语,目光却紧紧盯在叶通天,或者说是释云生身上。

    她是曾经叽叽喳喳颇为调皮的小煌煌,如今已成长为略显矜持的羞涩少女,她叫凤金煌。

    这时,盘坐虚空的释道渊突然开口,声音如洪钟,传荡而下:“我地宫传承,以三百年为一代,如今第二十七代,由尔等接掌!”

    “历十年修习,尔等已真罡,今日比武,第一者将执掌道空山,第二者将执掌远古荒陵,第三者将执掌荒天血海。”

    “荒天血海有血殿十三、牙殿七十二,为地宫战力所在。远古荒陵墓有灵种千万、强者遗蛻,为地宫底蕴所在。道空山有灵修悟道、劫灵洞藏,为地宫精神所在。此三脉即我地宫傲立南域之根本,关系甚大,不可轻传,尔等当知责任重大。”

    荒天霸岳这时也道:“如今西域天都蠢蠢欲动,与北域天门沆瀣一气,又打起了吞并我地宫的算盘,而就在一月之前,东域地府已对北域天门正式宣战,自古以来,我地宫与地府便同仇敌忾,所以我们与天都的战争也不会太远,风云欲来、战祸将起,正是你等建功立业的好时候。”

    “不错。”释白楼也跟着点了点头,“天地之争,起于灵皇时代,万载不可调合,如今已有百年平静,终究要在起再燃战火!”

    释道渊又道:“虽然我等对你们的战力已有揣测,但到底孰强孰弱还要看临场交锋,这也是我地宫的传统。那么这第一场比武,荒天九歌你与邓黄龙上场吧。”

    “是!”

    “是!”

    荒天九歌和邓黄龙同时回应,然而不待这二人走上比武石台,叶通天却先动了。

    他身上气势凝聚,银飞扬,傲然走上比武石台中央,这一幕反常,立刻引起了周围众人的不解。

    “云生,你要如何?”盘坐虚空的释道渊问道。

    叶通天抬头看向释道渊,他脸上显现一丝落寞,说道:“虽然我知道你们都是梦中之人,只不过是梦奴的意识显现,但即便是在梦中,十年交往,我们也结了缘份,这十年来的悉心教导……请受叶某一拜!”

    说着,叶通天对着天空中的释道渊等人拱手深深一拜,而一拜之后,叶通天双目中寒光一闪,他猛的一抬手,竟是一记神风龑灵刀猛的击向释道渊。

    “嗯?”

    “大师兄!”

    “你要做什么?”

    叶通天这一出手可谓石破天惊,震惊当场,令人大惑不解。

    释道渊也是眉头皱起,他翻掌一按,轻轻松松就将叶通天的神风龑灵刀给击破了。

    “哈哈!”叶通天却大笑,如有邪性,他脚下一点,石台破裂,他的人却借那一点之力迅腾空,继而在空中双臂展开,姿态猖狂至极。

    “你等,不过是他人梦中之物,似真非真,叶某要破这意境,你们就先散去吧。”叶通天喝道,他猛地张开大口一吸,竟诡异的周围有狂风生成,释道渊、荒天霸岳、释白楼三人被那狂风一裹,身形全都变小,眨眼之间就成了拇指肚一般的小人儿,而后他们被狂风裹着,全都飞入了叶通天的口中。

    这一幕骇人,仿佛是叶通天一口就将释道渊三人给吞了!

    “大师兄,你做了什么!你竟然对三位老祖出手……”

    这时,邓黄龙飞空而起,他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叶通天看了邓黄龙一眼,目光锐利无比,道:“邓黄龙,你还不理解么?在这梦境之中,他们根本就不存在!”

    说话之间,叶通天右手一甩,便见虚空

    一震,一道鱼尾也似的虚影就向着邓黄龙狠狠抽去。

    轰的一声,那虚影抽动如有山崩地裂之力,邓黄龙竟被猛的抽飞,瞬间远去千丈,身体化作了黑点。

    “啊!”却听狂怒吼叫,邓黄龙又瞬间飞回,他身上已有罡气环绕护体,灭度、磐守两把龙刀也显化,在他一左一右,化作了龙形。

    “大师兄,你到底怎么了!”他厉声道,眉毛已经皱起,隐隐的要与叶通天对峙。

    “邓黄龙……”叶通天却是叹息一声,似冷漠道:“我到底怎么了?我不过是回归自我而已,我不是释云生,不是你的大师兄,我要破开这梦境!”

    “你在胡说些什么!”邓黄龙大吼道,“你怎会不是我的大师兄?怎会不是释云生?”

    “莫非,大师兄是入魔了不成。”此时,那荒天九歌也飞上空中,立身在了邓黄龙旁边,一脸戒备的看向叶通天。

    “入魔?”邓黄龙听闻荒天九歌之言,神色一怔。

    “哈哈!”叶通天再次大笑,他这次却是双目盯向荒天九歌,悠悠说道:“荒天九歌,你才是真正的梦奴吧!这一切都是你的梦,释道渊、灵镜婆婆、荒天霸岳、释白楼等等皆因你意识的而现,他们身上的真罡气息也是源自于你。”

    此言一出,荒天九歌神色立刻变化,他目中露出凶色,血妖剑立刻出现在右手之上,血魔甲也立刻加身。

    “释云生,今日我要你死!”荒天九歌吼道,他的气质大变,凶煞的气息爆,如同凶兽露出了獠牙,但显露出的只是真罡大圆满的修为。

    “我说过,我不是释云生!”叶通天却怡然不惧,他轻轻一指点在眉心,“我是叶通天,此时此刻,还原我本来面貌。”

    叶通天功力运转,意志冲天,就见他的身形陡然变化,他的银长迅变为花白,他的金色眼眸也变成了黑色,他的面容也变化,衣装亦改变,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彻底从释云生变为了叶通天,回归了他本来面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