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一切倒转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叶通天目光扫向四周,脸上还带着惊叹的神色。

    那“灵镜湖小女孩”,叶通天为其取名蓝衣,她是灵镜湖凝聚出的灵智,不是人类,却拥有不可思议之力,竟可以将梦境干涉。

    不过在叶通天看来,小蓝衣是个彻彻底底的小屁孩儿,口气还颇大,不可任由其主导。

    他从小蓝衣口中得知,灵镜湖是开启至尊山的钥匙,在灵山之中,而灵山如今在中州罗天府境内,被中州皇庭所封,视为禁地,一般人也进不去。

    至于至尊山,为至尊布道与传承之地,介于虚实之间,唯有通过灵镜湖显化百丈阶梯可达,别无它法。

    而至尊山上的至尊传承乃是神魂传承,至少要修成真罡才可触摸。

    因此他与蓝衣定下了约定,待他踏足真罡才会前往中州罗天府。

    现在梦境继续,叶通天便再次第二次测灵。

    当然,这一次他保守了太多,不过依旧测出二十七丈天灵根,惹得释道渊和灵镜婆婆大喜,并获得了一把三阶奇宝昊日遮天伞。

    只是可惜,那昊日遮天伞是假的,并非真实存在,恐怕一脱离梦境便会消失,不过在梦境中却可以使用,拥有强大的防护能力。

    “梦境之法逆天,以梦奴意识为引,几乎可构筑真实世界,不过至尊的手段更逆天,不想只是牵扯了灵镜湖的力量,竟可以令蓝衣显化……神魂不朽,难以琢磨,这便是神魂手段么?至尊传承修神魂,至尊山我必然要去。”叶通天心中暗暗打算着,因蓝衣的出现,他的视野更开阔了。

    测灵之后,释道渊又带着叶通天、邓黄龙等人在灵山穿梭,先后拜访了数位老祖级的人物。

    叶通天也渐渐得知灵山为地宫禁地,乃是地宫中太上长老悟道所在。

    而在此时梦境之中,灵山之上包括释道渊和灵镜婆婆在内,一共有九大太上长老。

    这九大太上长老之中有两人修为已达散功境,正在闭死关,根本见不到,其余七人尽是通神,不过修为不齐,两人为通神初期,两人人为通神中期,两人为通神后期,最强的是灵镜婆婆,她是通神大圆满的修为。

    而释道渊,他是通神中期境界。

    一一参拜诸长老之后,释道渊将叶通天等人带到了灵山之巅,那里有三座简陋的草屋,草屋之前还有一座宽阔石台,仿佛是比武之用。

    “此后十年,你等便在这灵山之中修行,此山一切资源你们尽享,各中造化全凭你们自身手段开启。而老夫、荒天霸岳和释白楼负责指点你们,十年之后,你们便在此处决出高下,继而决定你等到底接掌我地宫哪一脉。”

    释道渊指着不远处的三座草房,说道:“那边是你们这十年的居所,莫要说简陋,其中可是有阵法布置的,可以大大提升你们修功的度……”

    而后,叶通天、邓黄龙以及荒天九歌便分别选了一座草房住下。

    叶通天却不曾想,这一住,竟是十年!

    这十年来,每逢月初,释道空便会前来,为他们讲解药理、铸造、阵法等等知识。

    而到月中,荒天霸岳便前来,他亦是地宫太上长老,有通神后期修为。

    此人霸道,性格如火,他负责传授战斗手段,为叶通天等人讲解武法玄妙。

    到了月末,通神初期的释白楼长老会来,他有着青年形象,为人亲和,为叶通天等人讲解地宫历史,以及地府、天宫、天门等相关信息,同时也以奇妙功法为他们强健体质。

    时间就如水流一般,悠悠的流淌而过,在三位通神强者的教导之下,邓黄龙、荒天九歌的实力不断变强,境界攀升度很快,他们踏入了凝气,跨过了先天,修出了真罡……

    小煌煌也逐渐长大,从一个丫头片子变得青春靓丽。

    唯有叶通天,他的修为在别人看来也与邓黄龙、荒天九歌一样,达到了真罡境,但那是梦境之力的影响。

    他真实的修为并没有半分提升,这也是梦境之力的影响,似乎此梦中缺少令他提升境界的规则,而叶通天也没有强求突破。

    在这诡异似真实的梦境中,叶通天能觉察到时间流明显加快,有时候甚至是时间跳跃,很多事情并不连续,梦境十年,他体内的法王令数量却增长有限,这或许证明了这十年的虚假。

    然而即便虚假,叶通天也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他如同已忘记身处梦境,就在这灵山之中不断稳固自身的根基,不断汲取各类知识,不断的思索着……

    他的草屋之前,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雕刻,有野怪,也有人物,那是他的回忆,在非真非幻的梦境之中,他有时会感到寂寞,会有思念,那时他便会雕刻,于是日积月累,他已雕刻了数不清的雕像。

    他等了十年,一直在等待着那神武者布下的杀招手段,可惜一直也没有等到,十年中他有太多机会可以将邓黄龙、荒天九歌击杀,但他也没有,反而好似承认了释云生的身份,与他们成了好友,做了兄弟。

    十年,他们一同饮酒数十次,竟彼此熟悉无比,宛如已不在梦中。

    这一日,邓黄龙提着酒坛又来到了叶通天的草屋之前,笑道:“大师兄,我带来了刚酿好的龙胆酒,明日就是十年期满比试之日,咱们今晚大醉一场如何?”

    叶通天此刻盘坐草屋之内,闻言他一摆手,草屋的门便被轻风吹开。

    “黄龙,我早已闻到酒香,进来吧。”

    “哈哈!”邓黄龙大笑着走进草屋,他看到叶通天正在雕着一块木刻,似乎刚刚起手,还看不出要雕成什么。

    邓黄龙也不客气,他却是一屁股坐在叶通天身边,直接拨开酒缸上的封泥,自己当先灌了几口。

    浓烈的酒香瞬间弥散整间屋子,叶通天抬起头,抢去酒缸,也灌了几口。

    酒如烈火,分外炙人,但又有深刻的香醇,令人迷醉。

    “这酒是我自酿的,不错吧。”邓黄龙问道。

    叶通天点了点头。

    草屋内却诡异的安静了下来,两人也不说话,只在沉默中轮流喝着烈酒。

    气氛稍显冷清。

    当一缸龙胆酒喝完,叶通天手中的木雕也完成了大半,那是一个人像。

    邓黄龙稍有醉态,他终于忍不住,问道:“大师兄,你雕刻的是谁啊?”

    叶通天抬头看向邓黄龙,他目光明亮,丝毫没有醉意,笑道:“我雕刻的……是一万年以后,未来的你,黄龙!”

    “梦中十年,已经可以了,就在明日,我带你回归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