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

    邓黄龙看到微胖老者身影,立刻跪下,纳头便拜,恭敬无比。?  八?一中?文 W?W?W?.㈠8㈠1?Z㈧W?.㈧C?O㈧M

    紫少年虽是未如邓黄龙那般下跪磕头,也是极为恭敬的躬身行礼。

    叶通天却不可能与他们一样,他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一切,没有过多动作。

    他此刻心态一宽,认为此梦境非凡,更加真实,真个如附体穿越了一般,他也不再着急破开梦境,放下了击杀邓黄龙的念头,索性随遇而安,看一看这梦境之中到底会有何种剧情。

    此刻在那微胖老者的身后,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突然探出头来,冲着叶通天吐了吐舌头,古灵精怪的模样。

    这小女孩胖嘟嘟的,眉心有个红点,扎着冲天辫,虽是幼小孩童,但有一股出尘的气质,极具灵气,仿佛是一个仙童神子。

    “云生哥哥好,九歌哥哥好,黄龙哥哥好。”小女孩脆生生的说到道。

    一看到小女孩,叶通天是没有什么反应,他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紫少年也只是冲着小女孩一笑。

    不过正在不断磕头的邓黄龙却突然一愣,怔然道:“小煌煌,你怎么在这里?”

    小女孩得意一笑,调皮的将身子藏在了微胖老者身后。

    微胖老者手掌在小女孩头上揉了揉,一脸宠溺模样,却道:“随我来吧。”

    说罢,他带着小女孩转身而去,紫少年和邓黄龙立刻跟随,叶通天也不犹豫,配合似的走在了最后。

    不多时,他们来到了一座石像之前。

    那石像正常人大小,乃是一个青年男子形象,他面容俊美,盘坐在一块大石之上,面对着一条小瀑布,有一头丈许长的头。

    除了那诡异的长之外,这石像似乎很普通,然而一看到那石像,叶通天脑中却如轰隆一声雷鸣,他身形一颤,惊讶道:“这是,是他……”

    “这石像便是灵皇先祖,也是我地宫的开创者,你等叩拜九下吧。”微胖老者站在石像之前说道。

    紫少年和邓黄龙闻言立刻纳头便拜,对先祖石像恭敬无比。

    叶通天的心神震动,他没有动作,心中却悄然浮现了一个身影。

    那身影立身天地神殿之前,一身傲气,睥睨寰宇,他是叶通天逆天第十劫中出现的九大绝世强者虚影之一,为天地铭记的至强者。

    他的意志曾对叶通天的道念战影施展“九天真劫”,最终皈依叶通天,化作了叶通天眉心九星之一!

    而后金刀门跨越传送阵攻打天剑宫,在山门之前,叶通天又令其意志出手,附身剑尊,道出:“隔绝万古再续灵!”

    他更出手,施展《真劫玄功》,不仅令邓黄龙身中离火劫,更意志崩溃,落荒而逃。

    “假如这梦境中的一切是真实的,那么他竟是灵皇先祖,是这地宫的开创者,比万载之前更古老的绝世强者……不想竟在此,以这种方式得知了他的身份……”

    叶通天这边思绪连连,紫少年和邓黄龙已经祭拜完毕,许是梦境,也没人过问叶通天。

    “灵皇先祖手段惊艳万古,为灵修之祖,修为深不可测,可惜已失踪万年,不过他留下灵山和地宫传承,强绝一方,与地府并肩,足可抗衡天都、天宿,你等随我来吧,我带你们去测灵,开启造化。”

    祭拜之后,微胖老者又带着众人在山林中穿行一番,最终来到了一座水潭之前。

    那水潭不过半亩大小,清澈透明又深不见底,水面却如镜子一般波澜不起,旁边盘坐着一位黑袍银老妪。

    那老妪身旁有一根木杖插在地上,她竟赫然也显示出真罡或以上的修为之力。

    看到微胖老者,银老妪点了点头,却不再有任何反应,依旧盘坐。

    “这里便是灵皇先祖设下的灵镜湖,至于这位守护者,她可是三千年前的地宫之主,你们可以叫他灵镜婆婆。”

    微胖老者稍一介绍,邓黄龙等人免不了又是一番叩拜。

    “灵境湖专测灵根,所谓灵根,不同于资质,那是更全面描述人体潜力的参考,资质、悟性、毅力、血脉等等都是影响灵根的因素。”

    “你等作为地宫第二十七代传人,将心血滴入湖中便会有水柱腾空,水柱越高就代表灵根越好,水柱过三丈可称地灵根,水柱过十丈便是天灵根,若能百丈则是仙灵根!”

    “根据你们的灵根,灵镜湖会反馈给你们根基秘宝,这秘宝就算你们通过层层选拔,获得传人身份的奖励,不过这秘宝的好坏却要看你们的灵根优劣。”微胖老者说道。

    他此刻冲着灵镜胡一拱手,郑重道:“老夫释道渊,以当代灵王、地宫太上长老身份,请开……灵镜胡!”

    言闭,那灵镜胡上突然流转出七彩的光芒,将四周映照的炫彩纷呈。

    “我很期待你们的灵根级别,也很期待你们能得到的灵湖秘宝,透露一下,这灵镜湖中不光有我地宫底蕴,更有灵皇先祖留下的灵宝和神功秘法,不过能不能得到那就得看你们的灵根了。”释道渊说道,他目光落向紫少年,“荒天家的小子,你是大比第三,便第一个开始测灵吧。”

    “是!”紫少年颔,他踏步来到灵镜湖前,眉毛一挑之间右手食指在眉心一抹,轻巧的划破皮肤取了一滴鲜血,而后他将这滴鲜血滴入了灵镜湖中。

    鲜血落下,顿时那灵镜湖颤动,本来如镜面一般的水面立刻犹如沸腾,继而在灵镜湖的中央,一道七彩水柱缓缓升空,一丈、两丈、三丈……赫然得到了六丈高度,之后便不再继续升高,维持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便落下。

    “荒天九歌,灵柱六丈,地灵根!”银黑袍的灵镜婆婆此刻开口,“作为传人,你可测灵两次,得两件秘宝,你还有一次机会,可要现在使用。”

    “是!”荒天九歌道,他接着咬破舌尖,以舌尖血测灵,结果依旧是灵柱六丈。

    两次测灵结束,灵镜湖中七彩光芒大盛,而后一柄血色长剑和一套血纹铠甲从水中浮现而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