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邓黄龙……”

    叶通天脑中顿时诸多念头闪过。?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邓黄龙这个npc是金刀门的掌门,为天劫强者,自言沉睡万年而苏醒,背景神秘,不想竟出现在这梦境之中。

    “能有如此梦境,那么……这是邓黄龙的梦境?这场景是万年以前的?那神武者展开此法,令我梦境附体又有什么目的,看来,他不仅仅是想将我打败这么简单……”

    “不对!”叶通天突然心中一突,意识到了此回梦境与之前梦境的不同之处。

    “若我所料不差,除了像我这样被引入梦境之人,梦境中的其他人和物,都是虚假,是按梦奴的意识所构筑的,理应也受梦奴的力量局限,是以赵三千的梦境之中不可出现商朝歌,或者即便出现,那商朝歌的战力也必然低于赵三千。”

    “而且出现在梦境之中的人和物,只能是在梦奴意识中存在的,不可凭空构筑。”

    “那么以此揣测,眼前的梦境场景必然在邓黄龙意识中存在,很有可能就是他的一场记忆,可是那老者法相是怎么回事?”

    “那法相威势滔天,必然有着真罡或以上境界的修为,可邓黄龙不过先天境,怎可能在梦境中显化如此强大人物?这梦境到底是不是他的……”

    叶通天只感觉念头破乱,他虽然已对那神武者的梦境手段有了理解和揣测,但毕竟还是知之甚少,一时间有些理不清思绪。

    而这时,天空中面色和蔼的老者法相将目光投下,他冲着邓黄龙点了点头,又冲着那紫少年摇了摇头,最后目光落在叶通天身上,毫不掩饰的露出了欣喜神色。

    “你们三人的表现不错,如今又都历经天劫而凝气成功,依我地宫传承,就定为我地宫这一代的传人,这便随我去灵山吧。”

    老者法相微笑着大袖一甩,叶通天便现他与邓黄龙以及那紫少年全被一股柔和之力卷上高空,继而被挪移远去。

    “恭送老祖!”

    下方海啸一般的声音响起,万千人影齐齐叩。

    地上的声音叶通天充耳不闻,他却心绪难宁,因为他现那老者随意甩袍之力竟莫测无比,他看不出端倪,居然也无从抵抗!

    “这究竟是什么梦境!”

    叶通天眉头不由皱起,有心击杀了邓黄龙,不过体内的封印尚在,此刻那老者法相又出手,倒也不给他机会。

    他只得注意力高度集中,捕捉着周围一切变化。

    他现自己正经历穿梭空间,如飞驰在星空之中,隐隐约约的,在他前进的方向,似尽头之处,有一座矮小的山头。

    那似乎是一座普通至极的小山,却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反而像雾气一样,给人一种要突然消散的感觉。

    “不对,不是看不真切,而且凝聚不出,这梦境……支持不住了。”

    一般挪移或者传送,都是瞬间完成,而现在叶通天如此状态明显不对,他心中略一思索,立刻就看出了端倪。

    他连忙再看身周,果然看到紫少年以及邓黄龙的身形也如雾气一般,要消散。

    “神武者!”叶通天不禁对着虚空喝道,“叶某已打通了祭坛,脱离了荒天血海,你却食言不敢真身相见,如今这梦境已露破碎之象,你手段要尽了么?”

    虚空无声,无人回应……

    梦境之外,金刀山峰之巅,白袍人双手掐诀,突然开口:“小辈,好是猖狂!你是仙武传人,似已逆了天地,拥有神魂底蕴,令我也无法直接将你意志抹除,收为梦奴,更不想你战力滔天,通神之下无敌……”

    “不过,你以为我真就拿你没有办法吗?”

    “梦境转换,神梦玄妙,你看不真切,却不知你败期将至!”

    白袍人一顿,语气一缓,又道:“邓黄龙是我此行目的,他掌控着远古荒陵隐秘,更牵连万载之前地宫秘法,他之身份不简单,虽然修为境界已衰落,但神魂底蕴依旧强大,非我这分身可以奴役。”

    “正好趁此展开神梦,让这两人梦中交锋,则不论谁胜谁败,我都可先炼一奴,一奴若得,第二奴也可手到擒来。”

    白袍人双手变换手诀,又道:“神梦之法,借神奴、耗神魂,可化腐朽为神奇,我施展出来也是吃力,尔等便贡献你等凡梦之力吧!”

    言罢,白袍人身上猛的散出淡淡雾气,那雾气扩散度奇快,转眼间就笼罩方圆十里,而在雾气之中,曲槐禹、商朝歌、七星道、周犬等等众人,俱是立刻身形迅瘦弱下去,他们的力量竟被抽出,汇聚成一条条或粗或细的烟丝,齐齐投入白袍人体内。

    白袍人的气势在此刻轰然崛起,他身体缓缓漂浮起来,突然一喝:“千秋大梦,贯通万古,凝神梦!”

    “仙武小辈,神梦之中有造化,就不知你能不能得到了,不过我倒希望你得到,如此化作我的梦奴也能更强一分,哈哈哈……”

    他声音飘渺,没有什么气势,只以平淡口吻说出,似也没有什么异变生。

    但无法被看到的,他已施展了神梦之法,更在看不到的梦境之中,叶通眼中模糊的,似无力显化的那座矮小青山却极凝实,终究显化而出。

    梦境顷刻巩固,而瞬息之间,叶通天已立身那矮小青山之上。

    入目,是普通景色。

    一片普通的山林,乱木杂草,安静如画。几座小柴屋,若猎户暂住的居所,稍显简陋,也不知是否有人居住。

    叶通天耳朵动了动,在他头顶正有几只彩羽鸟儿飞过,洒下一串叽叽喳喳的乐章。

    轻风这时吹来,带着一股淡淡的芳草气息。

    “这里是……”叶通天眼睛眯起。

    “这就是灵山?是我地宫的传承祖地?怎么跟我家后山的景色差不多?”叶通天身旁,邓黄龙一脸错愕的说道。

    紫少年也是脸有疑惑之色。

    “吱嘎!”

    这时,一座小柴房的房门突然推开,一个身形稍胖的老者现身出来,他一脸微笑,眼眸淡金色,银蓬松如云朵,正是那显化出千丈法相的老者。

    “你们三个,为我地宫第二十七代传人,可在此灵山寻造化,不过在此之前先随我去拜祭先祖吧。”老者说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