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法棋盘内,虚线纵横,符文闪烁,似描绘天地规律。??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

    这空间不大,但偏偏给人浩瀚之感。

    此刻,在这阵法空间的中央,一团云气陡然炸开,随之十八道虚影如功成身退,缓缓消散,之后球形剑域也消散,露出了其内盘坐着的叶通天。

    他如今一头长灰白,披散至腰间,身穿最为普通不过的“天剑宫弟子制式长袍”,眉心有九星闪烁若星空,更有苍龙印记以之为背景。

    他盘坐着,不动如山,沉静似渊,若有沧桑。

    突然,他睁开了双眼,那眼眸中先是布满了银白色的剑尖,但迅转为清明。

    “呼!”

    叶通天吐出一口气,缓缓站起身来,他目中露出坚定神色,伸手虚空一按。

    这一按,空间震荡,空间竟徐徐破碎,继而再现血海祭坛。

    他竟主动撤离了阵法棋盘,而此时距离当初曲槐禹告知他梦境信息,也不过只过了三日而已。

    棋盘空间可维持一月,曲槐禹期望叶通天一月通神,继而脱离梦境,打败白袍人,将他们解救,但显然叶通天并未如他意,竟只在棋盘空间中盘坐三日就脱离而出。

    “唯神魂之力可破梦境……”叶通天口中低吟,“若依曲槐禹之言,七星道、商朝歌等人几乎是瞬间就被白袍人的意志抹除了神智,变为了梦奴,而他之所以有一丝挣扎之力乃是因为触摸了通神!”

    “他料定至少要通神境方可抵御白袍人的意志侵袭,而通神以下,即便是天劫强者也无丝毫抵抗之力。而我逆求第十劫,天地不容,留影魂界,又逆转化道,当初影卫十三显现,言道化道乃是武道第八境散功境才会遇到的情形,而我提前触碰已是修了神魂,所以那白袍神武者无法直接抹除我的意识,便将我拉入他人梦境,我也能保持清醒。”

    “我离通神尚远,却已似散功,不自知已有神魂之力,可惜到底境界不够,我之神魂只能自保而无法催用,以神魂之力破除梦境我做不到!”

    “不过除了神魂之力外,其实要破除梦境至少还有三个方法,第一个方法是击杀做梦之人,也就是制造出这片梦境的梦奴,他必然存在这梦境之中,一旦击杀,就如同一开始我击杀赵三千一样,梦境会破碎。”

    “不过此法不可取,一是我不知这荒天血海到底是谁的梦,二是不知其隐藏在何处,三是即便我将那人找出并击杀,恐怕也会再如之前,又被拉入其他梦境。”

    “至于第二个方法,那就是等待白袍神武者不支,梦境之法无以为继,则梦境自动消散,此法……更不可期。”

    “第三个方法,那就是直接将神武者斩杀,他若死,梦境自然破碎。不过……我并不能确定那白袍人就是那神武者的本体,他曾言他大梦未醒,白袍人或许只是其分身或者化身,击杀之后未必能破除梦境。”

    “而要如此做,我只能动用玄战!玄战战体小成,已有通神战力,然而我不能确定他面对这梦境之法会如何,也许他也会被拉入梦境,即便可破梦境,但也必定会被困上一段时间,以那白袍人之能,他若不敌玄战,自会回避,他若回避,玄战能否将他找出也是未知。”

    “况且,就算第三法成功,也非我所愿,达不到我的目的,也不算彻底获胜……”

    “所以,只能如此了!”

    叶通天微眯双眼,他早已下定决心,此刻抬头向天,喝到:“你我仙神之战必有胜负,若你想胜,就出动更强的梦奴吧。”

    说罢,不待回应,叶通天背后显化剑翼,迅飞临祭坛第九层。

    在那里,早有一座巨大传送阵激活。

    叶通天没有半分犹豫,一步踏入阵法之内。

    瞬间景物再次变化,就见天空有瑞彩万道,祥云朵朵,而大地之上人山人海,此情此景竟是一场盛事。

    而令叶通天错愕的是,他竟站在万人之前,如同受礼之地,享受着万众瞩目,有太多太多人冲着他出兴奋的呼喊。

    那些人的目光火热,毫不掩饰着自己的崇拜之意。

    “大师兄,大师兄,大师兄!”

    他们热切高呼着,声音震天动地,好不响亮。

    “我……是大师兄?”叶通天心感错愕,他念头转的很快,顷刻间已看明一些事情,然而紧接着他就面色大变。

    “我的身体……”叶通天心中一沉,他现他的衣装变了,身形变了,模样似乎也变了,而功法竟也被封禁。

    “这是怎么回事?梦境之法更深层次的手段么?不再是将我单纯的拉入梦境,而且附体到梦境中人么?”叶通天心念急翻动,他立刻关注起自己被封的功法,略一感应便放下心来,他的功法虽被封印,但那封印似乎并不强,而且正在自行的徐徐消散。

    叶通天还能感觉到,若他有意破除,那封印会破的更快。

    “地宫万代,传承开启,此为盛事。”

    这时突然有声音响起,叶通天的心神随之转回,他寻声望去,却见前方高空之上竟有恢宏法相显现。

    那法相是一个老者形象,至少有千丈之高,他盘坐虚空,身形略胖,一头银张扬如云海,有着淡金色的眼眸,骇人的是这老者法相周围竟有众多龙凤虚影飞舞,将他环绕其中,宛如拱拜。

    “老祖!”

    “老祖!”

    “老祖……”

    老者法相一出,现场立刻沸腾,大片大片的人皆跪拜,“老祖”之声震天动地。

    “这是?”叶通天眼睛一眯,他从那老者法相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深沉的压力,虽然那老者面色和蔼,一脸笑意,可是他滔天的气势自然流露,必为绝世强者。

    “至少也是通神境!”叶通天心中感叹,他目光迅的在四周扫上一圈,看到了自己如今身站高台,高台之下万人跪拜,而与自己同在高台之上者还有两人。

    一人紫色长,身穿一身血色劲装,背负一柄三尺血剑,面色倨傲,傲然而立。

    另外一人,此刻却向着老者法相虔诚而拜,甚至还在磕头,他一身金色战袍,浓眉大眼,脸上还有稚气未脱,似乎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

    但叶通天的目光落在后者身上,却脑中轰鸣,那金袍少年竟是邓黄龙!

    虽然年纪尚轻,容貌稍有差异,但叶通天何等眼力,他瞬间就将其身份认了出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