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你居然苏醒了。?八一中文网  W㈠W㈧W?.㈧8?1㈠Z?W?.?C㈠OM”

    听闻曲槐禹之言,叶通天心中一动,双目蓦然明亮。

    “快!”

    曲槐禹神色郑重,当下身躯一纵,化作一道星光飞入到了棋盘虚影之内。

    叶通天的反应也是极为迅,剑翼一振,也是瞬间进入棋盘虚影,顿时他就现自己进入了另外一层空间,天上地下有无数多的纵横虚线,还有各种像字又不是字的诡秘符号飘浮四周。

    曲槐禹神色急切,争分夺秒一般迅说道:“借助棋盘内大罗气息,我暂时苏醒了,但这苏醒恐怕维持不了多久,少尊,你且听我言。”

    “当初遭遇七星神刀宗三路人马,我布下两界隔离大阵将他们封困,后来大地之上生未知异变,似有什么邪恶事物现世,七星神刀宗众人随之疯狂,硬破我封困大阵。”

    曲槐禹一边说着,嘴角还不断溢血,他的状态极为糟糕,却不管不顾,继续道:“阵破之后,我只得再施手段与他们纠缠,后来商朝歌他们赶到,局面便得到控制,不想就在我等对峙之间,突有大片白雾弥散过来,那白雾看似普通,我等也未过多留意,可怎想……”

    曲槐禹脸色苍白,他硬压着伤势,但此刻还是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叶通天看在眼里,伸手一点,雨落意境展现,便为曲槐禹送去生机。

    曲槐禹的伤势迅好转,眨眼之间脸色已有苍白转为红润,但他此刻顾不得感叹叶通天的手段,继续道:“被那白雾笼罩之后,我只觉得魂魄如同遭受碾压,似有一股无上存在要抹去我的意识,将我奴役。”

    “好在我近日有诸多感悟,已领悟一丝神魂之力,初窥通神玄妙,因此借用那神魂之力我艰难的脱离的那神秘存在的掌控,却现商朝歌等人,以及七星神刀宗众人竟都全部中招,他们……完全失去了自我意识,一个个脸色茫然。”

    “而我也很快再次被那神秘存在的意志所侵袭,被拉入了幻境之中,我起先确实以为是幻境,因为我遇到玉罗刹,她犹如着魔,竟对我悍然出手。因我意志遭受压制,许多手段施展不出,此战竟不敌,也因不敌,我明白了我并非陷入幻境,而是陷入梦境。”

    “梦境之中我落败被擒,继而失去意识,当我再次苏醒时,我看到了一个……白袍人!那人神秘,他一指点在我的眉心,然后我便成了其梦境之奴。”

    “好在梦境中与玉罗刹交手之时我就已知不敌,所以埋下后手,将一份意念封在了阵法棋盘之内,当我一旦使用这棋盘,便有短暂机会苏醒,不想这苏醒竟是因与少尊交手。”曲槐禹说到这里,脸上还是露出了感叹神色。

    “以上便是我等经历,现在,我要将我的揣测说出,希望少尊能救出我等。”

    曲槐禹深吸了一口气,郑重道:“那神秘白袍人施展梦境之法,将我等化作梦奴,他这梦境,应与我的山河图之阵类似,非神魂之力不可破,当然少尊手段通天,竟能以剑翼穿梭虚空阴阳,封无可封,破了我的山河图,不过恐怕你的剑翼对这梦境无用。”

    “我之推测,那白袍人至少通神,他这梦境之法,通神以下根本无力抵挡,即便亿万人联手,也全如待宰羔羊,毫无抵抗之力,会被他意志碾压,直接抹去神智,唯有修了神魂才有抵抗之力,但也会被他拉入梦境,却可以保持清醒。”

    “我等的真身,现在应该在金刀门驻地山峰,跪拜在白袍人身前,我脱离他的掌控必被他现,而他掌控我的真身,有太多手段可以控制我,留给我清醒的时间必然不多,但是……”

    曲槐禹眼中显出坚定,道:“这阵法棋盘是大罗强者之物,玄妙无尽,我得了其中玄妙,借用其力量阻挡梦境之力,却可使这片阵法空间维持一个月。”

    “我便再次沉沦也罢,但求少尊一月之内修成通神,掌控神魂之力,如此才能破此梦境之法,救出我等!梦境之战,惊险万分,败则万劫难覆,所以必须通神!”

    “此事,别人或许不能,但少尊底蕴惊世,盖压万代,更有通神战力命身,应该可以做到。”

    “如此,才是一线生机,一切拜托少尊了……”

    曲槐禹说到这里对着叶通天深深一躬,他脸上露出释然神色,微笑起来,但在微笑之中,他的身影慢慢变得透明,缓缓的消散了。

    “一月之内通神?”叶通天咬了咬牙齿,他双目中露出了如剑光一般的寸须光芒,但随即摇了摇头,蹙眉道:“这不可能,我也不会这么去做。”

    看了看这方阵法空间,叶通天急消化着曲槐禹带来的信息,他陷入了沉思,整个人如同石化。

    “曲槐禹口中的白袍人必然就是那神武者,如果说此处空间可脱离他的掌控,那么……”叶通天脑中一个危险的想法悄然产生。

    “若是依此法……一旦失败就是万劫不复,可若不用此法,哪怕我动用命身,令玄战杀来,怕也难以奈何那白袍人分毫,难解我梦境,更达不到我的目的……”

    叶通天盘坐在地,深深思索起来。

    半日之后,突有十二万九千六百柄本命乾坤龙剑在他周身环绕飞舞,组成一层封闭的球形剑域,如将叶通天与外界隔离,而在剑域之外,又有云气弥漫,遮挡一切,隐隐的,云气之中有十八尊虚影或盘坐,或盘卧!

    嗡!

    妖皇钟声响,十八妖兵领域展开,笼罩一方。

    如此种种,叶通天将自身与外界完全隔离了开来……

    金刀门驻地内,那最高山峰之巅,一个白袍人身形稍微一颤,他似是睁开了眼睛,悠悠道:“咦,有趣,竟在我布下的梦境之内设立重重防护,遮挡自身,脱离了我的监视!此代仙武传人倒也不俗,不仅身怀妙法,也修得大成《神法乾坤剑纲》,若能将其收为梦奴,也算收获非凡。”

    白袍人的声音飘渺诡异,听不出男女,此刻在他的周围,竟有大片大片的人影跪拜,其中赫然有着曲槐禹、商朝歌等人,比他们更接近白袍人的赫然还有邓黄龙以及一个倭国剑客玩家,比他们更远的除了七星神刀宗众npc之外,还有赵三千、岳海龙、牛常胜等人。

    似乎此次天剑宫与金刀门一战地域内所有牵扯之人皆聚集于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