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阵法之外,曲槐禹盘坐虚空,一副画卷如大河一般环绕在他周围,那画卷中有荒天血海,有白玉祭坛,还有盘坐着的叶通天,一如挥毫勾勒,好一副水墨丹青。

    “山河图中无生机,封困即是灭杀,试问谁可活在画中?即便你是真罡,即便你修得逆天意境,但虚空成画,离开了地风水火又怎能生存,除非你脱离血肉之身。”

    曲槐禹凝望着山河图中叶通天的水墨画影,悠悠道:“布阵需要阵法道具,还需要元石消耗,其他阵法倒也罢了,唯独这山河图乃是我的绝杀之招,需要我的真罡法器万卷山河图显化才能施展,所以要维持此阵我的真罡会迅消耗,压力也是颇大,最多只能支撑五日。”

    “不过就算是天劫真罡在此阵之中也断难支撑两日,唯独某些天赋异禀的凶兽,或是死灵之物,不需呼吸,依仗强悍体魄才可以支撑三日,你又能支撑多久呢?”

    曲槐禹心有期待,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展开“山河图”了。

    在他想来,那“敌人”虽然强大诡异,只有丹田修为却堪比真罡战力,但毕竟碍于境界,体质又能有多强?一旦空间成画,失去了赖以生存生命的空气、水分等等,他肯定坚持不了多久!

    抱着如此想法,曲槐禹安心静坐,这一坐便是整整一天。

    万卷山河图中一切如旧,曲槐禹睁开眼睛,眉头微皱,暗道:“怎么回事,怎么那人似乎完好无损?他的体质真有如此强大不成,能在二维世界存活?”

    “我不信!”曲槐禹自言自语起来,他再次闭目,继续消耗真罡,维持山河图。

    然而第二天很快就过去了,山河图中叶通天的墨影依然如故,未见丝毫衰弱。

    曲槐禹渐渐起了疑心,认定叶通天必定是使用了秘法或秘宝才能得以存活。

    “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心中一狠,曲槐禹也憋着一股劲,他不信自己的最强手段还杀不死一个丹田!

    转眼,第三天过去了,其后是第四天、第五天,直至第六天!

    曲槐禹感觉心神都要破碎,他突破了自身极限,从未有过的,令山河图之阵维持了六天。

    “可是这该死的家伙怎么依旧不伤分毫,这怎么可能,难道他的体质比六阶凶兽还要更强么?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曲槐禹万分不解,更加不甘心,他犹如疯癫了一般细细碎语,不知不觉中嘴角竟渗出了殷红的鲜血。

    他真罡透支,已伤了根基,眼前这山河图之阵已难维持多久。

    而在这时,水墨画卷一般的山河图中,叶通天意念轰鸣。

    “破阵之法!”他如有领悟,“困我六天,好个阵法,而经此六天,我终于找到了破阵之法!”

    心念一动,叶通天身形一振,就见如水墨画一般山河图中,叶通天的身影之后竟有剑影闪现,那剑影密密麻麻,竟顷刻间在叶通天后背凝成一对剑翼,然而又有第二对、第三对……直至第六对!

    当六对剑翼成型,叶通天的气势轰然爆,那六对剑翼接着轻轻一展,竟虚空破碎。

    就见那曲槐禹的真罡法器万卷山河图中代表着叶通天的墨影陡然有了色彩,接着那画面破碎,叶通天扇动六翼,竟缓缓自其中踏步而出。

    “嗯?”曲槐禹见此情景,如同遭受重击,他眼睛睁大,一脸不相信的神色,如梦呓般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非通神强者竟然破我大阵!这……你是怎么做到的。”

    “噗!”

    心神受创再加之本就真罡枯竭,曲槐禹再也忍受不住,一大口鲜血猛地吐了出来。

    随着这口鲜血的吐出,万卷山河图猛的破碎,山河图之阵自动崩解,寰宇归元、空间再现!

    而叶通天,身后十二支三丈多长的剑翼轻轻扇动,剑光森森,剑鸣如钟,他气势冲天,霸绝天下。

    “以十二万九千六百柄本命乾坤龙剑凝聚六对剑翼,成就我穿梭虚空阴阳之能,有此剑翼加身,何阵可禁我?曲槐禹,你败了!”叶通天冲着曲槐禹喝道。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曲槐禹如同疯了,他须凌乱,怒吼道:“就算你能破开我的山河图,但毕竟被封在其中六日,即便还有残存生机,也该衰弱不堪,怎会气势如此强盛?”

    “衰弱不堪?”叶通天闻言一笑,他并未感到任何生机消磨,此刻略一回想,便立刻领悟到了关键。

    他修成了《九门神关》,推开了神命门,肉身已然神化,如同成就神体。

    此身体之威能,平日不显,但若真要细究,可称生命力强大无匹,几乎为不死之身,断肢重生之类的根本不再话下,甚至可以滴血重生,当初叶通天化道终结之时,只存留了一团念头也因神命之力而迅复原!

    有此身体,注定了叶通天很难被击杀,而且他可以适应各种生存环境,已脱离了**凡胎,他可以在极寒、极热等等环境之中生存。

    “当初三代前辈创下《九门神关》乃是为了修神魂,成就大罗,他认定身体与神魂息息相关,体质越强则越有利于蕴养神魂,所以《九门神关》第一门便是神命门,推开后即可成就神体。”

    “神体威能虽然很少外显,容易忽略,但每时每刻都在挥作用,因此《九门神关》虽没有令我得到强大的攻杀手段,但其意义重大,绝不输任何绝世神功。”

    叶通天脑中明悟越来越多,但他的思绪极快,几个呼吸之间就已想通了一切。

    曲槐禹却被他的淡漠所深深刺激,他突然牙齿一咬,喝道:“看来,不得不动用最后的手段了!”

    “去!”他咬牙一喝,伸手向天一指,此便见天空中一副巨大的棋盘陡然出现,其内有星光闪烁。

    “这棋盘……”叶通天目光看向天空中的棋盘,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他认出来了,那正是取自礼盒殿的二代仙武传承之物,也就是他曾经亲手送给曲槐禹的三十六棋盘中的第一个!

    曲槐禹竟将这棋盘祭了出来。

    然而诡异的,当棋盘一现,却是曲槐禹当先身躯一振,他眼中突有清明之色闪过,竟喝道:“少尊,时间有限,快快随我进入棋盘之内!”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