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通天毫不吝惜,他底气十足,尽情的甩出法王令。八一?中?文网?  W?W?W㈠.?8?1?Z㈧W?.COM

    一出手,便是上百块!

    除了落雨令未动用之外,逆雨令、风雨令、冰雨令、雷雨令各有激,那些法王令当空炸开,顿时天地震荡,寰宇如同破开。

    如同夜幕突然降临,漫天黑雨顷刻泼下,那些黑雨实在太过密集狂暴,简直就如天空有汪洋大海突然倾覆,景象如同灭世。

    而且,随着黑雨的出现,也有冰雹伴随,还有风刀呼啸,最骇人的是竟还有密密麻麻的闪电,如同万蛇狂舞,凶猛的轰击大地。

    如此,好似天倾地覆!

    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黑雨已成灾,笼罩方圆数里范围,还在继续的向着四方蔓延,如同要颠覆整片天地。

    一切迅猛而狂暴,根本不给周犬反应的时间,他起先还是淡然神色,将叶通天当做凌久旭,似乎自信可以轻松应对,但现实无情,他完全懵了。

    法王令一出,他就仿佛突然被拉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在密集的黑雨、冰雨、风刀、雷电笼罩之下,天地哪里还有四方?哪里又有生路?

    “啊!”

    周犬吼叫,瞬间进入惊恐状态,他以最快的度化出真罡法身,他那真罡法身倒也奇特,竟是一头两丈多高的黑色恶犬,此恶犬度极快,犹如黑铁铸就,体表泛着金属光泽。

    但是,这无用!

    无论是“逆雨苍天泣”,还是“玄冰生死禁”,或者“风刀箭雨”、“狂暴雷雨”,都是范围攻杀的招数,而大量法王令同时释放,更是将攻杀范围扩展到了丧心病狂的境地,周犬深陷其中,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而且,“逆雨苍天泣”、“玄冰生死禁”、“风刀箭雨”、“狂暴雷雨”都不是凡俗招数,它们都是绝世神功之招,玄妙莫测,威力弘大,其中任何一招,飞天巨鳄那等六阶凶兽都难以抵抗,何况此刻这等招数是几十甚至上百道叠加起来。

    其威其势,别说是周犬,就是已经有所预料的叶通天也都感觉憷!

    这简直就是末日降临!

    周犬的身形在灾难般的黑雨中很干脆的消散了。

    那神武者没有给他任何表现的机会。

    叶通天置身黑雨之中,却万法不沾身,他慢慢仰头向天,冷然不语,傲然而立,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气势悄然在他身上浮现。

    他,如同绝望的主宰,如同掌控灾难的死神!

    “如此法王令,当可与青莲剑阵媲美,而且还是以乾坤龙剑布下的青莲剑阵!”

    “好个法王树,竟能让我拥有这等手段,可以想象,随着时间的积累,法王令越来越多,我的底蕴必然也越来是越是深厚。”

    叶通天心中感叹着,可是没来由的,他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寂寞,似已高处不胜寒,欲求一败。

    “不,这世间天骄无数,远的不说,这可以控制梦境的神武者便也是绝顶人物,即便是有了如今手段,我也丝毫不敢说能胜他。”

    叶通天很快就又改变了念头,心道:“这方世界广阔无边,不仅有中州四域,还有其他大6,甚至还有星空存在,而且在真罡之上,还有通神强者,还有散功强者,还有大罗强者!在更广阔的世界里,必然还有更耀眼的人杰,比如黑衣、二代仙武、一代仙武这些前辈,他们才是真正的大能。即便是在玩家之中,那看似平凡的李舒白不是也继承了一道造化道主的传承么?那手段,我也揣摩不透……”

    “我如今不过是踏足武道第二境界的小武者罢了,我的路还很长,谈论巅峰为时尚早,与周围的尚在迷茫中的玩家比起来,我也只不过是早踏出了一步而已,岂能骄傲?”

    叶通天的目光渐渐火热,他有一种迫切的期望,希望走出这方地域,去更广阔的世界,去见识更精彩的天下,结交或许不多,但必然存在的绝世天骄、万古人杰。

    不过,在这之前,先要回归现实,胜了这仙神第一战,否则一切都是空谈,诸多念头只是笑话。

    叶通天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他一挥手,道了一句:“散!”

    言出法随,如末日灾劫一般的黑雨迅消散,叶通天目光扫过荒芜破败的四周,心绪却渐渐平静,他负起双手,再上一层祭坛。

    一层祭坛就如同一个世界,在祭坛第六层,商朝歌早已苏醒,他盘坐在地,赫然已经展开了武法,释放着自己的岁月剑意,只见百万柄石剑在他身后沉沉浮浮,阵势惊天。

    再见百万石剑,叶通天心中不由唏嘘感叹。

    商朝歌的岁月剑道惊艳,百万石剑穿梭,岁月剑意弥散,可以将人带到从前弱小之时,继而斩杀,所以岁月不可轻易沾染。

    叶通天认为岁月剑道潜力无限,或许以后可成就一部绝世神功也说不定,不过现在还是差了一些。

    “凌久旭!你我的恩怨该了结了。”商朝歌闭着双眼,盘坐着没有看叶通天,他的语气很平淡,但细细品味,却坚决无比。

    “倒也有趣,你居然与那方才那个周犬有着共同的敌人。”叶通天说道,他距离商朝百步之外站定,心中隐隐火热。

    他很期待再次见识百万石剑贯空的场面。

    “无需多言!”商朝歌缓缓睁开眼睛,他的目光清冷。

    这一刻,他身后的百万石剑全都颤动了起来。

    “虚空剑场,沾染岁月,成就荒古,石剑即时间!岁月剑道近神之招,荒剑太初,剑回远古。”

    商朝歌的声音响起,他身后百万石剑随之全都震颤,显露出沧桑之感,继而如千军万马展开奔腾厮杀,向着叶通天所在之处,铺天盖地般的碾压而去。

    “岁月已经不可轻易沾染……”叶通天心思电转,他猛的伸手点在眉心,一股气势冲天而起,便见在他身周,一柄柄乾坤龙剑赫然显现,也是密密麻麻,足有十二万九千六百柄。

    “虚空阴阳乾坤剑,斩形斩意斩神法!”叶通天脑中念头通达,“神法乾坤剑纲为绝世神功,所成本命乾坤剑天生便可以斩形伤人,也可斩破意境,甚至斩伤神魂,便以之对抗岁月剑意!”

    出于对商朝歌的欣赏,叶通天并没有像方才对付周犬一样对他使用大量的法王令,那有些太过无脑,虽然他确实还有许多的法王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