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万般武法、种种神通,其实皆有道理可循,即便是叶通天认为最为诡异的时光回眸神通,使用出来也要消耗心神,而且会有反噬,越是难以重演的事情,重演之后反噬也越大,而且也并非真的所有事情都能重演。?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如今这梦境之法看似无解,那只是因为未现其中玄妙。

    这世间不会有无解的武法神通,也不会有无敌的人,即便是叶通天向往武道巅峰,但也不认为自己可以永恒无敌。

    叶通天目光深邃,他望着天空,如望着那控制梦境的神秘人,悠悠说道:“但凡武法、神通,或者阵法,施展出来必然要有所消耗,比如消耗内力,消耗真气,消耗元石,你施展出这梦境之法,也必然要有所消耗,既要有所消耗,就不可能永恒持续!”

    “我便假设你这梦境之法是一部绝世神功,施展出来需要消耗你体内的元气,将人拉入梦中需要消耗元气,将更强的人拉入梦中需要更多的元气,令一人入梦需要一份元气,令多人入梦需要更多份的元气,所以你所布下的这梦境之中,入梦者越强、越多,你的负担和压力便越大!”

    “你的能力并不是无限的,你也有做不到的事情!之所以不让这八位真罡联手,便是因为你做不到!倘若某一刻,你无力再支撑这梦境,那么一切不攻自破。”

    “或许,我若展现更强的实力,你维持梦境的压力会更大也说不定。”

    叶通天嘴角一弯,到了此刻,他的心中终于亮起了一道光。

    入梦以来,他终于掌握了一丝主动。

    高空之上,冷漠而又巨大的眼眸再现,若浩渺天音的一般的话语响起:“果然不亏仙武传承者,悟性绝佳。可你又怎知《神梦无仙》之奥妙,若你真有实力就打败祭坛上的八位真罡吧,若你能做到,祭坛第九重的传送阵就会敞开,我为你揭开神梦第二重!”

    “果然是要我与那八人一一对决,看来你除了想借他们之手将我灭杀之外,恐怕还别有目!否则直接让最强者与我一战岂不简单?难不成你还期盼着用车轮战耗光我的内力不成?”叶通天冷笑,“不过我也有我的目的,正要与他们一战。”

    “哦?”高空中的声音浩荡,似乎那神秘人对通天口中的“目的”感到了好奇。

    “你有神通,叶某也有神通,不需多言!”叶通天目陡然犀利了起来:“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身份了么?”

    高空中的巨大双眸缓缓闭上,似那不知身在何处的神秘人轻吟了一番,沉寂了好一会儿之后才道:“仙武圣法分造化,至尊门前争道宝,你是仙,而我……是神!”

    “圣武皈依,仙神自古不两立,小辈,你该庆幸我大梦未醒,否则你早已在无知中消陨,好自为之吧……”高空中的声音悠悠,似乎那声音的主人远去了,随之,巨大的眼眸再次消失。

    “神!”叶通天眉毛轻挑,回味着神秘人的言语,心中却战意昂扬,“仙武圣法分造化,至尊门前争道宝,牵涉到了仙、神之争了么?”

    当初一代仙武显现投影,告知了叶通天仙武、神武、圣武之分。

    世人修武,一为长生不老、逍遥寰宇,遍寻星空奥妙,此为仙武!

    一为教化世人、替天行道,引领太平盛世,此为圣武!

    一为凌驾一切、主宰乾坤,统御万物万灵,此为神武!

    这是仙武、神武、圣武的渊源,一代仙武又曾道如今仙路被封,圣道不通,唯神法贯通寰宇。

    不过除此之外,叶通天对武道三脉知之甚少,在他想来,仙武宗或许就是属于仙武一脉的传承,至于隐藏门派万相佛宗、众圣书院以及玄宗道门,或许属于圣武一脉,但到底是不是叶通天并不能确定,至于神武一脉,叶通天似乎根本就没有接触过,一切不得而知。

    而仙武宗有造化仙武钟,为开启造化天宫的钥匙,叶通天还知晓有两件东西与至造化仙武钟并列,同为开启造化天宫的钥匙,分别为造化神武印和造化圣武鼎,此为造化三器,图案雕刻在造化天宫中的玉璧之上。

    另外,仙武宗以至尊仙武令为宗主信物,此令牌八角,一面刻有“仙”字,叶通天还知道有一块类似的“神”字牌,不知这世间可还有至尊神武令?又有没有至尊圣武令?

    一时间,叶通天脑中无数念头闪过,他如今还理不清楚头绪。

    关于武道三脉,必然有无数隐秘,造化天宫、造化道主、至尊令牌、巅峰论武等等,似乎都与武道三脉有关联,叶通天也不急于理清这一切,他很快就将所有杂念都抛掉,淡然道:“大梦未醒的神?如今是你找上的我,所以千万不要怪我扰了你的大梦!”

    “哈哈!”叶通天轻笑两声,脚下乾坤龙剑一动,终究载着他飞向玉石祭坛第一层。

    这在祭坛的第一层之中盘坐着一个女子,正是七星神刀宗第三护教,本名舒潇,人称天火流星。

    当叶通天踏足祭坛的那一刻,这舒潇陡然睁开了双眼,她的双目明亮,似十分清醒,却厉声说道:“方天画,我终于找到你了,今日定要分个生死。”

    叶通天眼睛一眯,目光扫过舒潇,叹道:“果然是陷入梦中,将我认作了仇敌么?”

    他此刻也不客气,一出手便是激出一柄一丈多长的神风龑灵刀。

    “哼!”舒潇冷哼一声,她伸手一指,运使比真气更强横百倍的罡气,一颗比方桌还要大的火球便在她指尖凝聚飞出。

    那火球也是非凡,宛如一颗阳星,或者说是一块熊熊燃烧的流星更为合适,它与神风龑灵刀轰然撞在一处,继而两者尽都消弭。

    “拿出你的真罡手段吧。”叶通天冷然道。

    “方天画,我和师姐过誓,不光要将《红莲圣法》寻回,还有将你的头颅带到葬天谷,放到带到师傅陵前!可惜师姐已经不在了……不过即便我功法不及师姐,也不是天劫强者,但今日拼尽一切也要杀你了!”

    舒潇咬牙切齿,满脸仇恨之色,明显深陷梦中,此刻功法竭力运转。

    只见她冲天而起,长飞扬,仰天长嘶,姿态疯癫,半空中全身浴火,整个人竟慢慢化作了一个十余多高,脚踏浴火莲台、头戴火莲道冠、手捏火焰法珠,与当初俞红莲的“红莲刀尊”极为相像的真罡法身。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