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舒白安静的坐在洗剑池草庐之前,手中捏着一枚白子。? 八一中文 W?W?W?.?8㈧1㈧Z?W㈧.?COM

    “哒!”

    一声清脆的落子之声。

    “又输了!”孟长生摇头苦笑,“你这小子简直就是妖精啊,论棋艺,我是远远不如喽。”

    “孟老谦虚了。”李舒白笑道,“小子不过讨巧而已,论经验可是远远不如您的。”

    他面带微笑,却一心二用,一边与孟长生对弈,一边查看着谢宝宝来的信息,此刻对弈已经结束,他也向谢宝宝回复了一个字:“战!”

    没有战术安排,没有战情分析,没有其他指令,只是一个字,战!

    “孟老啊,说不得,不久之后还要仰仗您出手呢。”李舒白突然说道。

    “哦?”孟长生扬了扬眉毛,“还用到我这老头子的时候?”

    “如今局势,看似天剑宫强势,其实敌暗我明,强大的表象下面是根基薄弱,是漏洞百出。”李舒白缓缓的收拾棋盘,不紧不慢道:“天剑宫的组织形式,不同于传统的游戏公会,以宗门身份和宗门贡献架构支撑,兼收各类玩家,确实有其优越之处,它比传统的游戏公会更有展前景,但这样的组织形式,其实更难展壮大。”

    “一个组织的维系,或靠强权手段,或靠财富牵制,但必定要关联现世中的利益才有保证,否则一切就是空中楼阁,即便能吸引人心,但没有震慑之力、约束之力,就无法真正铁板一块。”李舒白仿佛自言自语起来,嘴角带着一丝轻笑,“天剑宫,既然现世,就难免有觊觎之人,而缺乏核心的领导,缺乏有力的组织制约,缺乏对玩家现世的震慑力,必有内患,一派和谐之下是一片散沙。”

    “天剑宫内,奸细绝对不少……此回与金刀门开战,其实那是与倭国柳生家族开战,在我看来,天剑宫乃是一盘散沙,已有各自为政的征兆,怎能与那等现世中庞大的家族势力对抗?”李舒白将黑白棋子收净,站起身来,“我查了一下柳生家族的背景,又收集了黑熊村的情报,可以断定,那柳生家族的柳生千惠不是简单人物,其人看似无志,但野心勃勃,研究其生平事迹来看,这人很有攻击性,从来不被动防御,她就如一条尾巴上也长了毒牙的毒蛇,很危险!柳生一族之中更有人才繁多,他们以黑熊村为根基,挟持金刀门,岂能弱小?”

    “另外,岳海龙这人的真实身份始终调查不出,他所做的事情颇有诡异,这个人也绝非简单人物。”

    “我可以断定,当初金刀门掌门开启门派大战之后,他们一定在天剑宫中布置了眼线,或许暗中收买了很多人也说不定,此回我们攻上门去,他们如果敢迎战,必有依仗,反之,如果没有依仗,恐怕早已求和,门派大战也不会进展到此。”

    “这是彻彻底底的我在明,敌在暗!看似是我们主动动门派大战,但其实真正的主动权在他们手中,强与弱,顷刻之间逆转也说不定。”

    李舒白轻咳了一声,又道:“不过,这天剑宫却是不错,我也很看好,掌宫剑尊以及那被神化了的叶通天更是有趣,要是沦落了未免可惜,而唯今之计,唯战,不断的战,胜利也好,失败也罢,唯有战,才能让一切隐患暴露,才能让我除掉毒牙,才能把这把天剑磨砺。”

    “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不头疼么?”孟长生捋了捋洁白胡须,摇了摇头,却道:“其实依我看来,这天剑宫的根基是他,只要他不被推到,一切都无碍。”

    “是么?或许吧。”李舒白笑了笑,“不过我还是要布置一些手段的,毕竟这是游戏世界,有太多越了现世的东西,比如各种古怪道具,所以万事无法提前预防,只得殚精竭虑,有备无患……”

    金刀门驻地,演武场上已经战成一片,喊杀声中血水纷飞,密密麻麻的真气纵横来去,各种爆炸轰鸣,不断有人惨死,殷红的血水早已流淌了一地。

    天剑宫一千余人对战金刀门三千余人,在刚一开始,战斗却呈现一边倒的局面,赵三千、冷云云、牛常胜、赵思邪等人杀得热血,威猛难敌,楚轩带领的创师猛更是凶狠的抛出各种炼金炸弹,将金刀门一种玩家杀的溃不成军。

    但随着战斗进行了一段时间,战局却渐渐趋于胶着,金刀门的玩家意识到了形势危急,也纷纷拿出了压轴的手段。

    一位名叫江户美夏的女玩家第一个显露不凡,她拥有金刀门长老的身份,取出了一块令牌,竟召唤出了一头巨大的金翅战鹰。

    那战鹰是黄金阶的大怪,高达四阶,从远处一座山头飞来,翅膀一闪便有风刀斩落,极为的凶悍,江户美夏更是纵身一跃踏在金翅战鹰背上,以一把凤翅长弓为兵器。

    他绝对是一个高级战力!

    “我来对付她!”

    定海侯吼了一声,他化身金色凤凰,拖着赤红的流焰迎向金翅战鹰,很快与之缠斗起来,渐渐远离了演武场。

    那盾甲头目、弓箭头目等岳海龙的属下也纷纷使出手段,召唤出了三尊三丈多高的四阶金刀战傀。那金刀傀儡宛如黄金铸就,不下于黄金级Boss的战力,身体防御强大,水火不侵、剑气不伤,更有八条手臂,握着八柄长刀,煞是凶悍。

    “老大需要时间,他的计划正到了关键之处,只要支撑一时三刻我们就能逆转劣势,彻底将天剑宫的人击溃!”有一名玩家喊道,他是岳海龙的亲信,从铸剑谷就跟随岳海龙的四人之一,名叫仇久,算是此事金刀门龙国玩家之中的临时头领。

    “对,大家坚持住!”

    “御风**,杀!”

    “金刀十三斩,坚持住!”

    “看我铁旗连环刀!”

    “我来使用金甲符!”

    “乾坤一气刀……”

    金刀门中的好手也施展出自己的功法招数对抗天剑宫众人,其中有六七人的战力也算不低,而仇久是最强的一个。

    他持着一柄春秋大刀,战力明显比周围几个头目高上许多,大刀挥舞起来,真气纵横,竟一人挡住了有乱舞殿数人联手。

    尤其那乱舞殿数人之中还包含了与雪痕齐名的黄道,那黄道有“乱舞殿副殿”之称,个人实力丝毫不逊于天空重骑兵成员,只比牛常胜、赵思邪等人稍弱。

    “还要负隅顽抗么?哈哈啊,那就让你们见识见识老夫青峰山镇压之力!”

    眼看金刀门玩家要站稳阵脚,一身血袍的赵三千呼喝出声,他凝聚真气飘在半空,刚要施展山河宝鼎之威,借用其内三百丈青峰山镇压之力来一记狠招,突然空间一震,有三道金光从演武场边沿刺空而起。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