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岳海龙还是柳生千惠,似乎都不将天剑宫的进攻放在眼里。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有我们的后手,真罡大圆满的npc也不足为虑,哈哈,就让击败天剑宫这件事情作为我们友好合作的开端吧!”岳海龙把玩着手中的茶杯,他有野心,如今一切进展顺利,如果能彻底掌控眼前这个女人,继而令整个柳生家族为己所用那就是更好了。

    不过,柳生家族势力庞大,现世中经济势力雄厚,柳生千惠作为准家主,更不是等闲人物,岳海龙深知这种女人很难驾驭,不仅睿智而且危险,手段狠辣,可比萧红那等粉将团的女玩家厉害多了。

    “但愿吧。”柳生千惠一笑。

    片刻后,岳海龙告辞离去,刚一离开那座阁楼,立刻就有众人靠拢了过来。这些人是岳海龙的亲信,是他新海龙派的精英,他们跟在岳海龙的身后,一个个都极为冷酷的模样,如同护卫,一言不的迈着步子,极为的安静。

    金刀门的驻地比天剑宫要小了一半还要多,却也占据了一座山峰,自山下山门往上,不算弟子屋舍,依次有金刀战堂、金刀邢堂、金刀气堂、金刀血堂、金刀鹰堂五座大殿,其上还有一座演武场,演武场后方有藏经阁、宗门贡献商店等建筑,再往上,山峰之巅便是金刀大殿。

    至于方才岳海龙离开的那座阁楼,位于金刀大殿的后方,算是金刀门掌门专属的别院了。

    岳海龙离开那阁楼,不多时行至一座山头,那里有一座颇显古老与神秘的修炼洞府,洞府之前立着一块石碑,上书“血蛟洞”三字。

    这修炼洞府既然有名字,定然不是普通的修炼洞府。

    “你们守在洞府门前,谁也不让接近,便是倭国玩家也不行,胆敢硬闯者,杀无赦。”岳海龙说道,他如今在金刀门已拥有长老身份,这座修炼洞府便是专属于他的,吩咐了几句之后便独自跨入了血蛟洞中。

    血蛟洞中竟极为宽阔,有着数间石室,分起居室、闭关室、炼丹室等等,岳海龙熟悉的走到了最里面的一座石室,那石室看着无甚特别,其内有着石床、石椅、石桌,布置的略显简陋,岳海龙却突然轻巧在一面墙壁之上拍了几下,也不知道是触动了什么机关,就见石室的一面墙壁陡然从中裂开,显露出一个直通向下的阶梯,看情形,这血蛟洞中分明是联通着隐秘之处。

    岳海龙脸上泛出笑容,大步踏上阶梯。

    那阶梯向下,竟极为的漫长,大概走了二十分钟,岳海龙竟来到了一座地下宫殿。那地下宫殿极为庞大,周围尽是各类破败的兽类石像,如石狮、石虎等,更有大量的微光矿石镶嵌四周,映照出一片破败、古老又极为神秘的景象。

    “地宫牙殿。”岳海龙轻轻吐出四个字,他目中有着光彩,没有丝毫停顿的步入了宫殿之中。

    “徒儿,是你么?”

    那大殿之中突然传出苍老的声音,只见一个身穿灰袍的老者盘坐在大殿中央,那老者看起来极为苍龙且虚弱,身材应该极为高大,却已经骨瘦如柴。

    “师尊。”岳海龙对着老者拱了拱手。

    “你来的正好……”那老者点了点头,道:“多亏徒儿你将为师解救,如今,我已经用秘法通知了七星神刀宗,想来神宗的援兵会迅赶来。”

    老者吁了一口气,目光轻抬,语气有些落寞道:“想我金刀门虽是低级门派,却是七星神刀宗三十二附属门派之一,而老夫虽然修为只有先天境,却是七星神刀宗监察执事之一,不曾当年探秘这地宫牙殿,却被那脱困而出的邓黄龙偷袭封困,竟一困三载,不仅被封了功法修为,还失了宗门掌控……”

    “幸好老天有眼,徒儿你机缘现这座地宫牙殿,将为师解救了出来。待为师真正冲破封印之后,定好好奖赏你,不仅会赐你高级功法,提升你的修为境界,更会举荐你到七星神刀宗!”老者面带微笑,又道:“此地宫牙殿关联万载隐秘,那邓黄龙有可能是万载之前的古人,只待神宗援兵来临,擒了邓黄龙,再破解这地宫隐秘,定是大功一件,你我皆有荣光。”

    “现在,你需要你帮为师启动这地宫中的修功阵法,为师要一举冲破封印,恢复修为!”老者说罢闭上双目,双手虚托丹田,一脸严肃的开始运功调息。与此同时,整座大殿的地面突然浮现出玄妙的血色阵图,更有一块如巨碑一般的阵盘在大殿后方地面之中升起。

    而老者所盘坐的位置为阵图中央,似乎是玄妙汇聚之处。

    “这地宫之中的大阵有无限玄妙,我参悟了三载才略懂皮毛,你快去操作那中枢阵盘吧,一定要按照我告诉你的的操作方法去做,千万不能出错,哪怕是一丁点的错误,你我都会万劫不复。”老者说道。

    岳海龙看着那老者,又看向大殿之内的血色阵图,脸上竟露出些许邪异的笑容……

    金刀门掌门别院之内,柳生千惠悠闲的坐在一张躺椅之上,她的身边站着一位身穿银甲的跨刀武士。

    “小姐,那岳海龙不可尽信啊,此人久久不愿交出金刀门前代掌门,也不交出掌门令,而且最近小动作不断,必有异心,不得不防啊。”银甲武士说道。

    “呵呵,这个我自然知道。”柳生千惠笑道,“有了依仗,翅膀硬了。不过他还是有些利用价值的,又是一个合格的逐利者,我也就勉强用用而已。”

    “可是,属下还是很担心,龙国玩家狡猾多诈,诡计多端,属下觉得我们根本没必要跟他合作。”银甲武士又道,“而且我不喜欢岳海龙的气质,他这人骨子里很傲慢,他是一个有野心的狂徒,虽然表面上对我们客客气气的,但是恐怕是拿我们当枪使。”

    “互相利用,这是常理。”柳生千惠摆了摆手,“在黑熊村,在金刀门,他翻不起什么浪花。”

    银甲武士还想说什么,柳生千惠却摆摆手,道:“如今的金刀门,不管掌门是谁,只有我的话才是圣旨,那岳海龙必然有他的布置与手段,可是我也有我的布置与手段,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依靠过他,面对天剑宫也好,面对七星神刀宗也罢,我都有应对之策,岳海龙以为知道我的计划,但是他所知道的只是我希望他知道的而已。”

    “我真正的计划已经悄然展开了,远古的力量,殷红的杀戮之刃,我柳生家族的守护之力已经在在黑暗之中暗暗崛起了,当血海翻滚而来,就是我族辉煌的开端。”柳生千惠伸了伸懒腰,“今天说了太多话呢,有些困了,你退下吧,我要睡一会儿,希望当我醒来的时候,那天剑宫已经攻来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