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擎终于现了叶通天的低级庭院,他几乎是眼中含泪扑到了叶通天的近前。?  八?一中?文 W?W?W?.㈠8㈠1?Z㈧W?.㈧C?O㈧M

    “师父啊,快帮帮徒弟我吧,我现在成垃圾了,人家都叫我废物头头、废物第一啊!”韩擎此刻一副无赖形象,他已经决定了,今天软磨硬泡,无论如何一定要从叶通天手里讨到点东西,他想碾压6不完,想恢复威信,撑起自己长老的门面。

    “今天可以不要脸,好不容易找到叶神,必须有收获啊!”韩擎心中想着,努力装出一副可怜相,几乎以哭腔在不断的倾诉。

    叶通天却是不为所动,好似根本就不曾注意到韩擎的到来,他不急不慢的雕刻着手中的微光矿石,渐渐的,一个栩栩如生的人形就要出现。

    “师傅在上啊,要不您就随便送我一套绝世神功得了,给我一颗造化元丹也行,送我一门神通也好啊?实在不行,您把我的这枚续命指环提升到奇宝总行吧?我是如此崇拜您、敬爱您,你就略微帮帮徒弟呗?”

    “叶神师父啊,你可不能不管徒弟我啊,要不我把我家老姐卖给你怎么样?她的三围我知道,她最喜欢吃什么、有什么爱好我都知道,我家老姐人不错的,长得漂亮,也有个性,最重要的是,她很痴情!叶神师傅,你想不想追我老姐啊,我给你们搭线怎么样?我觉得,唯有你可以征服她!拯救她!”

    韩擎的口水无尽,围绕在叶通天旁边絮叨不止,根本就不知道疲倦。

    叶通天不为所动,过了许久,手中的雕刻似乎完成了,他才弹弹衣袍站起,却只是摇头看了看韩擎。

    “师父在上,帮帮徒弟吧!”韩擎此刻简直要跪地磕头了。在他心中,叶通天已经神化,无比的强大,随便提点自己一下,他就能强势崛起,别说胜过6不完那个猥亵男,就是铁乌龟也能力压,自己要胜过老姐,也只能依靠他才行。

    “擎大少,好自为之。”叶通天看着韩擎,嘴角稍微弯了弯,露出了一丝“神秘”微笑。

    韩擎心神一颤,就要再次开口索求好处,他突然现叶通天将他刚刚完成的雕刻丢了过来。

    “这是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石人?”韩擎一愣,连忙查看那比拳头还要小的石人雕刻。

    那雕刻是一个持剑的小人,因是由微光矿石雕刻而成,所以散着微弱的白光,有如玉雕,却是一件一阶特殊物品。

    “七杀剑客:一阶玄刻制品,特殊物品,无品质,内力激活后石像自行演练七杀剑法。”

    “这是什么东西?”韩擎不由自主的挠了挠头,就要向叶通天询问个仔细,可抬头再看,眼前哪里还有叶通天的身影?

    飞空仙山,乾元殿。

    叶通天无奈的摇了摇头,天剑宫驻地中的低级庭院暴露了,这意味着若是继续呆在那里自己怕是难得安宁了。

    “也罢,我的自我封印不断破除,是先领悟神法再上巅峰,还是封印先破身死道消,这时一场竞!便在这乾元大殿之内,安心修功吧……我的合道,就要开始了。”

    叶通天安静的盘坐而下,一柄柄小巧的乾坤刻剑却悄然浮现在他的脑后,密密麻麻,颇有神秘。

    时间慢慢流逝,叶通天的生活似乎与不久之前重叠了,除了雕刻乾坤刻剑,便是参悟《九门神关》,或者研读道经。

    他的玄刻秘技早已由“入门”升级到了“精通”,甚至距离“大师”也已经不远。玄刻技法入门时,有基础记忆“操刀”,晋升精通,叶通天又领悟了“刻”!

    “刻”技法是指重复雕刻已经完成过的玄刻制品可以大大提升雕刻度,叶通天雕刻乾坤刻剑已经无比熟练,雕刻的度亦是惊人无比,只是几个呼吸便可完成一柄。

    在不断的雕刻之中,叶通天的内力也在不断的凝练,渐渐逼近一脉内力可抵普通人九脉内力的终极程度,而一旦达到,经脉将神化,从而就可以孕生通灵的本命乾坤剑,彻底修成《神法乾坤剑纲》,叶通天如今距离这一目标已经相去不远了,似乎抬眼可望。

    转眼又是三天过去了……

    天剑宫东方万里之外,黑熊村金刀门驻地,一座阁楼之内,岳海龙正在悠然的品着香茶,而他的对面坐着一位姿态慵懒的女子,正是那柳生千惠。

    “千惠小姐,借助当日门派大战,我们尽扫阻碍,如今终于彻底把持住了金刀门,我想,我很快就可以称呼你为掌门了。”岳海龙笑道,他与柳生千惠之间摆着一张矮脚茶几,茶几上面摆着一个冒着热气的朱砂壶和两盏小杯。

    淡淡的茶香飘荡在周围的空气中。

    柳生千惠神色稍显散漫,她微微一笑,说道:“此事能够如此顺利,离不开岳先生的帮助,对了,那金刀门的前代掌门可被彻底控制?”

    “千惠小姐放心,那老家伙已经收我为真传弟子,对我非常信任,完全在我控制之中,他不会对千惠小姐的计划产生任何影响。”岳海龙嘴角弯了弯,脸上有得意的神色。

    金刀门有隐藏剧情,那邓黄龙其实乃是强夺的掌门之位,真正的金刀门掌门其实另有其人,这隐藏剧情关联着很多很多,对岳海龙来说更是意义重大。

    “那就好。”柳生千惠笑了笑,她虽然眼睛半开,一副慵懒的模样,但不可否认她的容颜也是绝世之流,此刻一笑,也如闭月羞花,颇为迷人。

    “邓黄龙呢?可有现他的踪迹?”柳生千惠又问道。

    “没有。”岳海龙抿了一口茶水,不在意的道:“自从当初门派大战之中失踪就再也没见过他的踪迹,或许已经死了也说不定。”

    “这个npc来历神秘,身上恐怕有隐藏任务,可不能大意呢。”柳生千惠皱了下眉头。

    “无妨,千惠小姐尽管放心,即便邓黄龙再次出现又能如何?黑熊村已经彻底被我们掌控,金刀门里也再无他立足之处,他若出现,杀了便是。”岳海龙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也是,今日已不不同往日!”柳生千惠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又道:“天剑宫可有动作,真要攻来?”

    “据我安插的卧底回报,明日一早,他们会驾驭问罪神刀而来,出动千人,据说会有一位真罡境大圆满的npc护教跟随。我想,很快就会有门派大战的系统提示响起吧。”岳海龙不在意的说道。

    “真罡大圆满哦,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那天剑宫倒也非凡,竟有如此护教,真是让人羡慕啊。”柳生千惠眼睛略微睁大了一些,脸上似乎有一丝期待的神色。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