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通天点了点头,他意念一动,瞬间已知玄战在造化天宫的种种经历,表面平静但内心其实惊骇,玄黄战体之强再一次乎了他的预计,原来在造化天宫通天塔第十三层中,玄战竟已战过十二万九千六百名有真罡修为的天兵,其战力简直霸绝天下,无怪乃是可是纵横星空的巅峰战体。八??一中文 W?W㈠W.81ZW.COM

    是以,玄战就如同是一个级Bug,将他放在造化天宫之中可以为叶通天带来无限的好处。

    “如果我不能以万法全通逆转化道,怕是战力追不上玄战了。”叶通天心中暗道,他的注意力又落在玄战递过来的黑色骨球之上,此物乃是六阶绝品野怪鲸鲲一身精华凝结,名为鲸鲲元骨,毫无疑问乃是奇宝级的材料。

    叶通天已获得了玄战的记忆,他知道那鲸鲲庞大至极,可成海中霸主,以深海巨兽为食物,若是能突破六阶的自身极限,得以进化,其潜力或许也不差于毒神。

    “海中霸主……此鲸鲲元骨就作为叶某第五命身的根基好了,只待我逆了这化道,突破丹田,便再运神功,创生你这鲸鲲命身!”叶通天心中定下计议,一摆手,令玄战自行活动而去。

    剑尊却又来到叶通天近前,他打量周围商朝歌等四人,毫无顾忌的释放着自己的剑意,道:“尊本尊法旨,剑尊一试剑意而来。”

    叶通天闻言一笑,他怎会不知剑尊的念头?剑尊是至尊资质,参悟诸多剑法,创下《九仪天尊剑》,修得璀璨剑意,自有傲气,而他身为天剑宫掌宫,更要有威严手段,所以他也有心立威。

    是以,说话之间他的剑意已经显化,整个人锋芒毕露。

    论战力,剑尊现在确实远远不及玄战,不过他的璀璨剑意也是当世无双,迟早可以冲临星空,而受到他的剑意刺激,商朝歌、莲百合两人不由自主的心潮澎湃。

    他们同为剑者,对剑意自然极为敏锐,商朝歌目光稍有复杂的看向剑尊,他清晰感受到了璀璨剑意,在他眼中,剑尊已化身为剑,傲立星空,斩断了一切束缚,成就了无限璀璨。

    “以星空为背景,这是什么剑意?”商朝歌喃喃说道,他的岁月剑意不由自主的展开,白飞扬。

    莲百合与商朝歌的感受差不多,她也清晰的察觉到了璀璨剑意,略微有些愣,说道:“绝顶剑者,绝顶剑意,此剑意浩然、博大、极巅。”

    她闭上眼,仔细琢磨了一番,突然一指点在眉心,如忘我一般道:“我修《碧海轰霆剑》,领悟潮汐剑意,身如海、剑成势!”

    她赫然也释放出自己的剑意,她那剑意亦是非同寻常,如同成就浪潮大势,起起落落翻腾不休。

    于是,在无言中,三位剑者悄然比拼剑意,而能看出其中玄妙者不多,叶通天能看到,曲槐禹也能看到。

    这曲槐禹也是彻底服了,他知道商朝歌和莲百合都是当世强势剑者,剑意造诣精深,不想叶通天的第三命身一到,以活血境的修为,居然在剑意一途竟能与他们比拼,这意味着什么?

    他目光复杂的看向剑尊,他知道此人成长起来必定为绝顶剑者,而且他如今还只是活血境的修为,将来的成就多半还要在商歌和莲百合之上。

    叶通天所能看到的要比曲槐禹多得多,以他此刻的武道造诣,一眼便能看出剑尊的璀璨剑意在意境和潜力上更胜商朝歌的岁月剑意和莲百合的潮汐剑意,不过在剑意的凝练程度上却远远不及。

    “以剑意对决,本是凶险莫测,易毁根基,不过三人这般对决,不求胜负,不是生死相杀,炫耀和互相印证的意味倒更多,这对三人来说都有莫大好处。”叶通天淡淡说道,他于是令众多玩家退散,不言不语的守在了一旁。

    片刻后,玉罗刹苏醒,她神情有些迷惘,如同呆了,过了好一阵子才沉着脸开始磕药打坐,休息了半晌,她终于还是来到了叶通天近前,沉声道:“多谢少尊手下留情及救命之恩,我性子要强,吞下修罗丹化身修罗,乃是以自毁根基为代价强行获得通神初期的战力,却仍旧不敌少尊命身,不曾想少尊命身不仅瞬间将我击败,更洗尽我体内修罗气,绝了修罗丹的后患,如此神威神力,玉罗刹……唯有心服口服!”

    叶通天点了点头,他如今化道,见识了太多太多,似乎已经练就泰山崩于面前而面不改色的淡然,心绪波澜不惊,此刻颇为平静道:“自此以后,与商朝歌等人尽力护持天剑宫吧,作为本宫护教,未必没有通神之机。”

    这话叶通天说的平平淡淡,但听到玉罗刹的耳中却多了霸道之意,同时也有诱惑力,竟让她如同面对上位者,不敢忤逆。

    玉罗刹只得苦笑倒退,心中有一种既得又失的感觉,却知道自己必定是要成为天剑宫的护教了。

    又过了半晌,剑尊、商朝歌、莲百合三人苏醒,一番剑意对决,三人都大有收获的样子,一个个似乎还意犹未尽、颇为回味的样子。

    “两位剑意精纯,剑尊此番冒昧了。”剑尊第一个开口了,他对着商朝歌和莲百合一拱手,神色淡然,眼睛闪亮。

    商朝歌和莲百合慌忙回礼,一番剑意对决,他们自是大有收获,更对剑尊不得不重视起来,因为那璀璨剑意竟在意境之上完胜他们的剑意。

    “掌宫剑意高深,今日见识了此等剑意,商某才知自身之弱,星空、璀璨、脱,妙妙妙!”商朝歌说道。

    “璀璨剑意,想来当修这等剑意才能斩破通神的桎梏啊,莲百合此次也是受教了,此回甘愿为为天剑宫护道,还望以后与掌宫、奕剑圣再论剑。”

    莲百合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她随商朝歌离开南海之前曾受师尊秘嘱,言道此行必定有大造化,她对师尊从来都是信服无比的,现在略有明悟,认定了这重立的天剑宫便是自己的造化之地。

    剑尊此刻哈哈大笑,他渐渐有了一派之尊的气势,此刻大袖一挥,道:“商前辈已为我宗门护教,镇守太清殿,剑尊斗胆,请曲前辈为我宫门护教,镇守灵兽峰,请莲前辈为我宫门护教,镇守香炉峰,请玉前辈为我宫门护教,镇守天剑峰,我宫门藏经阁也为三位前辈开放,宗门内一切资源三位前辈尽可调用,诸位前辈可愿?”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