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那棋盘是大罗强者传承之物,有通神契机……”莲百合身躯一震,惊道,商朝歌和玉罗刹二人更是完全呆了,他们的脑海里如同有万顷天雷翻滚,嗡嗡的,思维都为之截断。? 八一中??文 W㈠W?W?.㈧81ZW.COM

    通神,那是他们如今最大的愿望,入通神修神魂,那是另外一种武道境界,此境界太难跨越,自古以来隔绝了无数英才,即便是天劫强者亦难跨越,相传唯有少数绝世神功才可让人轻松跨越真罡,踏入通神!除此之外,要想通神只能依靠自身感悟,只能依靠自身创法。

    神之一字,有太多深意,而通神一词也即表示一入此境才真正脱凡人,有由人化神,如凡入圣,获得绝强战力。通了神就是一方大能,便可称尊号祖。

    如今听闻好友有了通神契机,可想而知商朝歌等人的心情,那即是欣喜又是嫉妒,而一番道贺之后,玉罗刹却颇有些感叹道:“仙武宗底蕴果然深厚,世人皆知三代仙武黑衣前辈乃是南域第一奇人,巅峰论武通神惊天下,却不知原来这仙武一脉二代宗主居然是大罗强者,唉……”

    她叹息一声,言中之意仍是对叶通天有轻视,觉得他空占了仙武宗底蕴。

    而就在这时,叶通天突然抬眼虚望,目光似乎穿透天剑大殿,望向了远处虚空。

    他脸上露出微笑,却道:“居然已经战体小成,好好好。”

    他复又平静的望向玉罗刹,道:“前辈,我的第三命身已至,此命身好战,而出手必尽全力,前辈若要与他动手还望小心一二。”

    叶通天这是善意的提醒,他清晰的感觉到了玄战的玄黄战体已经小成,凝聚了本命战龙与战蛇,在战力上已不逊于通神武者,严格说起来那玉罗刹已没有与他动手的资格。

    玉罗刹听到叶通天的话却皱眉气恼,哼道:“你这小辈,我今天便要你见识识厉害,别以为依仗仙武宗底蕴便可无视修为境界!”

    叶通天只是微笑不语,而片刻后,玄战果然来临,他带着浓郁至极的战意,躯昂扬,踏空而来,目空一切,只在天剑宫议事大厅高空拱手,喝了一句:“玄战,参见本尊。”

    这一声,震惊了商朝歌四人,曲槐禹先眼睛眯起,道:“这便是命身么?”

    莲百合蹙眉,低吟道:“好强烈的意,一句话居然都令我心口闷,此人……”

    商朝歌面露微笑,他没见过玄战,也至今不明叶通天的命身之玄妙,但他见识过同为命身的毒神与暗魔的手段,更见证那剑尊以至尊资质创生而出,他知叶通天的无敌,心中暗道:“玉罗刹性子略有狂傲,不过此回恐怕要吃点苦头了……”

    玉罗刹却冷哼一声,径直飞身出了议事大厅,抬眼看那带着远古气息、脚踏一龙一蛇的战神身影,不知怎的,突然就感到一阵的心惊胆颤,却咬着牙齿道:“你就是那小辈的什么第四命身?本座南海紫竹岛岛主,真罡圆满修为,人称玄风刀尊,修顶级功法《九九玄风刀》和《八臂修罗身》,且看你这小辈可有手段与本座交手。”

    这玉罗刹是火爆脾气,说动手便动手,功力运转,身形猛的化作六丈大小,却是化出了真罡法身,她的真罡法身面如菩萨,有慈悲之相,但长如血,飘扬十丈长短,她有八臂,持八柄风刀,周身弥漫血气与煞气。

    那是与红莲刀尊齐名的修罗刀皇!

    玉罗刹化出真罡法身修罗刀皇,真罡大圆满的修为显露淋漓,其威其势,震荡八方,顿时吸引了众多天剑宫玩家的注意。

    “那是什么?”有玩家看到修罗刀皇煞气森森的立身天剑大殿上空,心中震惊,慌忙赶来观看。

    “我大天宫无敌战神再次现身了,大家快来看啊,战神又要威了!”

    “咱们的战神就是无敌,快看,他居然脚踏一龙一蛇,太牛了!”

    “大爱战神,永远不败,战力无敌!”

    “那长着八支手臂的是什么东西,大怪么?战神现身是要对付她?”

    “杀,杀她丫的,管她是什么妖怪,敢在我大天剑宫内放肆,找死!”

    “我孙二牛是战神的铁杆粉,我大战神无敌!我大战神威武!”

    “快快快,去武斗场里把大伙儿都叫出来,为咱们的战神助威……”

    玉罗刹太过强势,想不引起围观都不行。她虽然略微骄傲自大,但毕竟也是身经百战的天劫强者,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她看不透玄战的修为境界,看不出他的战体玄妙,但可以清晰的感到那种强者气息,更被他身上的绝世战意所震撼,所以她一上来便显露了最强手段,直接化出了真罡法身,至于之前压制修为的说辞则顷刻忽略。

    商朝歌、曲槐禹、莲百合三人出了天大殿,都目露精光,对接下来的大战颇为期待的模样。

    叶通天也走出了天剑大殿,剑尊亦赶来,沉静的站在叶通天身后。

    天空之上,玄战目光扫向修罗刀皇,扬眉出戟,气质沉稳昂扬。

    “战!”他喝道,玄黄战戟一指玉罗刹,战意如刀蓦然劈出。

    “哼!看本尊拿你!”玉罗刹法身飞起,赫然主动向着玄战动了攻击。

    战神沉稳应对,玄黄战戟一挥划出道道青光,战意飙洒四方,方圆三千丈顿成他的玄黄战界!

    玄黄战界,战意凝化之界,其内一切敌皆被玄战战意压制,玉罗刹顿觉心惊胆颤,有四面皆敌的感觉,功法运转明显迟滞,一身实力顿失四成。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惊人,玄战可不懂得什么放水之类的,他每战必尽全力,对手是真罡强者也好,是活血弱者也好,他都会认真对待,狮子搏兔亦需全力。

    “这是什么功法,你到底是什么修为?”玉罗刹竟泄了战意,心神惊乱。

    玄战不答她,玄黄战戟一挥,顿时满天戟影浮现,如潮似浪一般向着玉罗刹碾压而去。

    这一招是他的乱戟玄黄!堪比近神之招,乱天动地,那满天的戟影带着搅一切的战意,不仅伤形亦伤意,此乃杀身破意之招!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