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门派大比武的消息之后,大多数玩家都斗志昂扬,摩拳擦掌,然而却有一队玩家哭丧着脸,大呼倒霉,甚至出现了骂街行为。?  ?八?一中文 W?W?W?.?8㈧1ZW.COM

    他们便是在门派大战中叛变过来的黑熊村玩家,他们都选择加入了天剑宫,却被韩擎连唬带骗,全都收入了天骄堂,而这天骄堂奇怪啊,一旦加入,居然要求自废修为!

    而且不仅要自废修为,还要把所有功法秘籍上缴,不是上缴传功长老换取宗门贡献,而是上缴给韩擎!

    在一开始,这些玩家对这种待遇还不觉得什么,毕竟是投降过来的,相当于俘虏,获得加入宗门的资格就算不错了,自废修为也是应该,任何一个公会都不会无条件接受投降的俘虏,就算不进行考察、排除卧底,也总要有警惕手段。

    所以在他们看来,韩擎提出的自废修为的条件倒也算正常,至于上缴功法秘籍,那就更正常了,不让上缴所有物品就算不错了。

    他们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要想从俘虏转变为大有前途的天剑宫弟子,合该如此,甚至他们之中还有不少人居然极为推崇这种做法,认为天剑宫有制度、有手段,必定有高人在掌控,不过等加入了天剑宫,他们才了解了真相!

    原来在这一切都他姥姥的是韩擎的个人主意!他们加入天剑宫,废不废修为根本就没人在乎,甚至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留意过他们,视他们如无物,加不加入天剑宫,是不是叛变过来的,没有人过问,整个天剑宫,从上倒下,除了那个韩擎长老,有个球的身份考察,有个球的排除卧底?

    他们完全是被韩擎给忽悠了!

    至于那天骄堂,名字响亮,但是其内部成全居然全部都是生活玩家,大多数都是采药的,还有大西瓜、小桃子这种特殊类的,包括韩擎在内,清一色的都是活血境大圆满的修为,没有一个丹田境武者!

    而在天剑宫内部,这个天骄堂是被称作废物堂的!

    他们,稀里糊涂的就被废物堂的头头给忽悠了,稀里糊涂的就自废了武功,成了彻彻底底的废物,连活血境都未到,也没有秘籍修炼,如今见识到门派大比武,见识到门派大比武的奖励,他们都可以参加比武,可是他们若参加了除了吃土还能干什么?他们能不哭吗?

    “他老母的,这个天剑宫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一个组织啊,废物堂,加入可就要自废修为!”

    “这到底是谁定的规矩啊,脑子有病不是?”

    “我被坑的好惨啊,好个韩擎,好个废物头头,你他妹的不得好死啊!”

    “老子一身热血,黑熊村里挂的上号的高手,尼玛的,现在居然跟一群采药的混在了一起,我还不如删号了呢?”

    “有没有王法啊,有没有天理啊,老子不想呆在着这狗屁的废物堂……”

    “原本,我是有机会加入天空重骑兵的,是有可能成为火云六虎的,甚至我有望成为天剑序列,可是如今……韩擎,我想办了你……”

    此刻,一大群新生代“废物”正在三剑潭旁边聚众大骂,一个个大呼郁闷,云震空、元黑厚等人都在这里,他们大吐着苦水,越骂越是气愤,不过突然,他们集体收声了,却见韩擎从远处兴高采烈的向他们喊道:“未来的天骄们,你们都在啊,太好了,门派大比武要举行了,我们天骄堂们要展露风采了,你们来组建啦啦队吧!”

    “啦啦队,我啦你妹的队啊!”

    三剑潭边这一大堆玩家无不在心中暗骂,那元黑厚最是胆大嘴毒,淬了一口道:“就我们这样的连活血境都未达到的废物去当啦啦队,这不是掉咱们天骄堂的价吗?我看我们都不够格,韩长老您一人能顶半边天,只要您一出场,我看也不用啦啦队了,绝对士气爆棚啊,咱们的名头太响了!高喊一声我是天骄堂的,保管对手吓掉眼泪。”

    韩擎却好似听不出元黑厚话里的意味,居然点了点头,道:“我们天骄堂隐忍许久,也是该一鸣惊人了,如果是从低调中猛的爆,那或许也不错!你们这一群新人菜鸟,实力太弱,当啦啦队也的确掉价,影响天骄堂的威名,那么……你们这群菜鸟都集结在这里作什么?还不快去剑门殿刷任务赚贡献,我告诉你们兑换《七杀剑典》难道都忘了么,不想重新修回境界了么?你看看你们,一个个一点精神都没有,跟废物似的,我天骄堂可是不收废物的……”

    “还不收废物?我擦你先人板板啊!”

    众人咬着牙齿,听闻韩擎的说教,无不心中暗骂。

    而韩擎对着这一群废物一通说教之后,神清气爽的去找冷凝香去了,啦啦队,他觉得是很有必要组建的。

    三剑潭边,那些玩家灰头土脸,一个个都如吃了苍蝇一般恶心,哪有什么刷日常任务的心思。

    “你们,得了便宜还不自知啊。”突然有声音在一旁响起,此时众人沉默,这一声颇显得突兀与响亮,他们寻声望去,现了两个正在垂钓的老者。

    这两个老者都是玩家,须皆白,一个精神抖擞,留着山羊白须,盘坐在三剑潭边一块大石上,颇有些世外高人的形象,一个酒糟鼻子,糟糟蹋蹋,却在旁边打着瞌睡。

    说话之人正是那山羊胡须的老者,他此刻见众人望来,依旧一副淡然神色,却道:“你们大抵还没去过藏经阁吧,所以不知道我天剑宫底蕴,你们可知那《七杀剑典》乃顶级功法?”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

    “顶,顶级功法?”云震空、李前、庄少爵、元黑厚四人相互对望,精神一振。

    山羊白须老者继续道:“你们觉得被韩擎给忽悠了,自废了功法修为成为了废物,殊不知你们其实已经走到了许多人的前头,讲武堂中有我宫门真罡境圆满护法讲武视频,你们可去前往查看,当知三废论,便会明白何为天骄。”

    “你这老头,你是什么人,说的倒挺玄乎的?诓骗我们么?”有人问道。

    “老夫只是个散人,今日点拨点拨你们罢了。”山羊胡老者说道,这时那打瞌睡的酒槽鼻子老者醒了,一仰头,嘟囔了一句:“别吵,别吵老子钓鱼……”

    说完一句,他打个哈欠,低头居然又睡了。

    众人对这两个奇怪的老头不怎么在意,他们明显也是生活玩家,修为都不高,同样都是活血境大圆满,说不定就是天骄堂中的玩家,所有心中对他们颇为警惕。

    不过那庄少爵在看到那酒糟鼻子的老者面容之后,却神色大变,惊道:“大爷爷,您怎么会在这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