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轰隆!”剑尊的体内竟传出了唯有打通七万经脉以上才会出现的雷鸣之声,他闭目盘膝坐下,身形迅改变,顷刻间生出一头丈许长的白,面容也化为一个俊美青年,那朱雀法珠也似乎是臣服一般落在了剑尊的指尖。八一中?文网  W㈠W?W.81ZW.COM

    一股惊世的气质在剑尊身上出现了,他之变化,震惊了整个战场,那已经临近剑尊的邓黄龙也神色大骇,不敢再靠近半步,惊道:“你,你是何人?”

    他从剑尊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令他胆颤心惊的力量。

    剑尊睁开双眼,他的眼眸竟化为淡金色。

    “先天境的小辈,吾在你身上看到了两道一重天天劫印记还有岁月痕,你如今既违尊上意志,吾便为你降下先天境二重天天劫以惩戒。”

    剑尊看着邓黄龙,神色淡然,他慢慢抬起右手向着邓黄龙一点,道:“真劫玄功,御天凝劫,以吾灵修之名,降二重天离火之劫,九衍灵雷遣送,凝、现!”

    随着剑尊的话语,朱雀法珠蓦然飞出,在空中陡然膨胀到三丈大小,一股在众人看来极为浩瀚的元气从其内释放,直冲天空而去,继而空间震动,竟有一道如金色巨矛一般的天雷轰然降落,直刺邓黄龙!

    这一切说来繁琐,其实只是在瞬间生,电光火石之间邓黄龙已经出了震怒的厉吼,他两把龙刀抵挡住了金色巨矛天雷,但是诡异的,他的身体之上蓦然冒出了蓝色的火焰。

    “啊,天劫,这是天劫!这怎么可能?吾怎会引动天劫,而且此劫不是乱雷劫,这是什么劫,这火焰竟燃烧我吾之意境,啊……”

    邓黄龙惨叫出声,似乎又忽然想起了什么,指着“剑尊”道:“这、这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真劫玄功》,不、不可能!此神功应该早已失传数万年,而且常人修不得……”

    “难道、难道!你是……不可能!”

    邓黄龙眼睛几乎要瞪出眼眶,脸上现出至极的恐惧,他的真实身份非同凡响,不是常人能够揣测的,几乎没有什么可以使他太过震惊,他见识过太多太多东西,知道太多太多秘密,即便是面对绝世神功,他也轻松自然,即便是面对通神强者,他也可以轻蔑视作小辈,他的眼界越当世之人太多太多了,但是在他的记忆里也有太多太多禁忌一般的人和事物,那都是当世之人所不能知的,也唯有那些禁忌可以令他心神颤动!

    疯狂的痛吼和惊叫中,终于,邓黄龙心神崩溃了,他根本顾不得继续进攻,带着一身火焰,宛如逃命一般向远处奔逃而去……

    金刀门一众npc和玩家见此情形立刻大乱,金刀门掌门是他们的最强战力,是他们的统帅,如今居然这般表现,好似在剑尊一招之下重伤,这就好似他们的精神支柱崩塌……

    当那邓黄龙犹如疯,仓皇而逃时,一道突兀的系统提示突然在叶通天的耳边响起:“您的龙兽于银龙峰化龙阁内孕育出世,将历经生死劫,请玩家迅前往化龙阁护佑!”

    叶通天听到系统提示,想起了化龙阁内的那个兽胎。

    化龙阁内有强大阵法,可以采集银龙峰灵气孕育龙兽,不过那龙兽的成活率并不高,叶通天见到了很多死胎,似乎历代仙武都没能获得一头龙兽。

    所谓龙兽,是指拥有“龙”之血脉的异兽,在诸多道经中有一个说法,真龙是“道”的形体,龙龙身,形如“道”字,乃是灵韵聚集、夺天造化的之兽,一旦现世,必定气运加身。

    化龙阁传承仙武一脉,其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仙武宗主孕育身怀道蕴的龙兽,助仙武宗主气运加身,其内化龙阵法玄奥无尽,所能孕育的龙兽有可能是真龙,也有可能是与真龙同级的其他龙兽,只要存活现世,必定凝结道蕴、气运加身!

    叶通天曾在化龙阁中那唯一存活的兽胎上留下了鲜血,也是存留了一个念想,不想今日竟真有龙兽孕育了出来。

    叶通天隐隐感觉到了有一头血脉相连的小兽正在化龙阁中艰难的要睁开眼睛,而此时,竟有莫名的力量降临,想要将之抹杀,似乎天地不允许它的存在,要封闭它的生机。

    那种力量很诡异,若在以前,叶通天不会明晓,但现在,他无比的熟悉。

    那阻拦小兽诞生的,要将它夭折的力量,是化道之力!

    “与我一样,化道么……”叶通天心神震动,“凝结道蕴而生,道助你亦毁你,我能感觉到,你在奋力求生,你向往生命,我的龙兽,哈哈,你我一同,对抗这化道生死劫吧。”

    叶通天笑了出来:“逆道之路,解化道之道,你我共赴,也算美事一桩!”

    笑声中,叶通天离开了战场,他重回飞空仙山,来到了银龙峰,来到了化龙阁。

    化龙阁之内如今七彩光华灿烂,赤橙黄绿青蓝紫,宛如色彩的漩涡,而导致这些七彩光华产生的原因,则是化龙阁中央的一颗兽胎。

    那兽胎椭圆,其内清晰可见一个嫩生生的小兽,小兽只有巴掌大小,形如小龟,有着龙,身体如白玉雕成,它趴伏着,眼皮微微颤抖,它太幼小了,还睁不开眼睛,全身却溢散着七彩光芒。

    那些七彩光芒是它的生机,是他的道蕴,不可抑止的消散着、流逝着。

    叶通天悄然来到这小兽近前,他如今经脉又打通了三条,距离经脉尽数打通只剩下了六条,化道的迹象虽不如小兽那么明显,但隐隐的似乎也要有七彩光线将要从体内溢散。

    他伸出手掌,如同可以触摸那些七彩光芒,看向小兽的目光中充满了怜惜。

    “你一定很向往生命吧,你一定很想看一看这个世界吧,我能感觉到,你很努力,你很不甘……”叶通天神色怅然,小兽沾染了他的血液,与他缔结了灵魂的联系,他能感觉到那小兽的心绪,此兽虽小,但已有求生的本能,而且其求生**极其强烈。

    “你是我的宠兽……别怕,别放弃,别人不敢沾染你的化道劫,我可以,你没有逆抗的力量,我给你!”叶通天微微一笑,目光变得温柔,他右手轻轻按在小兽的胎衣之上,左手食指猛的点向眉心。

    “元气神宫,你既已与我内功冲突,今日我便将你剥离,随同那天人隐脉,一同脱离我身,从此护佑我的宠兽!”叶通天说话之间,嘴角悄然溢出了鲜血,他竟生生将天人隐脉及元气神宫从体内剥离而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