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退下吧!”

    铁乌龟闻听剑尊之言,只觉得心中极不是滋味。八一中?文?网  W㈠W㈠W?.?8㈧1㈧ZW.COM

    “我和叶子之间,如今到底差了多少距离?我已凝气圆满,为何战力还是如此局限,难道商朝歌的三废言论是真的?”铁乌龟狠狠咬了咬牙齿,深深的看了剑尊一眼,又摇了摇头,召回黑角乌雷马,向着赵三千和另外一名攻方大将黄天瑜的战斗之处奔去。

    在下方天剑宫山门大战范围内,军师营第一军师李舒白此刻目光落在剑尊背影之上,却道:“众军师密切注意铁乌龟长老和赵三千长老,分割战场,孤立敌方大将黄天瑜,引导促成围杀局面,命天空重骑兵保留杀招,蓄势以终结……”

    他不紧不慢的说道,居中指挥,神情淡然,却又细语道:“叶神的第三命身,天剑宫的掌宫,活血境的你,从未出过手,难道能抗衡显化境大圆满的npnetbsp;   半空中,攻方npc大将周邦单手擎巨剑,目光凝视剑尊,不禁冷笑道:“区区活血境小武者,竟是天剑宫掌宫!哈哈哈哈,如此低劣的修为,当什么一宗之尊,可笑可笑,今日我便杀了你!”

    剑尊表情冷淡,他似乎如看不到那周邦与他的大刀一般,头顶之上的朱雀法珠悠悠旋转,却飘下朱红色的元气,将剑尊整个人托起,又在他的背后隐隐勾勒出一个高大身影。

    随着那身影出现,剑尊的修为居然直线拔高,如同当初赵三千等人接受传功大阵传功一般,眨眼间就突破丹田境、突破凝气境,到达了显化境初期。

    “嗯?那法珠……”周邦看到剑尊的异变,神色一怔,他目光紧紧的盯向了朱雀法珠,从其上,他感到了一股诡异的力量,那力量令他忍不住真气沸腾,似乎极为强大,这让他立刻就判断出那朱雀法珠不简单,必为重宝,心中顿生杀人夺宝的念头。

    “呼!”剑尊这时张口吐出一口白气,双目之中射出寸许长的金光,他右手虚握,居然从虚空中抽出一把闪烁着点点微光的长剑,那长剑似实似虚,其上星星点点,宛若是一道星河的缩影。

    “我的剑,是璀璨之剑,是至高之剑!我有本尊剑悟,又演习诸法,我所理解的璀璨是星空,我所理解的至高也是星空,我以星空为剑,终有一天可以盖压这片世界,成就绝世剑道。”剑尊忽然闭上双目,如同感悟,他手中那星光长剑却猛的散出耀眼的光芒,如星光璀璨。

    “这是,剑意!”周邦身躯一振,他竟突然感觉心惊肉跳,“你竟然凝成了剑意……”

    周邦无法不去心惊,剑意是意境的一种,一般说来只有踏入了显化境之后的天才剑者才会凝成,拥有剑意的武者那就是真正的意境武者,实力强大。

    他万万想不到眼前这个真实修为只有活血境的天剑宫掌宫居然凝成了剑意。

    他瞬间认真起来,不敢再有半分大意,一按身后巨刀刀柄,喝道:“疯魔意境,破妄法斩,我刀所向,立地成魔,斩斩斩斩斩!”

    “轰”的一声,周邦真气爆,苍老的身影诡异的膨胀了起来,一层一层乌光在他身上闪现,他神色狰狞,乱飞扬,手提巨刀悍然劈下。

    周邦为意境武者,而他领悟的意境便是“疯魔意境”!

    此意境展开,他如疯似魔,会变得冰冷狂暴,会被变得嗜杀狂躁,战力也会直线提升,他辟出了一刀,这一刀有意境加持,如要斩破一方天地,直接就降临在了剑尊近前。

    “剑界!”剑尊轻声开口,一言之间天地仿佛倾覆,一片星空以剑尊为中心陡然出现,急扩展到百丈范围,将那周邦笼罩了进去。

    在这片星空之中,周邦心神震颤,他现他的身体以及他的巨刀突然之间都被一股宏大的力量所禁锢,竟然都如陷入了泥沼一般,无比的缓慢了下来,而且,他的疯魔意境在这诡异的璀璨星空之中,似乎黯然失色,有要崩溃的趋势。

    “这是什么剑意?这是什么招数?”周邦心道,他居然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剑尊的声音再次响起:“我的璀璨至高之剑……我所追求的剑道,凝成我的近神法,此法我命名《九仪天尊剑》,将以星空为背景,以至高成天尊!此法,完美共有九式,每境将成一式,三式小成将为真正绝世神功!”

    “现在,我为你展开《九仪天尊剑》的第一式,此式:剑界,天剑葬星河!”剑尊手握星空剑,一剑简简单单的刺出!

    这一刺,星空剑界蓦然颤动,无数星光爆炸,瞬间成就无限璀璨,那无限璀璨之中有绝强的力量!

    星空碎,万法崩,所有的力量最终在剑尊星空剑的剑尖极致爆!

    九仪天尊剑!天剑葬星河!

    剑尊一剑递出,宛若崩溃星空,无数密集的光线爆,织成一道璀璨夺目的光剑,瞬间刺到周邦近前,刺穿了他的巨刀,击碎了他的疯魔意境!

    周邦的心神震颤,他想躲开那一剑,却是根本不能,那剑太快了,又太犀利了,他来不及做出任何躲闪的动作,璀璨的光剑已经没入了他的胸膛。

    光剑入体,寂静无声,没有破开皮肤,也没有刺出一滴鲜血,但周邦的身躯瞬间明亮,犹如体内诞生了一颗璀璨的太阳,很快,无数的光线从他身体各处破体射出,那些光线……全都堪比剑气,犀利、锋锐,使得以周邦的身躯为中心,方圆十丈形成了一颗璀璨的光球!

    那光球很快消失,璀璨只能是暂时的,只能是一瞬,但在那一瞬,周邦的身躯已经千疮百孔,所有的生机都被刺穿,都在那璀璨之后……暗淡!

    “璀璨剑意,好一个璀璨剑意……我周邦死在如此意境之下,无话可说……天剑宫掌宫,你果然是一代天骄,如果你能逃脱陨落,逃脱邓黄龙的大荒龙刀,前途不可限量……老夫疯魔刀今日竟然陨落,恨啊……”

    周邦悠悠出声,他的神色苦闷,似乎有太多惋惜,太多不舍,但他的话没有说完,身躯轰然分崩离析,粉碎为细小的颗粒,那些颗粒又化作尘埃,最终成为虚无。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