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界!

    造化之地,立地通神之界!

    通神境,那是武道第七境界,真正凡的境界。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此境界,商朝歌半生追求而不得,踏入者便是大能,可震一方!

    真正的通神境有多强?叶通天并没有太直观的认识。

    那万无心虽然号称通神,境界也似乎达到,但在商朝歌等人的眼里似乎其徒有其表,远远没有通神之力。

    死亡魔魇应有通神境的战力,但它是异域魔物,没有什么意境感悟,也不可能有神魂之力,甚至它没有自身的意志,怕是也不及真正的通神强者。

    一代仙武必然已经通神,甚至越了通神之后的散功、散功之后的大罗,他有多强,叶通天无法揣测。

    二代仙武也必然已经越通神,他展示了阵法的夺天地造化、化腐朽为神奇之力,但亦未展露神魂之力。

    三代仙武黑衣是大罗境界,他可以逆天夺命,有脱规则之力,那似乎是脱了神魂的力量,叶通天领悟不透。

    对叶通天来说,通神境仍旧是传说之境,而只要意志停留魂界,居然就可以直接修神魂,立地成就通神境!

    这是何等机缘造化?

    叶通天此刻也有些心动,但又立刻否定,心道:“我追求武道巅峰,追求万法全通,要注《乾元道经》,如今已有五卷意境,《风起云涌》、《八方雨落》、《电闪雷鸣》、《万物生长》、《轮回纪元》,我怎能舍弃它们?”

    “我之修武,能至今日,因我注重根基之力,如果脱离根基,在此地立地通神,恐怕前路短窄,无法成就我之大道,无法通达武之巅峰,我期盼丹田,期盼凝气,期盼显化、先天、真罡,我怎能错过这五大境界,在此界修神魂虽玄妙,但非我所愿!”

    “我不愿!”叶通天意志轰鸣!

    在这个念头冒出的同时,他的意志仿佛又突破了一层无形的枷锁,再次得到了升华。

    此界那些盘坐的身影似乎是感受到了叶通天的意念,纷纷点头,如同是承认了他,竟一个个显露出了面容。

    不同于天地意志凝聚的天兵天将,不同于那第十天劫中的九大绝世强者留影,盘坐在这魂界的身影都有着自己的面孔,此刻一个个显露出来,带着笑意看向叶通天。

    “天地不容,能至这一界,果然都非凡俗。你果然也与吾等一样,可见吾等真身!”

    “哈哈哈哈,如吾等旷世天骄,岂会要这镜花水月一般的修神魂?吾等逆天而来,岂会舍弃自身根基,岂会满足这小小魂界!吾等大道,不可能留在此处!哈哈哈哈,你果然也是与吾等一样之人……”

    叶通天此刻心神再次颤动,那些盘坐的身影显露出了真身真容,他们无疑都是盖世天骄般的人物,而在其中,叶通天竟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他看到一个独臂的身影,高坐远处,似身负星空,他竟是一代仙武。

    在另外一个方向,有一个温文尔雅的身影,面带微笑,身前似摆着一副棋盘,棋盘中闪烁星光,那是二代仙武。

    还有一尊身穿黑衣的身影,倨傲冷寂,盘坐在一座隐约可见的九层宫殿之前,身体周围有冰晶雾气,正是三代仙武!

    “原来,你们都在这里!”叶通天的意志投影看到历代仙武,心中若有所悟,脸上慢慢浮现出了笑意。

    魂界内不存在空间与时间的概念,它存在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盘坐其内的身影彼此之间不存在距离之说,可以无限遥远,又仿若近在眼前。

    叶通天可以看到此界所有身影,其数并不多,不足百尊,他们身上都没有任何力量波动,彼此平等,历代仙武的身影在其中也并无特别之处。

    他们就如同虚空中的画,只是烙印在此界的投影而已,没有多少意志,没有多少力量,但他们的真身是一群真正的天骄,又是一群狂妄桀骜之人。

    他们都在未修神魂之前来过此处,却都没有迷恋此处的修神魂便利,都没有将意志留在此界,只是留下了虚空烙印之影。

    什么永镇、存念、化道的说法都是虚假的,他们留影在此,不是修功,不图机缘,不为造化,只是证明己身来过此地,证明他们已凌驾天地意志,证明他们不屑此界的修神魂,证明他们是亘古绝代的至强人物。

    他们内心皆有骄傲!留影在此,也是与其他至强者比肩。

    这些身影的真身,如今或许已与历代仙武一样,踏入了星空,或许还未,或许陨落,但留影在此却可以永恒,告诉逆了天地而来的后来者,他们是至强者。

    “这些前辈……把在此留影当成一种荣耀么?”叶通天的意志突然觉得很有意思,也慢慢将自己的身影烙印了下来,想了想,又将那刚刚烙印的身影抹除,换成了道念战影的模样。

    道念战影是他最强的姿态、最强的形象,甚至可以成为以后真罡境才能修的真罡法身的雏形,此刻却是叶通天将其形态烙印如画,留在了这魂界。

    留影之后,叶通天心念通达,他感觉到了第十次天劫的终结,知道了是该意志回归本体的时候了。

    “诸位前辈,再见了……”

    叶通天的意志投影对着四周众多的盘坐的身影拱了拱手,以此道别,然后转身踏入天地之内,竟渐渐消失,要回归本体而去。

    第十次天劫结束了,叶通天现实中的身体陡然一颤,身上顿时多了一种莫名的气质,当意志回归之后,他的实力必然会得到一次爆……

    当叶通天结束第十天劫之时,在铸剑谷北方十数万里之外的荒野,天空中赫然有一团金色的云朵,那云朵有数千丈宽广,其內剑光闪烁,传出铿锵剑鸣,似乎其内有人,正以利剑破开那云朵。

    “呜嗷……呜熬……”

    隐隐还有一些低沉的痛吼之声从那金色云朵之中传出。

    “本神王之路,何人敢挡?神法剑纲,虚空阴阳乾坤剑,斩形斩意斩神法,妖物挡我,便即沾染封神劫,我以神王之名,定你劫灭之刑,杀!”

    有浩荡的声音随着铿锵的剑鸣在金色云朵中响起。

    “锵锵锵锵……”

    无数密集的金属碰撞铮鸣,金色云朵内部有呼啸一般的剑影纵横,而那云朵却也好似黄铜铸就,看似飘飘渺渺,却无比的厚重与坚硬,可以与其内的剑影对撞而不损。

    “藏头露尾的妖物,可敢显出本体,露出真容?”金色云朵内部传出怒喝,“本王神驾降劫,你便是南域火羽圣宗宗老也得避让,敢阻神劫,若被本神王查出你之身份,必定祸累宗门,亲友共诛,你可还要坚持?”

    没有人回应那声音,只是那金色云朵疯狂翻滚起来,它迅膨胀,由千丈慢慢演变为万顷大小,遮天蔽日,其内光霞翻滚,隐隐约约可见九颗金色的太阳在其内沉沉浮浮,散出光热,将金色云朵印照的更加金黄璀璨,更有两颗妖异的巨大眼珠在那云朵之内显现……那是蛇瞳。

    “好个化界封印,好个九阳封困,自本神王神法大成以来,还不曾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要将我封印,你,到底是哪一位通神大能?”金色云朵再次传递出怒喝之声,但仍旧没有人回应。

    “好好好,看来五百年不出,世人已忘了本神王的厉害,此回应运封神劫,便再证我名,一展神法之威!”

    随着金色云朵内傲然的声音,一道恢弘的剑意蓦然爆,在那金色云朵内部,九阳的附近,赫然出现了九个巨大的剑涡,那剑涡似由无数利剑组成,悠悠旋转,一眼望去,尽是雪白的剑尖……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