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凝香,这女玩家长相普通,是个采集类的生活玩家,为人细心仔细,以往并不出众,甚至寂寂无名,但在加入了天骄堂之后,在一次次的交流之中却逐渐显出非凡的炼丹炼药天赋,自创了几种丹方,制作出了可以迅回复伤势的化命丹、可以迅补充真气的化气丹,以及最神奇的可以随机打通经脉的化脉丹。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见其有如此天赋,而且为人又亲和温柔,天骄堂众人现药品配方、丹药制作说明之类的道具之后,都会直接送给她。而但凡有天骄堂玩家需要某些药品时,她都会很积极的免费制作赠送。

    这是一个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娇小女玩家,随着她的丹药流传,她的名气也渐渐大了起来,隐隐已成为天骄堂的二号人物,被韩擎册封为了执事,及至现在,连乱舞殿、火云殿内那些热衷武斗场战场试炼的玩家也都知道废物堂里有一个绝对不是废物的炼丹大师,只是这位大师近日里与韩擎十分亲近,隐隐要确定恋人关系。

    韩擎很受伤,他在众人眼中完全就是一个跳板,是一个可以向冷凝香传递各方好感、替他们买药的中间人。

    “玛德,这不是摆明了要挖我天骄堂的墙角么,本少绝对不会让你们得逞,也绝对不会让阿香卖给你们哪怕一颗丹药!”韩擎恨恨的想到,最终在他的固执之下,众人没得到任何好处,只能从武斗场都地方购买或兑换系统提供药品丹药。

    一番抢夺似的争吵之后,众人终于心绪平静下来,开始悠闲的揣测击败侍神魁的战神会不会再现,还有剑尊老大会不会回归,叶神又会有什么布置,甚至他们还揣测那许久不见踪迹的毒神去了何方。

    就在他们悠闲的的揣测议论之中,剑尊蓦然降临。他结束了在造化天宫之中的闭关,将猎宝金耙交到了玄战的手中,此时归来已是活血境大圆满之修为,而且身上有一种犀利的气质,仿佛有剑意缠身。

    “此次门派大战,本尊不会过问,玄战也不会支援。”剑尊到来后,对着众人缓缓说道。

    “啊?叶神不会过问?”韩擎第一个惊呼出来,其他人听闻剑尊之言也都露出了一些意外的表情。

    “不错。”剑尊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会参与,所以这是一场属于我们的战斗,是一场属于我们的守护,我希望最后也能迎来属于我们的胜利。”

    众人闻言先是沉寂片刻,而后却都微笑起来。

    “是的,我们也需要一场胜利,我们一定会完成这一场胜利。”

    他们露出热切的目光,表情却开始严肃,片刻后各自离去,去进行他们的布置,去为明日的宗门大战准备。

    随后,有各种集结,各种行动,渐渐的,有一丝紧张的气氛开始笼罩天剑宫驻地……

    灵兽峰下,一群制作类的生活玩家在聚集,一人身站高处在振臂呼喊:“兄弟们,大战将至,是体现真正技术的时候了,我们该威了!我是轩神座下第二执事万成,此番大战咱们制作类玩家由我来总协调……”

    “炼金炸弹、封印卡片、炼金毒球以及陷阱卡片,抓紧赶制!乱舞殿、火云殿和毒刀特战队都下了大订单!”

    “内功连锁装置再次调试一下,这是我们的秘密武器,已经报备了军师营……”

    武斗场中,牛常胜正在配“侯爷四号”机关骑兵,那机关骑兵只有巴掌大小,未激活之前只是一块黑铁令牌,可以挂在腰间。

    在牛常胜的对面,一字站着19个高大威猛的玩家,每一个都一脸严肃,腰背笔直,宛如军人!

    同样在武斗场中,距离牛常胜等人五丈之外,赵思邪与四名玩家站在一起,他们五个一个个也高大威猛,竟都装备着需要大量武斗场积分才能兑换到的三阶战甲!五人站在一处,都催动凝气大圆满的功力,真气环绕周身,竟出阵阵虎啸之声……

    三剑潭边,赵三千捋着胡须平静的看着水面,一派世外高人的模样。

    “大战将至,有一个任务却必须完成。”李舒白站在赵三千的身旁,边咳边道:“这个任务就是马金铿布的‘永久新手村任务’,这是一个大型收集任务,完成之后,铸剑谷便会化作永久新手村,天剑宫才算有根基……”

    “另外,我已令众军师自行融入团队……”

    赵三千闻言点头,煞有派头的说道:“你办事,我放心……”

    藏经阁中,韩擎在训话:“天骄堂的兄弟们,大战就要爆了,不过你们的战力都还不行,此战就不要参与了,要隐忍,要积累,所以你们……观战吧!而我身为天剑宫长老,却必须一战,你们放心,本长老虽然现在只是活血境后期,但是命硬啊……”

    在韩擎的周围有一大片的玩家,他们是天骄堂的成员,一个个连连叹息,大都一脸唏嘘,似乎都极为郁闷的模样。

    在三剑潭的更后方远处,越过了一片山林,在一处幽静的山谷之中,有一汪三亩大小的碧清水池,那是“洗剑池”!

    在这洗剑池的旁边原本是没有弟子屋舍的,但现在偏偏就有几座茅屋耸立着,那几座茅屋与周围的景致极为搭配,营造出几分高人隐居之地的味道。

    事实上,那茅屋不简单,乃是从战功兑换商店之中兑换的建筑图谱所化。

    此时此刻,在这几座茅屋之前,陇良天正在与一名须皆白的老者下棋,那老者丰神如玉,仙风道骨,穿一身一尘不染的白袍,宛若神仙中人。

    “孟老啊,门派大战中露几手不?”陇良天说道。

    “哈哈,人老了,不中用了,身子骨可经不起折腾了,这什么门派大战,还是你们年前人去玩吧,我可经受不住!”老者摇头说道。

    “那您不怕天剑宫败了?金刀门攻杀进来,把您老的茅屋给扒了?”陇良天笑道。

    老者闻言一笑,道:“哈哈,有你这北省四少之一,号称有天神祝福的幸运星在,还有李舒白运筹帷幄,这天剑宫会败么……”

    在二人身旁还有一个观棋的酒糟鼻老者,那老者也是须皆白,说是观棋,却不住的打着瞌睡。

    在洗剑池边上,还有一个一身黑衣的青年,那青年一头黑色长,气质冷漠,双手手背皆有刺目的剑形印记,他徐徐说道:“我的剑道还不成,不到出剑之时!”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