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肉暴猿有万钧隐脉力量加持,在十八妖兵之中力量最强,它锁定了那血淋淋的血神,呲着牙,立刻横冲直撞而去,沉重的脚步使得大地都轰隆震颤。?八一中文网  W㈧W㈧W㈧.?8?1?Z㈠W㈧.㈠C?O?M

    “什么东西?宠物么?”

    柳生真嗣一惊,他化作的血神全身血液蠕动,猛地也膨胀到了两丈之高,身上不断滴落血水,散出强烈的血腥气味,此刻更是陡然从背后蹿出数十条手腕粗的血蛇,那些血蛇没有双目,张开大口,乱舞着扑咬向肌肉暴猿,尾端却连在柳生真嗣背后,好似身长无尽。

    肌肉暴猿呲呲牙,面对那些血蛇就是一巴掌拍出,它那巴掌之上荡漾出磨盘大小的青色光圈,那光圈之中是打回原形的力量,血蛇触之立刻爆体,还原为一片血水,飞溅到四处。

    “好个怪物,居然能破我的吸血蛇!”柳生真嗣身躯一晃,露出吃惊神色,他背后那些血蛇极为歹毒,乃是《血神咒》一大杀招,一旦咬中目标,可以迅吞噬目标气血,并且送回本体,而且它们是鲜血凝聚,其内有内力充斥,硬比精钢,可以抵挡刀剑斩击,却在那肌肉暴猿随意的一巴掌之下消弭一空!

    而那暴猿尽灭血蛇之后,度却不减半分,转眼就就闯到柳生真嗣近前,硕大的手掌探出,就要捏住他的头颅。

    “此怪诡异,看来不能力敌,它或许就是那龙国强者的依仗,我不能与他死磕!”柳生真嗣心中暗道,此刻诡异的,他的整个身躯在一瞬间化作一团血光,迅投射到了远处,其如同挪移,令肌肉暴猿的攻击落了空。

    “嗷!”

    肌肉暴猿怒喝一声,口中喷出青色光芒,它向着那血光投射的方向猛然右脚一踏,顿时一声轰隆,却见以肌肉暴猿右脚掌为中心,大地猛的一陷,无数裂纹如蜘蛛网一般咔咔蔓延,尘土飘荡了起来,更有一道笔直的裂缝直冲“血神”而去。

    那血神化作血光眨眼再退十丈,他出咯咯的笑声,身躯诡异一变,陡然化作一柄三丈长的血刀,那血刀血光渗人,不断滴落着血水,成形后略微一动,旁边一棵一人合抱粗的大树居然就被拦腰斩断。

    “化血刀,血神斩!”柳生真嗣的声音悠悠响起,带着得意的语调,“死在此招之下吧!”

    “嗡”的一声,那血刀紧接着就飞劈了过来,其度极快,居然都产生了音爆。

    然而它却是绕过肌肉暴猿,将叶通天锁定为攻击目标。

    “我柳生真嗣岂会与一头蛮兽周旋?龙国强者你受死吧!让我以你之血踏入丹田!”柳生真嗣咆哮着,化作血刀笔直向前。

    然而,轰隆轰隆,却见地面陡然如波浪一般翻滚了起来,一些巨石、泥土突然就从地下隆起,轰然挡在了血刀的正前方,却是那肌肉暴猿以其强悍之力单臂将地面掀了起来,宛如力拔山河一般。

    “嗯?那蛮兽好大的力量!”柳生真嗣再次吃惊,前路被阻,度不由一滞,刚要绕个方向继续攻击,却见肌肉暴猿直接跳起四五丈之高,双臂空中抡起,带着万钧之势,向着自己碾砸而来。

    “哼!以为我怕你不成?”柳生真嗣轻哼一声,化作的血刀刀锋一转,这一次竟斩向了肌肉暴猿的双拳。

    轰的一声,刀、拳相触,一片血雾震散,肌肉暴猿如狂魔一般落下,他的双拳不伤分毫,反而是柳生真嗣化作的血刀如被恢弘巨力碾压,竟直接倒飞,轰的一声被反震到了地下。

    “嗷嗷嗷嗷嗷!”

    肌肉暴猿出咆哮,它霸道无比,一击得势,双臂肌肉鼓起,硕大的双拳开始疯狂的向着血刀落下之处轰击,轰隆轰隆,大地不断颤动,根本承受不住肌肉暴猿的轰击之力,不断的下陷,转眼间一个两丈多深的大坑便被硬生生轰了出来。

    片刻后,一柄血刀突然从十丈之外刺破地面而出,颤了两颤,猛然又变回一个血人,居然咳了两口血。

    这血人一现身,暴猿也从那被它轰出的大坑之中猛然跳出,它不管三七二十一,迅雷一般的一巴掌狠狠抽出,啪的一声,那血人直接就被抽得崩溃,化作了一片细碎的血雾。

    “你中计了!”柳生真嗣的声音却在肌肉暴猿身后响起,却见一个血淋淋的身影猛然冲破地面,这似乎才是柳生真嗣的真身,他全身洒着血水,出现后仍旧向着叶通天扑去。

    肌暴猿扭头一看,眼中露出青光,一扯身上妖索,哗啦一下甩出,那妖锁度惊人,眨眼间竟将那血影捆了个结实,肌肉暴猿紧接着单臂一拉,那柳生真嗣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迅就被拉了回来。

    “这锁链……啊,不好!”柳生真嗣身躯颤动,犹如现了可怕的事情,连忙喝道:“化血**,血光遁!”

    他的体内传出虎豹之音,但是不见有任何变化,仍旧被肌肉暴猿的妖锁捆的结结实实。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力量好似被禁锢了……”柳生真嗣的声音之中陡然出现了惊慌之意,他狠命挣扎了两下,却现捆身的锁链之上有着他根本无法抵抗的巨大力量,他根本无力挣脱!。

    “糟糕!”柳生真嗣转脸看到肌肉暴猿呲着牙,左臂拉着妖锁,右臂肌肉隆起,有青色光芒在拳头上凝聚,显然是已经准备要进行捶打攻击。

    “啊!这简直就是一头妖兽!”他惊叫,此刻顾不得其他,慌忙用出道具,先是一面三丈多高的巨盾陡然出现,向着肌肉暴猿砸落,却立刻轰的一声,直接被肌肉暴猿一拳打的四分五裂!

    接着是一口铜钟落下,如要将肌肉暴猿罩在其中,那铜钟颜色暗黄,有古朴之意,显得极为坚硬,却也紧接着被暴猿一拳砸了个碎片飞溅。

    “好强的力量!那你再接这巨力门秘宝山河鼎,给我镇压!”柳生真嗣爆喝一声,一尊四方大鼎从他的眉心之中飞出,那鼎呈现漆黑之色,迎风便涨,霎时化作三丈之高,似乎无比沉重,直接向着肌肉暴猿的头顶落下。

    “嗷嗷嗷!”

    肌肉暴猿咆哮,单臂一举,将那巨鼎托住,但是那鼎实在是太过沉重,竟使得它脚下大地轰然破裂,继而地面好似化作了松垮的泥潭,肌肉暴猿的身躯竟开始慢慢下沉,几个呼吸之间整个身体就已经全陷入了地面。

    不过,很快就听嗡的一声闷响,大地陡然爆开,那山河鼎直接被打飞了出来,蹿上了高空,肌肉暴猿咆哮着从地下跳了出来,展现出横扫一切的力量,它一扯妖锁将柳生真嗣拉到近前,继而双手抓住他的肩膀狠狠一撕,竟似乎毫不费力的将其撕成了两半,大片的血水喷溅到四周。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