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通天此刻双目有青色光芒闪过,他赫然动了武道天眼,将周围七百丈内一切景象尽收眼底。八??一?中文 W?W?W?.?8?1㈠Z?W㈧.㈠C㈠O㈠M

    浪人玩家脸上带着轻笑,自语道:“我叫柳生真嗣,修为活血境大圆满,资质一等,打通经脉四万九千条,修高级功法《血剑指》,自悟顶级功法《血神咒》,死在我的手里你不亏。”

    “咦?”叶通天闻言稍微惊奇,这柳生真嗣居然打通四万九千条经脉,且自悟顶级功法,隐隐的,叶通天还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天劫的气息。

    “天劫高手?”叶通天的眼睛亮了起来,露出了笑容,道了句:“不错!”

    周围众人看到柳生真嗣出现,却是蓦然慌乱。

    云震空等人略微吃惊,那猿猴脸玩家最是嘴快,吼道:“这不是那个可以灭杀巨力门凝气npc的柳生真嗣吗?这个杀神怎么来了。”

    与云震空等人的表现比起来,柳生饲等人却要夸张得多,因为他们知道那柳生真嗣是家族内真正的核心,地位极高,而且此人虽然只有活血境,但手段凶残且强大,是家族里的一大传奇,他性格又极为嗜杀,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杀人狂魔,不仅杀龙国人,本族人也杀,是那种极度危险的人物。

    柳生真嗣目空一切,根本不在意周围一切其他之人,他嘴角带着阴沉之笑,说道:“系统待我不薄,在我即将踏入丹田之前送来一名打通了四万经脉以上的强者,这是要让我血神圆满啊。”

    “你身上有杀气,可是要与叶某一战?”叶通天眼睛眯了眯,这柳生真嗣是他迄今为止见过的根基最强的玩家,比天生神力的铁乌龟、真武者萧红等还要更强,更有一种深沉气质,令叶通天也稍微好奇其实力。

    “不,我并不是想与你一战,我只是想单纯的杀了你而已!”柳生真嗣舔了舔舌头,身体之中轰然就传出了虎豹之音。

    叶通天冷笑,瞳孔缩了缩,却道:“那很可惜,恐怕你是做不到的,看在你是叶某第一个见到的天劫玩家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次出手的机会。”

    “哈哈!给我一次出手的机会?”柳生真嗣似乎是听到了笑话,“越是狂傲的强者杀起来也就越有快感,我会让你渐渐对我恐惧,让你颤栗,让你绝望!”

    “废话有点多了,动手吧。”叶通天说道。

    “那好,如你所愿!”柳生真嗣体内虎豹之音大盛,他十指扬起一甩,指尖之上立刻血光大盛,顷刻间有十道血剑凝聚,笔直的崩射而出!

    那十道血剑不是真气,不是内力,而是真正的鲜血凝聚,带着腥气,拥有无与伦比的度,如血色闪电一般。

    叶通天一动不动,目光淡然,他没有做出任何抵挡的动作,任由十道血剑从他的胸口、眉心、咽喉等各处要害刺入了体内。

    “滋滋滋……”

    那些血剑诡异,没有在叶通天身上留下任何伤口,仿佛钻入了体内一般。

    叶通天眉毛一挑,他感觉那些血剑似乎是活的一般,进入他体内之后便开始钻入各处经脉,要吞噬内力、传播血毒,展露出毁人根基的力量,若是一般之人中了此招,恐怕会在片刻之间就内力一空、经脉尽毁,而十柄血剑则会不断壮大,最终斩破皮肤,再次冲出。

    不过叶通天的内力非同一般,不说乾元之气的万法相融特性,他的内力本身也极为雄厚,再加上经过数次天劫之力凝练,早已出那血剑可以吞噬的程度,因此那些血剑在进入叶通天体内之后还没有真正开始吞噬,却已经在叶通天内力的排斥之下隐隐的要破碎开来,这情形,就好比十条小蛇闯入了万龙的巢穴,它们还想吞噬?还想露出獠牙?万龙随便挪动下身躯,它们就要被碾碎。

    而最凶猛的却是元气神宫,此宫现在轻微一震,那十道血剑便立刻崩溃,其中蕴含的力量被迅抽出,化作元气直接被掠夺,却有接近一千脉。

    “这就是你的招数么?太弱,太弱!”叶通天摇了摇头,手指一点,一片污血便从指尖飞出,撒在了一旁。

    柳生真嗣眉毛一皱,《血指剑》本来是一种内力化剑破体而出之术,是一种剑气功法,却被他改良以自身精血凝剑,使得此功威力无穷、毁人根基,而最后血剑若能从敌人体内冲出再回归他的体内,则会给他也带来内力的补充,使得他气血壮大。

    他这招数可称歹毒无比,就算是凝气境武者应付不好也要吃亏,不过他现在居然感觉自己的招数莫名其妙就崩溃了,那化作血剑的精血也永久被废掉了。

    “好好好,果然不愧是强者,那么,哈哈哈哈!”柳生真嗣大笑起来,突然的,有两支指尖如刺的血色手掌自他的胸口抓出,呲啦一声将他的胸口撕开,大片血水喷溅中,一个血淋淋的人影自柳生真嗣体内挣扎着钻了出来。

    “呵呵呵呵!”那血淋淋的身影出阴森的笑容,他仿佛就是一个血液组成的怪物,将柳生真嗣的人皮撕开,阴邪道:“化血真功,杀生之术,血神之体,我柳生真嗣杀人盈千,鲜血浸身,自创《血神咒》之法,成就我如今的血神之体,这身体如今几近圆满,就差一丝真血镇灵,这真血一般人也无法提供,如你这般打通了四万脉的强者却是一定可以,所以纳命来吧,献出你的真血,让我血神圆满,踏入丹田。”

    模样恐怖的血神一出,顿时让众多目视之人惊叫出声望,叶通天眯了眯眼睛,却已将那“血神”看穿,却道:“倭国偏激,到底缺少底蕴,这所谓自创的《血神咒》之功,也不是是一种化血内功而已,有爆之力、嗜血之效,但是此功极端,前路有限,武者修武乃是以气血生力,它犹如倒行逆施,必定止步凝气。”

    叶通天摇了摇头,武法真意决定武法的威力,他对柳生真嗣的期望顿时少了一半还多,道:“你之功法我已看到,不足以令叶某一试剑阵之威,一招已经让你,叶某却没有与你交手的念头,暴猿妖兵,你随便与它玩玩吧。”

    随着叶通天的话语,一道两丈高的青色身影从叶通天的体内猛然冲出,那是十八妖兵的三大头目之一,拥有万钧巨力的肌肉暴猿。

    这暴猿如今呲牙咧嘴,它身缠妖锁,后背妖枪,身体散青色光芒。
最近阅读